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思想的世界:如何对抗科技巨头的危险影响?

book1

法国著名哲学家笛卡尔(Rene Descartes)曾说过,“我思,故我在”。但是在数字时代,我们的所思以及我们生活的方式却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少数科技公司的影响。我们从谷歌获取信息,从苹果获得娱乐;我们在脸书上社交,在亚马逊上购物。现在是时候收回我们的人格,重申我们的知识主权了!《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记者与《新共和》(The New Republic)杂志前任编辑富兰克林·富尔(Franklin Foer)在他的新书《没有思想的世界:高科技的生存威胁》(World Without Mind: The Existential Threat of Big Tech)中如是说到。近日他来到 “沃顿知识在线”节目,讲述为什么这些科技公司对社会的掌控应该成为未来的警示寓言。 

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记录。 book-1-198x300

沃顿知识在线:在过去几十年中,亚马逊等科技公司实现了真正的转型,成了我们生活中的重要部分。

富兰克林·富尔:亚马逊是整个美国商业历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案例之一。它最开始是一个书店,然后变成了一个“什么都卖”的商店,而且它的改变还不止于此。我们都知道亚马逊网络服务和它的云技术。我们都看到了它是怎样持续壮大,到最近达到了巅峰,决定收购全食超市(Whole Foods)。谷歌也是这样的,它最初是搜索引擎,然后变成Alphabet公司,旗下有众多子公司,包括一家旨在研发人类长生不老科技的生命科学公司。

这些公司的终点在哪儿呢?我们是否在意它们的规模?这些问题涉及到了我们经济的本质以及我们能否构建一个富有竞争力的资本主义体系。关于我们的文化和民主制度的未来,我们还有更多基本性的问题要问,因为这些公司收集了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宝藏是我们灵魂的自画像。他们试图利用这些不可思议的强大数据信息来改变我们的行为。

虽然这能给我们带来很大的便利,但是我们还要向这些公司提出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

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已经开始提出这些问题了。上次总统大选的结果引发了人们对脸书公司(Facebook)的抵制,因为选举期间脸书上假新闻泛滥,人们对脸书是否应承担罪责而争论不休。有几个导火线大大改变了人们对社会和科技的争论。

沃顿知识在线:在科技界有三到四家巨头公司,它们对我们当前社会上的许多事物都有着不可思议的控制力。 

富尔:没错。欧洲人把它们叫做GAFA:谷歌、亚马逊、脸书、苹果。这些公司为什么会引发人们的焦虑感,我为什么想向它们提出这些尖锐的问题,原因有几个。首先是数据的积累,其次是数据最后被使用的方式。在算法、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领域,那些掌握了这些技术的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就会累积得天独厚的优势。

所以这四家大公司与其他人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远。我们可能已经到达了一个点,其余的公司不再去追赶它们了。在硅谷的那些公司如今最大的志向不是取代谷歌或脸书,而是被他们收购。未来的创业精神出现了真正的问题。机遇在哪里?如果你不再相信你可以取代这些大公司,那么摘星的目标和建立这些独角兽公司的动力就会逐渐湮灭。 

沃顿知识在线:你在书中写道,“随着这些公司的扩大,把它们自己包装成个人个性和多元主义的倡导者,它们的算法就会让我们屈服,破坏个人隐私。它们已经制造出了一种误导性的不稳定的狭隘文化,让我们走上了一条通往没有个人思索、自主思想或独自内省的世界。一个没有思想的世界。” 

富尔:科技也有很多美妙之处。我有一个女儿,今年12岁。她出生的时候还没有iPhone,没有Kindle,社交媒体也基本不存在。但是在这十年中,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它们是人类创造力的真正动力,我们很难不向这些创造低头。

但是这些创造的神奇性不应让我们分心,不应阻止我们提出自己的质疑,因为其中的风险太大了。在人类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我们总能发明出许多工具,让它们成为我们身体的延伸。你也可以说科技就是这样一种能够将我们定义为一种物种的东西。

但是现在被自动化的却不是我们肢体的力量。我们没有把我们耕田或做小部件的能力自动化。我们所讲的是头脑运动的自动化。这些公司的科技是智能科技,它们横在我们和现实之间。它们是我们获得新闻和信息的过滤器。它们的目的是创造出虚拟的现实,让我们居住其中。它们试图完成人和机器的长期合并。

很快,这些科技就不会只戴在我们的手腕上,或者像眼镜那样戴着。它们将被植入我们的体内。我们要问出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是人,在这个变异的过程中我们最想保留什么?你不能抗拒科技的潮流。但是我们也应该假设,作为人类,我们有机构。我们有塑造自己命运的能力,我们应该主动地塑造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被动地接受未来的安排。

沃顿知识在线:这些变革对零售行业的影响有多大?在过去几年中商场的业绩大幅下降,制造业的自动化程度变得更高。 

富尔:我们就来看看零售行业的未来。我爸爸有一个小企业,他有一个小规模的连锁商店。他教我认识到了小企业和资本主义的价值。他同时也是一个反托拉斯的律师,虽然两者结合起来有些奇怪,但他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对资本主义的思考,以及拥有这一富有竞争力的多元市场有哪些好处,这对我们消费者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我们也要思考这对我们公民来说意味着什么。

虽然自动化会降低商品的价格,但我们也要开始问一些关于未来的工作的问题。随着商店的消失,很多工作也蒸发了。我思考的角度是,是什么让我们的生活充满意义?如果我们生活在只要自己呆在家里,就能从指尖召唤出每一部电影,每一本书的世界里,我们就没有机会走出家门,集体体验我们的文化。我把商业看作一个基本的社交体验。当我去商店的时候,我会走出自己的家,我会跟其他人互动。虽然这些事看起来很琐碎,非常的表面化,但是这些互动却非常重要,它影响着我们对人类以及对生活质量的思考。

如果商业变成完全虚拟化的,那会发生什么呢?人类互动将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们的社会将会发生什么变化?我们对这些变化感到高兴吗?这些便利和效率的代价是什么?我不会假装这些问题很好回答,我不会假装我们没有从这些变化中获得巨大的好处。但是我们也应该抽出一些时间思考,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失去了什么? 

