美国教授解读最新减税法案:谁获利,谁受损,可能会发生什么? 

tax

既然众议院和参议院都已通过各自《2017年减税与就业法案》的版本,焦点就转移到分歧的解决上。接下来,国会必须开会确定法案的最终版本,并提交给白宫由特朗普总统签字。美国参议院在12月初以51票对49票通过了共和党的税收法案,众议院于11月16日以227票对205票通过了自身版本。

这两份法案中的许多规定引起了人们的关注,专家们正在权衡和协调减税结果对个人和企业的影响,以及在2025年后对联邦赤字的影响。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艾伦·奥巴赫( Alan Auerbach)介绍道,在协调(reconciliation)过程中,众议院和参议院的税法制定委员会领导人将努力消除两院法案的差异。这两个委员会解决了这些分歧之后,将拟成一份文件,由两院再次投票。奥巴赫也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税收和公共财政研究中心的主任。

假设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修改后的文件,让总统签字。同时,联邦政府将在周五午夜用尽现有的资金,双方必须在周六之前就新的资金来源达成一致,以免政府关门。

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丹尼尔·赫梅尔(Daniel Hemel)认为,参议院将在法案谈判过程中占上风。“协调”作为一个预算法案的特别流程,受参议院的一些具体法规约束。其中之一是“伯德法规”(Byrd Rule),这份《国会预算法案》的修正案于1990年通过,并以民主党参议员罗伯特·伯德(Robert Byrd)的名字命名。该法规要求预算法案中的所有规定都由财政收入支持,不能在10年的预算期以后增加赤字。

赫梅尔指出,目前众议院的税收方案不符合伯德法规,因此不能在参议院通过。他说:“所以我预计会看到更多的修改。”

奥巴赫和赫梅尔做客沃顿知识在线访谈节目,讨论美国税收改革对于未来的具体影响。

个人所得税减免

奥巴赫说,这些规定对个人纳税减免的影响将取决于纳税者在收入阶层中的位置。例如,目前处于中上等收入阶层的人通常会选择分类扣税标准,所以他们受改革的影响比其他人更大。

最大的变化将是取消州和地方的个人所得税以及为房产税设定上限。另一方面,取消替代性最低税率将有利于位于高税率州的纳税人。各个税级内的政策也会有调整。

税收计划为一些家庭减税而为另一些家庭增税。但奥巴赫指出,减税对于企业和“过渡法人企业(pass-through businesses,即纳税人对营业收入缴个人所得税)是明确的。”他补充说,“但这实际上是削减企业营业税,而增加个人所得税。”在这个方面,白宫关于税收计划将为数百万人省钱的说法“需要另外考量”。

赫梅尔同意奥巴赫的观点,认为中低收入家庭不会有太大的税收减免。不过他指出,根据大多数预测,中低收入家庭未来几年所缴税额至少能有“相当温和”的降低。他表示,增加儿童税收抵免将有利于这些家庭,且将高于底层纳税者个人免税额取消的效果。 

房产税减免

在按揭利息支付的减免项中,众议院法案将按揭贷款利息的抵扣限额降至50万美元,而参议院法案则保留了目前的100万美元。奥巴赫说,如果参议院法案在协调中占上风,那么业主的按揭贷款利息扣除不会有任何直接变化。

但是,奥巴赫表示,有两个因素会影响人们决定购房与否,或购买的多少。首先,许多人会从分类扣税标准转移到新法案规定的更高的扣税标准,因为如果采用前者扣税,这些人不会在购房利息扣税上享受更多好处。奥巴赫说,“所以他们购房的意愿就降低了。”

其次,如果所购房产的房产税超过了1万美元,那么新法案提议的扣税上限将让他们即使采用分类扣税标准也不会获得任何额外利益,奥巴赫预测,“这不仅会影响买家,也将影响住房价格。”

赫梅尔指出,全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和全国住房建筑商协会反对新拟的财产税扣税上限。他对业主提出了一些建议:“如果你的年收入是六位数的下限,并能很快地偿还抵押贷款,现在可能是这么做的好时机。” 

扩大医疗保险差距

赫梅尔说,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损失是参议院法案将废除《平价医疗法案》(the Affordable Care Act)下的医疗保险享受者——该法案规定所有纳税人都应当拥有医疗保险。估计有1000万到1300万人将因此失去医疗保险。“现在发生的不只是税收改革,还有医疗体系改革,”众议院法案没有废除个人必须购买医疗保险的规定,但他预计最终版本将废除。

赫梅尔预计,废除个人购买保险的强制性能为政府节省资金,因此将被纳入参议院税收法案。根据新规定,不购买医疗保险的人必须在报税时支付罚款。他解释道,保险人数越少,政府需要提供的补贴就越少。但保险公司一直在增加医疗保险费,这又会增加政府补贴的规模。

赫梅尔说:“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随后用来抵消对大型企业减税的长期影响。“我们实际上取消了1000-1300万人十多年的医疗保险,然后用这笔资金给企业免去15%的税。”

国会预算办公室和税务联合委员会(The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 and the Joint Committee on Taxation)预计“废除这一强制规定将在2018-2027年期间将联邦赤字减少约 3380亿美元,在2019年将无保险人数增加400万,到2027年增加1300万。” 

