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融入全球金融市场:需要多久,节奏如何?

stock-market

今年5月中旬,中国在北京主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习近平主席在论坛上指出:“我们需要通过加强开放和密切合作实现共赢”。新华社发文称其为“国际化的热情拥护者”以及通过21世纪新丝绸之路与各国相通的“设计师”。 这些表态应该可以打消各方对中国将其融入全球经济决心的怀疑。

但中国推进改革所需的节奏有所放缓,至少在秋季党代会前,或下一届政府于2018年3月就任前,都不太可能再次加速。无论中国领导人如何强调公开贸易及反对保护主义,中国的全球化以及融入全球市场及金融体系都会按实际情况和自己的节奏进行。

中国对世界市场的影响远超其银行业及金融市场与全球的融合程度。随着中国逐渐放开对资本账户和外汇市场管制,非法资金流在海外房地产和股市起着巨大作用,而中国大公司的投资行为也正在改变着世界产业格局。与此同时,国企和私企积极投资战略领域,如食品、能源、机器人及基础建设。

党代会召开前,市场普遍谨慎。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访问学者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称,尽管中国需要经济保持稳定,并且达到一定增长率以避免大规模失业,但这并不是这个问题的重点。上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遗留影响是一个关键顾虑。他认为,“国际金融系统太不稳定,他们越来越不愿意加入。加入国际体系可能会增加不稳定性和波动性。”

中国并购减速

相比于抢夺资产或打开市场,中国市场上激烈的并购行为更多是为了通过技术更新促进产业升级。法国巴黎银行投资公司驻香港的大中华区高级经济学家罗念慈(Chi Lo)称,目标是“至2025年,将中国产业中的中国元素提高至70%。中期计划是提升中国经济,使其能与发达经济体竞争。”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重要角色与其金融领域的发展并不相称。中国银行业尽管规模巨大,但缺乏全球分布。沃顿金融学名誉教授、伦敦帝国理工学院金融及经济学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指出,尽管中国大陆两个沪深证券交易所的总市值居世界第二,但中国的资本市场并未融入全球秩序。

艾伦称:“中国还有很多功课要做。比如说,中国的资本市场运作有些问题。债券市场有所提升,但股市仍然无法反映中国经济。……中国需要改革上市和退市流程,提升企业治理结构。需要改善的地方还很多。”上交所和深交所都对国外投资者的参与严格管控。

人民币资本外流的影响也导致改革放缓。2015年8月人民币贬值给世界金融市场带来动荡,随着中国控制资本流出以支撑人民币,2016年海外收购节奏变慢。因中国自购人民币以保值,外汇储备自2014年6月起减少了1万亿美元左右。伦敦的研究机构IHS Markit驻新加坡的亚太区首席经济学家拉吉乌·毕斯瓦斯(Rajiv Biswas)指出:“有些改革受到影响,无法再按最初设想的速度推进。”

中国对资本外流进行管控,个人每年支出的外汇上限为5万美元,且只能用于非投资用途,如教育、医疗和旅游。但实际上,通过个人及公司投资的形式出逃的资本远高于此。毕斯瓦斯称,由于资本外流压力仍然存在,若放松管制只会让外流更严重。“政府想稳定局势,但又对可能发生的情况感到紧张。”据毕斯瓦斯,近期的几笔巨额并购交易,如青岛海尔斥资56亿美元收购通用电气的家用电器业务,说明中国对放任外汇储备减少十分谨慎。

根据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Asia Securities Industry &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 ASIFMA)近期发布的报告,发展更健全、运作良好的资本市场、提供种类更多的金融产品,有助于减轻市场对资本外流和货币波动的担忧。报告指出,中国需要在金融稳定和国际投资者要求的一种自由、灵活的全球货币之间作出选择。投资及融资选择少,导致银行业拥有过多信贷,限制了中国提供投资回报以支持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的能力。报告称,归根结底,若中国想让人民币成为像欧元、日元或美元一样的全球货币,必须允许人民币自由兑换。

毕斯瓦斯称:“如果人们对人民币有信心,他们将使用人民币进行并购交易、贸易及投资,而无需动用外汇储备。”一旦中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预计在10年内发生),中国需要符合其国际经济地位的货币。

改革放缓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驻香港的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称,目前中国缓慢推进改革,避免给外汇储备增加压力。中国的外汇储备仍居世界首位,今年3月达3.009万亿美元,比1月的2.998万亿美元有所增加,但低于2014年6月的3.99万亿美元的高位。

法国巴黎银行投资公司的罗念慈撰写了多本关于中国的专著,他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及2015年中国上一轮放松货币管制让中国政府确信,在当前阶段推进人民币全球化,风险大于回报。

为让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特别提款权(Special Drawing Rights)货币篮子,中国监管于2015年6月去除了存款利率上限,并于一个月后取消人民币紧盯美元的策略,提高灵活性。罗指出,阿根廷政府于2015年12月底决定使用其货币互换额度,将价值30亿美元的人民币换成美元以补充其外汇储备,这让中国政府很不安。而国外交易员抛售人民币也加重了人民币贬值压力。

