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远的边界:企业家如何突破航天行业

太空探索是一项复杂、技术要求高且日益昂贵的事业,一直以来它都是大政府的主导领域。但现在越来越多的私人企业也开始进入这一领域并取得成功。在最近的一篇《分水岭时刻、认知间断和创业者的进入:以新太空为例》(Watershed Moments, Cognitive Discontinuities, and Entrepreneurial Entry: The Case of New Space)论文中,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劳拉·黄(Laura Huang)与阿诺普·梅隆(Anoop Menon),以及来自伦敦商学院的合著者蒂奥娜·祖祖(Tiona Zuzul)研究了掀起这场创业活动狂潮的分水岭时刻。黄和梅隆最近也在“沃顿知识在线”节目中探讨了他们的研究发现。 

以下为编辑后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你能总结一下你们在这篇论文中的研究主题吗? 

阿诺普·梅隆:我们都是狂热的航天爱好者。在过去五年中,人们对航天行业产生了很大的热情。比如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火星移民、太空旅行。但航天行业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很难打入的领域。它不仅根深蒂固,难以改变,而且由于资本、技术和监管门路方面的限制,进入成本非常高。很多人尝试进入这一领域进行私人太空探索,但都失败了。可是突然,在过去十年间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变。发生了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又是什么推动了这一转变?我们能通过研究这一特定案例来了解行业演变和企业的参与吗?这就是我们开始这项研究的初衷。 

劳拉·黄:新的私人企业正在进入这一行业,这是我们感兴趣的地方。我非常想研究这些私人企业。阿诺普感兴趣的则是它们的认知模式和思维模式,我们的合著者,伦敦商学院的蒂奥娜·祖祖侧重的是企业参与这一方面。以前想要进入这一行业太困难了,但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看到了一些进展。我们希望了解为什么会出现变化,以及这种变化是怎样发生的。 

沃顿知识在线:你们是怎样研究的,你们发现了什么? 

黄: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行业,而且有许多历史。我们追溯到了上世纪50年代,甚至更早。从那一时期直到今天,我们共收集了21000份文章、会议记录和文件。我们研究在这一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产生了什么变化,这些变化来自哪里?此外我们还采访了许多监管者、工程师,还有行业中各个不同触点上的人。 

梅隆:这个项目有一点非常有趣,我不仅跟一位宇航员对了话,还跟五角大楼的一位上校、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人对话。太奇妙了。

黄:有时候这些都发生在同一天里。他们非常愿意分享自己对这一行业的看法。我们用到了他们的观点,并且研究了我们手上的会议记录和所有文件,我们对所有这些可以检视的不同角度都做了思考。 

沃顿知识在线:在这一行业中是否有一个明显的分水岭? 

梅隆:在有关行业变革和变革机遇缘起的学术文献中,变革的原因要么是技术的重大突破,监管的巨大改革,要么是某种形式的社会运动或集体行动。这是我们一直以来探讨的三大重要因素,这些因素在这里也有。但真正有趣的是认知因素,这也是分水岭到来的时刻。

当你在思考一个行业的时候,特别是这类长期存在的稳定行业时,里面都会有一些主要参与者,可以这样说,他们都知道谁应该做什么,行业怎么运作,以及游戏的规则。如果有任何人试图偏离他们的路线,就会被踢出去或者被拉回到原路上,这些相对有弹性的心智结构或集体思维模式定义了行业的游戏规则。我们想说的是这些分水岭时刻都是由令人震惊的大事件构成的,它们促使参与者静坐下来,思考事情是否应该永远照这种方式进行。第一个重要的分水岭时刻是人造卫星(Sputnik)时刻,它本身就是一个术语。人造卫星发射后,我们一下子被吓坏了。然后NASA建立了,DAPRA(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建立了,这些都是巨大的变化。突然间冷战在太空中上演了。集体思维模式都偏向了一个信念,即太空是大政府,大公司的,决不允许失败,进入太空需要很多钱,只有顶级人才才能进入那里。