对教育的担忧

谈到取消学生贷款利息支出的建议时,赫梅尔指出,削减高等教育税收的规定出现在众议院法案中,而不是在参议院法案中。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个法案能够胜出,因为他预计参议院将占上风。

即使如此,赫梅尔表示,教育部门仍然有三个方面的担心。一方面,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议案都建议对大学捐赠的投资性收入征收1.4%的税。

其次,虽然该法案保留了对慈善捐款抵税的优惠,但大学收到的慈善基金可能会减少。这是因为“人口中很小一部分”将根据新规定进行分类扣税,而非选择更高的标准扣税。更高的标准是将个人的扣税标准接近翻倍到1.2万美元,夫妇则是2.4万美元。

赫梅尔说:“目前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捐款人是受税收政策激励因而捐赠给慈善机构。“但这个数字未来将下降到个位。私立大学是慈善机构,所以他们关心慈善捐赠抵税的命运。”

第三方面,由于新的税收计划允许人们将遗产留给子女而不用交遗产税,捐给大学的财产就会减少。这是因为众议院法案中废除了遗产税的规定,参议院方案则从现在到2025年底之间削减遗产税。 

联邦债务前景

奥巴赫指出,减税将导致10年预算期以后的国家债务增加。因为许多所谓的临时规定“实际并不是临时的”。

奥巴赫指出,例如,众议院和参议院两项法案都规定,企业可以立即注销投资,即所谓的投资支出,但只在未来五年有效。他说:“这不是一个运行税收制度的明智方法,众议院和参议院的议员也承认这一点,他们并不真的希望这规定是临时的。“所以,如果你把这些规定看作是永久性的,那么赤字的影响远远高于法案本身的估计。这将直接从利率和投资资金的多寡上影响经济。

此外,奥巴赫预测税收法案会影响货币政策的制定。“新税收法案的通过很可能改变联邦基金利率在未来几年增加的速度。” 

指标的变化

赫梅尔指出,参议员兼预算委员会主席迈克·恩兹(Mike Enzi)会带头决定最终的法案是否符合伯德规则的规定,并将10年期内的赤字控制在1.5万亿。税务联合委员会估计,采用静态评分赤字约为1.4万亿美元,动态评分赤字为1万亿美元。他补充说,预算委员会主席历来遵从税收联合委员会的意见。

奥巴赫也担心动态评分的使用。他指出,联合税收委员会上周表示,即使动态得分,赤字效应也很大。他补充道:“参议院实质上几乎忽略了这一分析,说明他们对赤字的担忧实际上是担心民主党产生的赤字,而不是对总体赤字的担忧。”

赫梅尔指出另一个也会影响计算的“微妙但巨大的变化”:通货膨胀将采用联动指标(chained measure)而非固定权数(fixed weight measure)来衡量,联动指标将考虑消费者用低价商品代替高价商品等消费模式的变化。他说:“实际上,这意味着税法中使用的通货膨胀指标上涨将放缓,纳税人的扣税会上升得更慢。税级阈值会上升更慢。这对于采用标准扣税的中低收入家庭尤其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赫梅尔认为,“由于通货膨胀衡量指标的这一变化,长远看来民众将缴纳更多的税款。但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这是增加税收的一个非常微妙的方法。”

预测将来

奥巴赫表示,虽然两院各自法案对未来的影响有所不同,“总体而言,这两个法案的主要特征相同。”从长远来看,他认为国会议员会重审法案中所谓的暂行规定。他说:“他们将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些规定,因为没有人希望这些暂行规定引发困局。“问题是我们是等到困局来临,还是提前重审。”

奥巴赫回顾了1981年里根总统减税后发生的一个教训。“他们花了整整一年才修改了1981年的税收法案。1982年通过了一项增税法案,还有一项在1984年通过。“那个时代与现在不同,但很可能我们会在明年或者后年重新考虑法案中的一些规定,这取决于明年的国会选举。”

赫梅尔说,理想的情况下,他希望“企业的减税额会减少,并且取消关于过渡法人企业的极为复杂的规定,那些规定只是因为企业的减税规模庞大才有必要”。他建议,减少赤字所节省的资金应该用来给中低收入家庭提供更大的儿童税收抵免。

赫梅尔回顾了所谓的“财政悬崖”,时任美联储主席的本·伯南克(Ben Bernanke)在2012年末用这个词来形容2013年1月份将实施的大幅度增税和支出削减。“目前的这一税收法案将在2025年底引起财政大滑坡。”他警告道,“所以我们一定要考察法案的关键部分。如果民主党在2020年重新获得对国会两院和总统职位的控制权,那么我们将在远早于2025年之前看到变化,这些变化将在2021年初显现。”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教授解读最新减税法案:谁获利,谁受损,可能会发生什么?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8 December, 2017]. Web. [24 Septem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40/>

APA

美国教授解读最新减税法案:谁获利,谁受损,可能会发生什么?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December 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40/

Chicago

"美国教授解读最新减税法案:谁获利,谁受损,可能会发生什么?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December 18, 2017].
Accessed [September 24,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34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