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美国中产阶级也沦为发薪日贷款用户?千禧一代不再有美国梦? 

payday-loans

发薪日贷款行业因向低收入人群收取高额利息长期以来被认为需要整顿。但现在连中产阶级,即受过高等教育、有工作和房产的人群,也入不敷出,开始借高息贷款,宾夕法尼亚大学城市和区域规划教授丽莎·塞温(Lisa Servon)在新书《衰退的美国银行业:新中产阶级如何生存》(The Unbanking Of America: How the New Middle Class Survives)中写道。她通过在银行中实地工作为自己的新手积累了第一手的素材。 the-unbanking-of-america

婴儿潮一代信奉的美国梦似乎对千禧一代不再管用。大银行继续向客户收取高额费用。银行及信用体系出现问题,人们转向其他渠道,如小额贷款公司。塞温教授来到了“沃顿知识在线节目与读者分享主要发现。

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2008年的经济萧条对美国银行业监管有多大影响?

丽莎·塞温:经济萧条过后,银行需要遵守大量新规,例如2009年成立的美国消费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以及2010年颁布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这些新规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影响:银行因为次级贷款和销售次贷信用卡债务受到重创,害怕再受波及而远离相关市场。这导致低收和中等收入人群很难获得银行贷款。

沃顿知识在线:即便监管更严,银行仍觉得可以逍遥法外,富国银行(Wells Fargo)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塞温:近几年,银行被处几百万罚金的事例屡见不鲜,例如富国银行、花旗银行虚构账户出售身份保护产品。四大行和其他银行仍在开展不利于消费者的业务,有些业务甚至是非法的。

沃顿知识在线:多数情况下,由于体量太大,罚款只是九牛一毛。

塞温:以联邦快递为例。联邦快递的业务模式也计入了违规停车的罚款成本,我觉得银行也一样。罚金听着很高,但在银行运营预算中的比率极小。

沃顿知识在线:撰写这本书时,您通过在这些机构实际工作,例如发薪日贷款和支票兑付机构,来深挖银行业的问题、了解对消费者的影响。

塞温:我当时在查阅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FDIC)6年前的报告,报告统计了持有银行账户的人数。FDIC把人们分成享受银行服务(banked)、享受银行服务不足(under-banked)、未能享受银行服务(unbanked)三类。8%的美国人没有银行账户,而20%未充分享受银行服务,即这些人有账户但对使用情况并不了解,因而也使用另类金融服务渠道,如支票兑现店。

正如政策制定者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组织所说,这说明银行业有问题。人们经常因为个人选择、加上没有银行账户而作错误的决定。支票兑现和发薪日行贷款行业规模突飞猛涨。低收入人群知道每分钱都花在哪,为何还要作此决定?为了找到答案,我觉得需要尽可能了解他们的困难,或问题。

沃顿知识在线:一些机构,特别是支票兑现机构,要求客户支付兑现费。如果有账户,把支票转到名下账户是免费的。

塞温:是的。但人们选择支票兑现机构、愿意付费的主要原因是想马上提现。如果账户上没有大量存款,时间就是金钱,对不?如果周五收到后我把支票存入银行账户,要到下周三才会完成清算。但我要支付账单、给孩子买吃的。如果我在支票清算完成前开了新支票、而且生效了,我得付30美元以上的透支费,明显比支票兑现店的手续费高多了。

沃顿知识在线:还有可能是企业主雇用了无身份移民之类的员工,只好付现金。因此,人们选择传统银行以外的渠道有很多原因。

塞温:是的。我想解释下人们的处境。据我所知,银行账户并非所有人的最佳选择。考虑到个人情况,多数情况下人们的决定都是符合逻辑、理性的。这并不是为另类金融服务提供商辩护,而是说明我们缺乏好的选择。而且获得安全、经济的服务越来越难。

沃顿知识在线:各大行究竟有没有考虑如何向消费者提供服务,从而扩大客户基础?