沃顿知识在线:你如何看待脸书在未来媒体变革中的角色? 

富尔:我想从一个非常狭窄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我是一个记者。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新闻行业对谷歌和脸书的依赖已经达到极致。随着广告市场的崩塌,这些媒体平台需要迅速扩展,而获得收入的唯一方式就是流量的不断增长。而增长流量的唯一办法就是依靠这些平台。这意味着新闻行业需要掌握这些平台。这是一种非常不健康的依赖关系。这些平台的价值最后就成了依赖这些平台的每个人的价值。

作为一名编辑,我们的工作也变了。我们写的头条新闻必须夺人眼球,这样才能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是一件贬低记者身份的事情。我们所写的主题必须契合脸书上的蜂巢思维。我们不是在塑造新闻,没有做出让我们的读者看起来高贵的选择,没有尽力拓展读者的思维,相反我们做的都是迎合大众口味的事情。长此以往,这种情况肯定是不健康的。

我曾经在一家中间偏左的杂志做编辑。现在世界上人们的心态不是中间偏左,而是左。我发现为了吸引流量,人们总是想去拉拢政客所说的“根基”。我经常看到这种情况。如果你不同意大家的共识,你就是一个异类,就会被排斥。最后,把我们的政治分为这两个阵营根本就是不健康的。

我认为我们的政治是极端分化的,现实也的确是这样的。但是现在它又变得极端顺从守旧。如果你生活在这两个阵营中的其中一个,你的信息生态系统就会受到极大的限制。社交媒体是一个反馈环路,在这里你能听到自己想听的。我们想要什么这些科技就能给我们什么,这样我们就会不断地被去驱赶到自己的角落里。 

沃顿知识在线:那么苹果的作用呢? 

富尔:在这四家大公司中,苹果是我最不担心的。虽然我不喜欢它收集数据的方式,但是说到底,它是一个硬件公司,在我刚说的这些智能科技中参与较少。苹果所做的一些事情重塑了音乐行业,这可能是我不喜欢的。但是如果让我根据它们的危害性对它们进行排名的话,我会把苹果放在最后一位。 

沃顿知识在线:那谷歌呢? 

富尔:对我来说,谷歌的问题就是它不断扩大的目标。谷歌令我担心的就是,他们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几乎有一种宗教般的狂热。谷歌的联合创始人谢吉·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来自人工智能界。人工智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实践人工智能的方式多种多样。它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为人们创造极大的便利。但还有一些人,他们想要实现的是“完全人工智能”,也就是创造一个与人类智能真正相似的人工智能,它能了解人类的语言。伴随这个概念的是一种带有使命性的近乎狂热的远景。

相信你听说过雷蒙德·库茨魏尔(Ray Kurzweil),一个拥有奇思妙想的伟大工程师,他认为未来我们将与机器完全融合,机器将变得比人类更聪明。最终我们会把自己的大脑下载到这个我们会永久生活的虚拟世界里。这真的是一个宗教理想。雷蒙德·库茨魏尔现在是谷歌的工程总监,我觉得拉里·佩奇心里也有这种幻想,那是他给这家公司定的目标。

这有点像科幻片,所以我并不担心它有多怪。我担心的是,当你真的相信自己背负着救世的使命,当你在做自己的工作时充满了宗教的狂热,所有这些暂时的担心,关于法律、伦理道德、现在,以及你的行为可能带来的危害的担忧最后都会被抛在脑后。我对这些公司的担忧更多的是在这一方面。

你也许会觉得我写了一本左派的书,但我觉得我写的是一本非常保守的书,我非常担忧这些重要公司的命运。人类发明的这些东西都倾注了很多智慧。我担心有些公司太过狂热,狂妄自大,对自己的行为太过自信,以致于并没有停下来思考,在匆忙走向辉煌的未来的过程中它们到底摧毁了什么。 

沃顿知识在线:在我们当前的社会中,收入不平等已经成了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富尔:是的。我们需要了解这些公司是如何加剧收入差距的,它们是如何赚得盘满钵满的。如果你在这些公司中其中一家工作,你的生活肯定很不错,是吗?我们都知道这些公司著名的企业园区和在这些垄断公司中工作获得的巨大福利。但是在我们的经济中,我们看到的不仅是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每个行业的穷人与富人之间的差距都在拉大。

如果你是其中一个行业的第二或第三,你的收入就跟第一不一样,因为这些公司垄断了租金。他们能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在自己的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不用担心竞争因素。他们坐在成堆的金钱上,想怎么分就怎么分。他们可以把这些钱囤起来,就像苹果那样,或者也可以把这些钱当作福利分给他们的员工,把员工拴住。但是经济体中其他人就没法从垄断租金中获益,然后差距也就越来越大。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没有思想的世界:如何对抗科技巨头的危险影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7 October, 2017].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77/>

APA

没有思想的世界:如何对抗科技巨头的危险影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October 1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77/

Chicago

"没有思想的世界:如何对抗科技巨头的危险影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17, 2017].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77/]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