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成功者对幸运闭口不提?以及如何让富人捐赠

scale-of-luck-and-skill

富人为什么总是回避运气在他们的成功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为何那种思维方式有害于社会?我们能做什么?《成功与运气:精英体制的幸运与神话》(Success and Luck: Good Fortune and the Myth of Meritocracy)一书的作者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H. Frank) 在下面这篇专稿中提出了上述问题。弗兰克目前是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纽约时报》经济学专栏作家。他的书《成功与运气》(Success and Luck)《赢者通吃的社会》(Winner-Take-All Society)已被翻译成24种语言。

散文家E·B·怀特(E.B. White)曾写过:“在一个白手起家的人面前,运气不是一个适合提起的话题。”某些人也许会欣然承认自己在攀上高峰的路上是多么幸运。但怀特确定地澄清,这样的人还是少数。更多时候,成功者往往高估自身在获取成功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

甚至连中彩票的人有时候也对运气的成分视而不见。2012年,迈克尔·莫布森(Michael Mauboussin)在他的书《成功等式》(Success Equation)中提到过一个人。此人靠着连续做梦的提示,认为自己只要购买一张尾号48的彩票,就能赢得“西班牙全国彩票”。经过一番寻找,他找到了这样一张符合要求的彩票,结果他真的赢了。当有记者采访他为什么执着于这组号码时,他说:“我连续7天晚上梦到数字7,而7乘以7就是48啊!”

对事件的可预测性估计过高不仅表现在中彩票者身上。社会学家保罗·拉扎斯菲尔德(Paul Lazarsfeld)用受试者对一项研究的反应来解释这种名为“事后聪明偏差”的倾向性。该研究旨在调查两组人如何适应严苛的军队生活。而研究的主要发现是,农村地区长大的人相较于城市长大的人能够更好地适应。很多受试者的反应与拉扎斯菲尔德的期待完全一致。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要花钱确认一项看起来很显然的事情?

原来,拉扎斯菲尔德提到的这项研究结果根本就是他瞎说的。研究实际上发现,城市长大的受试者更能适应军旅生活。但如果拉扎斯菲尔德将研究结果如实相告,受试者肯定会找到另外一种令人信服的说法来解释这种结果。

同理,成功者在回顾自己登顶的来路时,往往坚决否认成功只是偶然。当他们努力找寻一套说辞来解释自己的成就时,会在记忆库里悉心搜寻符合需求的细节。由于绝大多数成功者的确实际上都极有天赋、勤勉进取,因此他们总能找到一些现成的例子来说明自己殚精竭虑、克服万难,以及打败了很多强大的对手。

然而就像心理学家托马斯·吉洛维奇(Thomas Gilovich)指出的那样,他们不太记得有哪些外部因素帮助过自己,比如劝诫自己远离麻烦的老师;或者也许他们早期的晋升只是因为原本有个更胜一筹、但却要照顾家里病人而不得不退出竞争的同事。吉洛维奇指出,这种不对称很像人们面对顺风和逆风时的反应。

当你迎着强劲的逆风奔跑或者骑自行车时,你会对所面对的阻碍记忆深刻。而当你调转方向,顺风而行时,你会感到暂时的解脱。但这种感觉稍纵即逝,随后你完全意识不到是顺风在帮助你。吉洛维奇和心理学家沙伊·戴维达(Shai Davidai)一同开展的研究显示,分析不对称会霸占我们的记忆。人们对进步阻力的感知要明显强于推动他们前行的力量。

当我们误以为当下的成功完全是靠自己,而非是才干、拼搏加上运气时,不幸的结果就此发生:这种认知让我们不太愿意支持那些原本帮助我们取得了成功的公共投入。

生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之中,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这也是我们唯一能控制的幸运。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决定下一代会有多幸运。但这要求对未来大笔投入,而这是眼下很多成功人士很不情愿做的事情。我们中间有越来越少的那么一部分人正变得越来越幸运。而最不幸者的队伍却愈发庞大,他们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好消息是,改变并不难。成功者如果能反思机会性事件如何影响自己的成功之路,就会更倾向于为下一代提前投资。

然而,不要错误地认为只要告诉成功者他们一直很幸运,就会自然激发这种反应。这么说只会适得其反,让他们勃然大怒,充满抵触情绪。好像你的意思是他们不配俾睨众生,也别自视过高。

回想伊丽莎白·沃伦在2012年那番关于“你并没做什么”的演讲。她提醒那些事业有成的企业老板:你们的产品能进入市场销售是因为其他人付钱铺路;你们的员工是花纳税人的钱接受的教育;你们的工厂安全无虞是因为社区聘用了警察和消防员。作为回报,沃伦提醒这些商人,社会合约要求他们为后来者提前投资。

上述话语中在情在理。然而就在她发表这番言论之后不久,她的演讲视频被疯传,数以百万计的恶评扑面而来。

错了。直白地告诉富人你们其实就是走运,并不能让他们更乐意投资下一代。但令人不解的是,一种表面看似没有差别的措辞却会取得你想要的效果。如果你这样询问事业有成的朋友:有没有哪些幸运的时刻令你难以忘怀?无一例外地,你会发现他们十分享受地回忆起那样的时刻。你还会看到,当想起这样的时刻时,他们的双眼炯炯有神。

研究显示,让人们的内心事先充满感激,能够显著增加其为公益掏钱的意愿。而如果能回忆起具体的幸运事件,则定能激发这种感激之情,即便没有哪个具体的对象让他们感激。

经济学家霍月洲(音译,Yuezhou Huo)曾让一组受试者列出让他们最近的生活变得更好的三个外部因素;另一组受试者则需要列出让生活变好的三种性格特征或行为;第三组只需要写出最近遇到的一件好事。这是一次有偿研究。霍教授告诉他们可以在研究结束后将自己的部分或全部奖金捐给一家慈善机构。结果,第一组人(外部因素)比第二组人(性格或行为)多捐了25%。第一组中很多人都明确提到了幸运这个因素。而第三组的捐赠金额在两者之间。

正如心理学家长期所知,逻辑上等同的表述往往会激发截然不同的情感反应。“杯子里只有半杯水”和“杯子里还有半杯水”给人的感觉很不一样。我们关于运气的表述同样如此。千万别对那些事业有成的朋友说,你就是太幸运了。而是请他回想一路走来都遇到过哪些幸运的事情。即便回忆并不能让他们对后代更加慷慨,但至少你能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为何成功者对幸运闭口不提?以及如何让富人捐赠."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6 October, 2017].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93/>

APA

为何成功者对幸运闭口不提?以及如何让富人捐赠.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October 2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93/

Chicago

"为何成功者对幸运闭口不提?以及如何让富人捐赠"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26, 2017].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9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