难怪中国会突然刹车。罗念慈称:“最近没有新开放给外国投资者的领域。”他补充说:“中国想向外国投资者开放更多领域,但这是个长期过程。”服务业,尤其是私人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服务,仍未向外国投资开放。

由于经济发展中快速的财富积累促进了个人、公司及养老基金投资,中国也由此成功让金融市场免受外部冲击。毕斯瓦斯称:“中国的金融市场基本上是个国内市场,而这也是中国政府想要的。他们不想要太大的外资成份,因为这样可能不稳定,会有大量资金流入流出。”

但中国的经济不景气仍在加重。此前,穆迪预计中国的财政状况在未来几年会有所恶化,随着经济增速减缓,债务将不断增加,穆迪将中国长期本币和外币发行人评级由Aa3(低风险)降至A1(中至高风险),这是穆迪1989年来首次降低中国信用评级。

根据穆迪报告:“尽管目前的改革成效很可能会逐渐改革中国的经济及金融系统,但不太可能避免总体债务增加,以及政府负债增加。”穆迪预计政府直接债务负担在2018年将占GDP的40%,在10年内增至45%。总部位于伦敦的宏观经济研究公司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学家马克•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称:“我们完全赞同穆迪认为过去一年改革很慢。经济增长继续放缓的可能性现在看上去很大。”

另外,中国市场开放亦有些渐进发展。此前,中国开放外汇市场,允许外国私人投资者进行对冲交易,对冲交易最高额度为其在中国境内管理的基金额度。中国还允许外国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市场,这是向外商直接投资及组合投资流完全开放资本账户的一小步。

近期,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批准富达国际(Fidelity International)在中国推出基金,面对中国机构投资者及个人投资者。富达是首家获批进入令人垂涎的中国私人投资领域的外国基金公司。富达中国债券1号私募基金可以投资规模达9.4万亿美元级的中国债券市场。富达国际,几十年前从美国共同基金巨头富达投资集团(Fidelity Investments)分拆出来,并无任何可供中国机构投资者进行海外投资的中国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ualified Domestic Institutional Investor)额度。但富达与一些拥有QDII额度的中国银行进行合作。

境内投资发展快速

中国市场对国外政府机构的开放进度相对较快。2016年,中国向外国官方投资机构,如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开放境内股票、债券及外汇市场。罗念慈说:“随便问哪一家央行,现在在中国投资或者撤回资金都没有限制。基本上国外官方机构的资本账户都可自由兑换。”

尽管中国监管机构对于开放资本市场将对汇率、股价及金融系统可能带来的外部冲击较为谨慎,但他们明白这些改革是必要的。但审慎推行是关键。罗说:“如果推进太快……可能在看到回报之前,变化已经摧毁了金融系统。资本账户全面开放是个长期过程。我认为中国至少需要10年才能像日本一样完全开放资本账户。”

如英国《金融时报》的作者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所说,把中国金融市场与世界相对分隔开,并不能隔绝其对全球金融系统的影响。罗念慈持同样观点:“在中国金融市场相对封闭的情况下,我们已经能感受到中国影响了。我认为持续封闭中国金融市场也不会隔绝中国对世界的影响。就供应链而言,中国经济系统与全球系统高度融合,在中国发生的一切都将对世界经济造成冲击。”

某些专家,如鲍泰利,怀疑中国是否会真正采用自由浮动汇率。他认为目前的政策偏左,国家经济资本主义将政治考量置于全球规范之上。中国何时能融入全球金融市场?他认为,“在当前的政治体制下不太可能实现。总体而言,我担心金融领域自由化的发展势头基本消失了。”

但很多分析师预计在今年秋天的党代会结束后,领导力得到巩固后,改革会加速。与世界市场融合可能让政府更难控制价格,但可以让中国股市更有纪律性,有些评论人士将其比作“赌场”。艾伦补充说:“这是政治问题。公司能否行使股东权力?……因为资本外逃的问题,中国将对资本流动如何管控?这些都有关政治。党代会结束后再进行金融改革可能会容易些。”

毕斯瓦斯认为开放中国市场是潜在目标。但过去几年的经验让中国领导很谨慎,这可以理解。 他解释说:“中国想开放国内资本市场、创建更有效的市场,以及扩大投资产品范围。改革会很慢,因为中国不想因为突然改革而影响市场稳定、或者造成资本流动大幅波动。”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中国融入全球金融市场:需要多久,节奏如何?."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0 July, 2017]. Web. [25 Sept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93/>

APA

中国融入全球金融市场:需要多久,节奏如何?.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July 1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93/

Chicago

"中国融入全球金融市场:需要多久,节奏如何?"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ly 10, 2017].
Accessed [September 25,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9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