塞温:问得好,我也有同样的疑问。为了找到原因,我到华盛顿采访了多名银行业政策制定人员及银行家。自20世纪80年代放开管制后,政府允许银行扩张。银行可通过与他行、或保险公司、或其他类型的金融服务公司兼并,并且创设各类产品。银行发现其他收费来源后,银行账户在其总收入中的占比变小了。银行逐渐把收益模式从利息转向费用,利息变动幅度大、不可靠。

银行与客户的距离越来越远,银行通过其他方式创收并及尽可能多收费,这样的盈利模式导致银行只关注盈利而非公共利益,而且正如您所说,很多时候还通过非法手段盈利。

沃顿知识在线:另一个成因是银行从线下转到线上。

塞温:没错。开篇中我提到小时候父亲陪我去银行申请存折,看着银行盖章的经历。那本存折很旧,可以放在博物馆了。

而我的孩子们显然不可能有这样的体验了。我们找自动柜员机(ATM),有的机器会自动吐钞。很多人觉得穿着睡衣在家办理网银业务非常方便;然而随着银行规模扩大、与客户的距离越远,有些东西也随之消失。银行工作人员和客户的关系受到了影响。我在布朗克斯(Bronx)的RiteCheck、以及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的Check Center工作时,常有人提到银行服务态度很差,有问题时也不妥善处理。银行不愿尽力帮他们解决。

沃顿知识在线:您在书中提到很多人兑完支票后剩下的现金很少。

塞温:此次研究有很多意外发现,但最让我意外的是除了低收入人群,布朗克斯的其他人群也同样受到影响。您可以看到,书的副标题是《新中产阶段如何生存》。我发现很多有工作、房产、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靠薪水很难勉强度日。美国人中半数是月光族,而剩下的遇到紧急情况拿不出2000美元。

上述情况是工资缩水、收入波动大、公共及私人安全保障消失造成的。所以即便有全职工作,美国工人的处境也比之前严峻。

沃顿知识在线:银行业了解多数客户的处境吗?银行是否愿意试着帮助客户缓解困境?

塞温:把银行业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可能不太恰当。美国50%的存款都在四大银中,也就是存款高度集中在几家银行,而剩下的分散在另外6000家银行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四大行权力很大。

我们确实看到一些银行,比如超级区域银行KeyBank,在努力寻找方案以服务社区所有客户。KeyBank在很多分行的大厅都提供支票兑现服务;还推出了小额贷款产品,虽然称不上发薪日贷款,但是其他银行已经不提供这种500美元的贷款服务了。

从前,我父母可以和Pulaski Savings and Loan的工作人员握个手就拿到小额贷款;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KeyBank帮客户制定小额贷款计划时,通过客户数据得到的信息比发薪日贷款机构详尽。Keybank、其他小型社区银行和信用社的案例说明,银行可以帮助客户并从中盈利。可能获利金额和之前不同,但也可以不是简单地追求收费最大化。

沃顿知识在线:那么这些小银行是否能继续生存下去?我们看到很多社区银行、小型区域银行被富国、花旗这样的大银行吞并了。也许社区银行会重新流行起来。 

塞温:是的。但我并不这么乐观。这些运营模式都在这里,但是大行没有动力采用这些模式。不光是大行,很多小行也在试着提高费用收入。

我们需要给银行业施压,让银行做出正确的决策。银行应该更重视企业社会责任;正如您所说,监管这么严,还是无法震慑富国银行。最终还是需要消费者醒悟,明白可以把钱转到别的地方。

沃顿知识在线:另外,还有一点顾虑是随着政府换届,监管可能会越来越松,政策变化也会更利于银行。当然情况没有2007-2008年那么糟,但如果不注意,很可能重演历史。

塞温:这样的顾虑很合理。《多德-弗兰克法案》的积极影响之一就是美国消费金融保护局的成立(Consumer Finance Protection Bureau ,CFPB)。若因融资结构变化无法获得足够资金,CFPB可能元气大伤,若管理决策权由局长转至委员会,CFPB很可能变成政治性很强、低效的组织。

我们唯一能做的是让所有人都知道CFPB的存在;让大家知道它帮几百万消费者节省了几十亿美元;让大家知道CFPB是监督富国银行、其他发薪日贷款机构和支票兑现店的组织。

沃顿知识在线:但是发薪日贷款机构的名声本来就不好。 

塞温:没错。

沃顿知识在线:发薪日贷款机构在军队驻地特别突出,而有些军队家庭收入不高。这些机构需要更多监管,对吗?

