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解读中国和以色列的科技发展机遇 

china-israel

凯瑟琳·梁(Catherine Leung)是香港投资公司MizMaa Ventures的负责人及联合创始人,该公司专注以色列科技发展。2015年之前,梁曾担任摩根亚洲(JP Morgan Asia)投资银行业务副总裁长达20年,是大中华区业务的领头人。在她任职期间,摩根多次被《财资》(The Asset)杂志和《亚洲金融》(Finance Asia)评为香港最佳外国投资银行。她曾参与过许多高规格的上市、合并、收购和其他交易活动。在本期“沃顿知识在线”访谈中,梁分享了她对科技、创新,以及与以色列科技行业合作机遇的看法。 

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以色列以其雄厚的科技实力和悠久的创业文化而知名。而香港则是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之一,所以单从表面来看,以色列和香港应该会成为一对出色的搭档。事实上,你们公司的名字MizMaa也是希伯来语“东方”和“西方”的结合体。为什么你会离开投资银行业?为什么今天会把重心放在以色列? 

凯瑟琳·梁:我觉得人这一辈子只有那么长的工作时间。有些人说我想在50岁停止工作,有些人说我想在60岁停下来,还有些人到了70岁还在工作,虽然说这取决于个人的视角,但工作的时间总归是有限制。我觉得在投资银行领域的20年给我提供了许多视角和经验,但也有许多受伤、庆祝和胜利的时刻。世界现在进行到这一步,我觉得最有趣的事情就是科技。

可是我自己并没有科技背景。我不是科技银行家,也不是工程师。但如果你觉得自己有创造概念的能力,能够成为科技行业的一份子,如果有些志同道合的投资人也有兴趣投资当前世界上的一些最佳科技,这个行业就有你的一席之地。你提到以色列拥有强大的科技实力,这一点我完全赞同。

围绕科技可以建立一个企业,你可以作为投资人,把你的钱用到实处。但坦白来说,钱在现在就是一种商品。在这个概念中真正可以起到不同作用的是,你可以用钱来帮助企业增长、上市、商业化,然后将互联性带到世界上其他似乎还没有这种特质的地方。

以色列就是这样一个独特的例子,它的科技实力毋庸置疑,但科技并不是一切。你必须找到一个关于科技的应用,它能够把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人们会去使用它,这样你才能成功,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以色列在走向西方,也就是美国的路上一直很成功,对吧?以色列公司在那里找到了客户,美国也有许多企业的根源在以色列,比如Check Point、派拓网络(Palo Alto Networks),还有最近英特尔(Intel)收购以色列公司Mobileye。这些都是著名的行业巨头。

对以色列来说进军东方市场要更困难一些。这是一个供求的问题,以色列公司进入东方市场要有利可图,东方市场上也要有希望使用以色列科技的客户。

我觉得两者之间并没有非常匹配的供求关系,因为东方有中国,中国有着巨大的需求,中国本身也做了很多创新研究,而且事实上中国在支付等特定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从它们在某些传统支付科技领域的创新、转型和升级方式来看,它们遥遥领先于世界。而且中国非常欢迎接纳以色列科技,然后将其规模化。

中国也并不是唯一的大市场,再想想亚洲的其他国家,香港也是中国的一个重要部分。这里的论点就是,如果你身后有资金的话,你就要把它用到实处,你也要在自己投资的企业中发挥关键作用,帮助公司增加价值,为它寻找客户和市场。 

沃顿知识在线:这两个地区的商业联姻如何才能实现?我了解到你们的公司专门从事网络安全、互联汽车科技、金融科技、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和云技术。

梁:说实话,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孤身进入以色列,我觉得自己未免太大胆了。我有一个合伙人伊萨克·阿普拉巴姆(Isaac “Yitz” Applbaum),过去25年他常去以色列。他在那里有政治关系,他是耶路撒冷市长的公私合营事务高级顾问;他在那里也有商业关系,他本人就是一个企业家,混迹风险投资领域已有20年了。所以我们成了合伙人,这样我就能在东方找到志同道合的人,跟我们一起进入以色列市场。

我的合伙人熟悉以色列这个国家的生态系统,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他也可以适应美国和硅谷的生态系统。他有自己的关系网络,能够获得一些最佳交易和创新科技。关键是,你怎样才能确保最好的交易能给到你?我觉得这是秘诀所在。

所以说这是一个伙伴关系,一旦开始合作后,我们就挑出了那些你刚刚谈到的领域,因为我觉得相比于当前世界上的其他科技中心,例如硅谷,或者中国、加拿大、伦敦,以色列在这些领域有着“不公平”的竞争优势。我们还对话了当地的风险投资公司,最优秀的企业家,研究孵化公司。然后消息就散播出去了,比如我们希望为这里带来哪些价值。人们看到了价值,你们擦出了合作的火花,找到了相同的目标。 

沃顿知识在线:跟我们讲讲你们的资金来源。 

梁:总的来说,资金来源是投资的工具,我们的资金来源仅由三个有限合伙人组成,除了我和我的合伙人之外,在我们的资金池中投入较大的是香港最显赫的家族之一。至于投资总额,虽然我们不能具体透露,但我可以说,就风险投资公司的初期阶段而言,这个数额已经非常非常巨大了。 