第一批令人震撼的分水岭时刻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末。“挑战号”灾难以一种非常震撼,非常深刻的方式向公众证明,也许政府并不是次次都能成功。可能事态真的会向极端错误发展。同一时期,冷战结束了,柏林墙倒了,许多人开始质疑我们为什么要在太空上花这么多钱。然后各种委员会成立了。我们该如何重新思考太空?这造成了这种思维模式的初步动摇。 

黄:阿诺普所说的是当时存在的那种思维模式的逐渐瓦解。我们过去所看到的许多企业参与和行业中断现象都是通过技术间断、监管间断和集体行动发生的。但是在我们的数据和对这种情形的分析中,我们发现这些认知间断正是在这些分水岭时刻发生的。这里的分水岭时刻都是那些非常能引起情感共鸣和公众回忆的时刻,就像“挑战者”号灾难、柏林墙的倒塌。它们在逐渐消失。然后我们发现三个事件又重新凝聚起来,形成了这种新的思维模式。1986年发生了“挑战者”号灾难,1989年柏林墙倒塌,然后是“哥伦比亚”号灾难。我们都清晰地记着这件事情。我还能记得“哥伦比亚”号灾难发生时我在哪里。随后是商业轨道运输服务协议(COTS)和安萨里X大奖(Ansari XPRIZE)太空竞赛。我们看到新的进入者出现,这家相对无名的企业获得了这份协议,把民众与政府联系起来。我们见证了这种变化,参与者不再只有政府,这也不再是一项国家事业,如今私人企业正在进入这一行业。 

梅隆:最初被称为“旧太空”或“大太空”模式的真正瓦解是在上世界80年代末期,然后政府非常努力地尝试鼓励私人部门参与进来。在90年代他们尝试了许多方案,但收效甚微。有一位叫安德鲁·比尔(Andrew Beal)的德州亿万富豪银行家,他就像埃隆之前的埃隆·马斯克,在自己的私人企业比尔航天公司(Beal Aerospace)中投入了数亿美元个人资金。但在2000年左右他关闭了这家公司,并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谴责NASA的行为。他在信中说,“你们说想要私人航天公司参与,但却还在做人情交易。你们把协议给了波音和洛克希德(Lockheed)这样的世界集团,我们这些小企业根本无力竞争。”在这一过渡阶段,行业试图引入私人航天公司,但却不知道怎样做。在应该如何做这件事上没有达成共识或形成集体思维模式。

但是在“哥伦比亚”号事件发生后,接着是安萨里X太空奖项的设立,一家私人公司依靠私人资金造出了一艘能够进入太空的飞船,然后返回,转身,再次进入太空。私人企业居然能够做到这些,这着实令所有人感到震惊。接着COTS合同的前身出现了。NASA似乎更应该成为一家风险资本公司,而不是一个按成本加收费,控制一切的监管机构。这是一种巨大的思维方式转变,然后我们开始朝着今天的这种全新模式聚拢。 

沃顿知识在线:航天行业能从这项研究中得到哪些启示?其他行业能从中学到什么? 

黄:这是一个大问题,因为我们的研究是相对情境化的,我们只研究了这一个行业。我们也希望研究一下其他行业。但总体而言,我们认为行业的颠覆和企业的出现源自这些重大技术冲击。一些大事件发生了,为其他新人进入这一领域铺平了道路。或者重要监管体系的出现改变了行业激励机制,使其他人得以进入。我认为其他行业可以从中学到的是,这是一个更加复杂的过程。许多事情都在发生,那些能够引起人们情感共鸣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虽然我们不知道它们会以何种形式发生,但是它们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模式。即使出现技术变革,它也会随着我们的思维方式、思维模式、心智图式和原型中的其他变化一起演变。我认为随着行业的不断演变,企业也会试着参与其中,遵守这些规则。 

梅隆:对企业而言,机遇在哪里呢?我们可以通过分析行业、技术和监管环境来发现这些机遇。也许我们还可以分析一下变革主体的心智、认知状态,他们的理念是什么,他们是如何变化的,从另一种途径思考这些机遇可能在哪里,变革可能来自哪里。 

沃顿知识在线:对其他行业来说,这的确像是一个警世寓言。你可能具备了技术条件,但如果人们不相信你能做到或者认为不应该由你来做,那么他们也不会接受的。 

黄:是的,技术肯定是一个推动因素。我们倾向于把航天行业看作一个技术密集型行业。技术的进步就是推动因素。如果没有因特网,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但是技术并不是行业变革和企业进入的原因。我们现在看到的许多增量式发展并不是由一次重大技术变革或一次技术颠覆造成的。 

梅隆:引人注目的是技术,对吧?但是起着非常微妙作用的却是认知。曾经有一位行业里最顶级的火箭科学家告诉我,“我们知道怎么做,我们几十年前就有这种能力了,但是没有人相信我,没有人资助我。我能怎么办呢?” 