塞温:是的,当然。有些听众可能不了解什么是发薪日贷款,我在这里简单解释下。发薪日贷款额度小,通常在50300美元之间;还款日通常在24周后,即借款人下个发薪日或下次收到薪酬支票当日;利息很高。我之前工作的地方,100美元的贷款利息是15美元,年利率(annual percentage rateAPR)在300%600%之间。

透支其实也是小额贷款,即向银行借短期贷款,直到有钱还款。如果统计下,透支年利率约为5000%。我们需要这么比较一下有一个概念。

发薪日贷款的问题在于很多人无法在规定的2周或4周期限中还款,只好继续贷款。到还款日,他们还款后立马再付15美元,继续借100美元。这也是消费者保护机构和贷款机构争议最激烈的地方:设计这款产品时,不是让大家这么用的。

CFPB即将推出规定,要求贷款机构确认申请人的还款能力,某种程度上,这会让市场公平些。在研究中,我发现借款人选择发薪日贷款的首要原因是因为快:借款人只要走进去,填完一页申请表,发薪日贷款会审核,审实申请人是否有银行账户……及工作。

如果Check Center和其他机构一样,不仅要核实申请人收入、还要确保申请人有还款能力,其他机构就有机会以更低利率提供小额贷款,比如我在另一本书《Oportun》中提到的一家公司Oportun,利息约为36%。有些人可能觉得利息还是很高,但比发薪日贷款利息低多了,他们会和发薪日贷款机构形成竞争。

沃顿知识在线:所以银行业需要有些创新,让银行可以考虑各类方案。即便方案不完美,仍然比当前某些另类金融服务好?

塞温:是的。有些发薪日贷款机构告诉我:“我们和其他人一样惊讶,政策居然允许我们这么做,而这样的贷款业务居然是合法的。利率非常高。”问题是,如果我们关注发款人,我们就忽略了借款人的情况。我在书里写了一名同事的情况,这名同事每天都在贷款。她是一名银行柜员、单亲妈妈、车坏了,她不得不在借款修车和失业之间做出抉择。她申请了5笔发薪日贷款,每笔金额在50至300美元之间。借款的时候她知道没有能力马上还。她修好车,继续上班。当账户存款不够还款时,她就开始预支,结果产生了几百美元的透支费。所以从发薪日贷款获利的各行之间的关系也很有趣,对不?

我想解释下这位同事的情况,她被迫在失业和贷款之间做出抉择。有些人只好让父亲呆在条件差的疗养院,或者借款让父亲转到条件好的疗养院。我猜想你和我都不曾陷于如此可怕的困境。

沃顿知识在线:CFPB试着解决此类问题。但是问题存在的时间太长了,有几百万美国人很可能身陷恶性循环中。不管他们现在得到哪些政府救济,很可能已经晚了5年。

塞温:这是因为美国工人的生存条件不断恶化。即便我们关闭发薪日贷款机构,让它们完全消失,市场对小额信贷的需求仍然存在;而有些人没有存款缓冲,无法应对收入波动或紧急资金需求的情况也无法改变。

沃顿知识在线:有些问题需要在更大的经济结构中探讨。中产阶段的困境则是另一个主题。我们20年前所说的中产阶段已不复存在。

塞温:是的。我花大量时间和千禧一代沟通,再对照我父母的经历。我父母都是教师,工资不高但是收入稳定,我们家情况还不错:他们有能力购房、退休金也高;他们还存了钱支付我们姐妹俩的部分大学学费。而现在这些刚从本科或研究生毕业的年轻人告诉我,他们觉得这些目标不太可能实现了。

采访对象中有位女士在军队呆了4年、有房子,但后来被取消了赎回权。长期以来,为了还按揭贷款,她把房子租出去,睡在朋友沙发上。后来房子被收走了,她信用评分还是780;再后来信用也变差了。

她告诉我,以前最重视的是信用评分,但后来信用也没了。她说:“我父母坚信美国梦,确实很了不起,但对我可能不管用了。” 规则已经变了,但我们还在向大家灌输只要努力工作、受教育就能成功的理想。这是不现实的。

沃顿知识在线:这样的理想还在,是因为婴儿潮一代仍在社会中发挥重要作用。婴儿潮一代消失后,千禧一代对美国梦的看法完全不同,他们会把看法传给下一代,而这是大家不想看到的。

塞温千禧一代比婴儿潮一代人口更庞大。四大行在千禧一代最讨厌的10大品牌之列。70%的千禧一代称,宁愿看牙医也不想和银行家对话。他们也通过自己的行为和对财富的处理方式影响着金融行业的发展。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为何美国中产阶级也沦为发薪日贷款用户?千禧一代不再有美国梦?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7 May, 2017]. Web. [20 Octo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44/>

APA

为何美国中产阶级也沦为发薪日贷款用户?千禧一代不再有美国梦?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7, May 17).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44/

Chicago

"为何美国中产阶级也沦为发薪日贷款用户?千禧一代不再有美国梦? "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y 17, 2017].
Accessed [October 20,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14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