沃顿知识在线:网络安全公司Armeron是你所投资的公司之一。这在今天看来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每个人都在谈论黑客攻击,我们也时常遭遇各种各样的安全漏洞。请跟我们讲讲这家公司。 

梁:Armeron是一家非常有趣的公司,因为它将要挑战网络应用防火墙领域最大的玩家,这个大玩家就是一家叫做Imperva的上市公司。用每个人都能听得懂的话来说,我们传统用来阻止网络攻击的方式是建立黑名单,黑名单上的人不能进入系统,然后这个名单不断扩大。之后你要面临许多问题,比如漏报,误报,而且真正执行起来非常繁冗。你投入了人力、机器,设置了各种各样的密码组合,但效果仍然不是很好。

Armeron采用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方法。他们没有“黑名单”,而是建立了“白名单”。不需要建立黑名单。一旦一个信息源穿透网络应用防火墙,他们就会采用防御科技,根据你来自哪里,如何穿过防火墙,以及你去往哪里来判断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我想用非常简单的术语来解释这家公司,我确信这虽然不是人们用来描述它的最技术化的术语,但这的确是它试图完成的工作,从人们非常熟悉的“黑名单”这种方法转向一种叫做“白名单”的新型科技。 

沃顿知识在线:你是中国历史转型的见证者,你曾在一家顶级投资银行中为中国业务工作过20年。你见到了哪些精彩的亮点?有哪些你在金融领域看到的主要变化也发生在了其他领域? 

梁:中国学习其他国家最佳实践的速度非常快。它们把这些带回家,然后发展出适合自己的版本,再将其规模化。它们的方式非常独特,而且具有前瞻思维,称得上是最先进的。我很敬佩中国这一点。

你可以看到不仅是在金融服务行业,还有中国的企业巨头如何利用互联网的优势。比如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它们大步跃进金融科技行业,通过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进军支付领域。它们是当之无愧的行业巨人。

你可以说“它们起步时使用的是与西方相似的模式,它们是从别人那里借鉴的。”也许是这样吧,我不知道。但我觉得它们之所以能取得一日千里的发展,是因为它们满足了中国消费者、用户以及游戏玩家的特定需求,而且把它上升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层次。我这样夸中国不是因为我是中国人,而是我觉得说到当今全球的互联网巨头,人们不仅会说谷歌、苹果、脸书、推特,他们也会说到阿里巴巴、腾讯和百度。从某种程度来说它们已经是同一等级的了。虽然它们的问世要晚许多,但它们前进的速度令人震惊。

回到我之前的观点,中国的学习速度非常快,中国会把新事物提升到一个新的阶段,然后让它们为自己服务。我觉得这是我近距离观察中国的转型后得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启发。我也觉得一个更加自上而下的经济体肯定会促进中国的发展。但关于这一点,以及以市场经济为推力的完全自由的体制还有许多争议。中国既有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又有自由主义的特征,不是吗?

他们真正地把这些事物为自己所用。他们成功地保持了经济增长,虽然增长速度低于十年前,但仍然在增长。他们成功地将失业率保持在相对可控和可以接受的程度。货币政策、金融政策都尽可能地保持协调同步。如果你是在西方国家受的教育,你会觉得集中化经济怎么可能是最好的方法。但我觉得中国的这种混合式经济,既有政府的集中化,又有企业家的蓬勃发展,还有市场和自由主义,它们的结合在中国是非常独特的,而且它的确能够发挥作用。

西方媒体没有对中国复杂的现状给予足够的空间。坦白来说,很多媒体根本不了解中国,很多媒体可能只想写些哗众取宠的报道。我认为中国已经想出了一种独特的方法。俄罗斯就没有做到,他们在自由主义和集中式计划经济之间没有取得平衡。

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国家能做得像中国一样好。在某种程度上,它仍然是一个新兴经济体,还有一些路要走,也会经历更多的痛苦。但我觉得这个国家有着正确的领导人,能够让这种经济发挥作用,他们既有中央计划的能力,又可以让经济同时蓬勃发展。 

沃顿知识在线:你觉得接下来三到五年内哪些领域竟会发生巨大变革? 

梁:中国将会继续走直线轨迹,拥有强大的企业家群体,他们将会想出与中国人的需求完美契合的商业模式。考虑到中国市场的规模,这些企业将会成长为大公司。在世界前十家互联网企业中,你会看到更多中国企业的名字,而不只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三个。未来还将出现繁荣发展。

像自动化汽车等事物,我觉得它是下一个iPhone,如果你思考当今世界中的一些主要颠覆性发展,你可能会想到工业革命、电力的发明,然后是计算机和iPhone。我会想到自动化汽车,不管是车与车互联,还是车与基础设施互联,或者是自动驾驶技术的光环,这种事物一定会飞速发展。我觉得它首先会在西方发生,然后中国会有自己的版本。

我们不妨坐下来想一想,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对不对?五年前我们都开着自己的车。这项技术将会是变革性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人们有十足的好奇心和动力进入风险资本领域,因为创新和颠覆式发展将会越来越快,产品生命周期越来越短,如果你真的能预见未来是什么样子,这个世界需要什么,那将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领域。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解读中国和以色列的科技发展机遇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7 July, 2017].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08/>

APA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解读中国和以色列的科技发展机遇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July 1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08/

Chicago

"一位资深投资银行家解读中国和以色列的科技发展机遇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17, 2017].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208/]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