沃顿知识在线:这项研究中包含了许多个人访谈。现在我们经常能听到企业谈论分析数据的必要性。他们是否需要走出去,与更多的人对话? 

黄:我们现在谈大数据谈得很多,而且我认为数据非常关键。我们需要数据来做决定,我们也需要一个角度来分析数据,了解数据。我认为要想弄清楚数据的意义,这种形式的个人互动非常必要,比如建立起你的思维模式,研究不同的情境。 

梅隆:在其他研究流派里,我做过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研究。我尝试通过大数据技术来从人们的谈话和行为中得出他们的思维模式。虽然我喜欢与人们交谈,这也是得出结论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式,但我不认为它可以将数据排除在外。你从机器学习中可以得出许多人们的思维模式。 

沃顿知识在线:这项研究与其他同类主题的研究有什么不同?

黄:我们之前提到过,了解企业在航天领域的出现和参与有许多不同的方法。我们看到许多方法都能在许多不同情境中产生共鸣,当然也包括本研究中的情境。但在这里,我们发现了另一条道路,它可以与这些事物共同演进。它可以共同演进,也可以取而代之。我们还发现通过这些具有情感共鸣的事件,通过这些分水岭时刻,一些催化因素正在改变着它前进的方向。我认为一定要从整体上了解所有这些复杂情境以及它可能演变出来的不同形式。 

沃顿知识在线:你能指出一个正在发生的分水岭时刻吗?或者只有在回顾历史的时候才能发现这些分水岭时刻? 

梅隆:这个问题提得好。就目前而言,全都是历史性的。我们能实时做到吗?这还需要再思考一下。我相信像劳拉这样的心理学家可以迅速制定出相关指标,来衡量特定事件带来的情感共鸣以及它对这一行业的长期影响。 

黄:因为它有一个凝结的过程,我们也许可以确定这是一个能引起情感共鸣的重大事件,但是要想真正了解它的影响,还需要做许多深入研究。阿诺普和我都认为一定要了解它是如何持续演变的,这一点非常重要。有时候就出错了,有时候就爆炸了,新闻里经常出现这种情况。必须对它进行持续追踪。 

梅隆:最近Space X火箭在发射台上爆炸了。人们说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行业,因为每一件事情都是那么地清晰可见,都是爆炸性的。人们担心只要出现一次重大错误我们就会回到原点。是什么在决定这些事件将会产生的影响呢?我认为这是未来研究中的一个大问题。 

沃顿知识在线:你们将如何继续这项研究? 

黄:我们希望了解更多微观推动因素。目前我们正在研究所发生的事情,研究思维模式中的这些变化。我们经常与我们的合著者蒂奥娜谈到如何更深入地了解这一切背后的粒度机制,以及在更加个人的层面上发生的一些事情。

另外一个我们提到很多的就是情境。这项研究是对一个特定行业,一个特定情境的深度探索。我们相信在其他情境里,也会有这些能引起情感共鸣,或分水岭时刻,它们将对思维模式产生重大影响,但可能却是以不同的方式。在某些行业中,推动这种变化的可能是技术,这些分水岭时刻更像是辅助者的角色,又或者恰恰相反。我们和其他学者将继续研究这些不同主题,以便真正了解这种行业参与和颠覆现象。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最远的边界:企业家如何突破航天行业."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5 December, 2016].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005/>

APA

最远的边界:企业家如何突破航天行业.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December 1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005/

Chicago

"最远的边界:企业家如何突破航天行业" China Knowledge@Wharton, [December 15, 2016].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900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