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部的民众为什么会选特朗普?

唐纳德·特朗普成功问鼎总统宝座,让民调专家和众多选民大跌眼镜。随着大选尘埃落定,现在看来,人们似乎忽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经济持续衰退给广大美国民众带来的影响。全美失业人数高居不下,失业率不断攀升,每次数字变化趋势已无新意可言。 

很多观察家认为,失业的命运已在规模可观的选民当中蔓延开来,令民众的就业前景、收入增长和个人财富都受到深刻影响。从一线大城市到二线城市和小城镇,尤其是铁锈地带,2008年大衰退的影响经久不衰。特朗普的竞选纲领承诺为大家重拾经济繁荣,这是他的成功之处。

宾夕法尼亚大学社会政策与实践学院教授阿米·卡斯特罗·贝克(Amy Castro Baker现身天狼星卫星广播公司111频道沃顿商业电台播出的“沃顿知识在线”节目,就此问题接受了访谈。

以下为访谈整理稿。

沃顿知识在线:您对此次总统大选结果的反应是什么?

阿米·卡斯特罗·贝克:应该说是“愕然”吧。作为一名社会科学家,我会为数字着迷,为趋势着迷,为看到实际结果与数字推算的结果一致而着迷,也会为出现不一致的情形而着迷。但作为一名教授,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导师,我的角色就不同了。比如说,大选之后第二天,我一大早来到校园,看到很多学生的难过之情全都写在脸上了。移民学生想知道,“这对我的家庭而言意味着什么?”其中有一个人的问题相当尖锐,“这是否意味着我的家人将会被驱逐出境?”

我觉得这事得一分为二来看。一方面,我可以看着数字说,好吧,从社会科学角度看来,这太令人着迷了。另一方面,在过去一年中的部分对话背后,的确隐含着一些人性方面的东西。而这两个方面都让我很有兴趣探究。

沃顿知识在线:那我们就从数字说起吧。大选前几周,民调结果始终是希拉里·克林顿超出唐纳德·特朗普2-6个百分点,事实证明,他们简直大错特错。有意思的是,希拉里·克林顿赢了民意,却输给了选举团。

贝克:我不是民调专家,所以要我对此做猜想,有点超出我的专业范围。不过,我认为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原因是我们的新选民人数众多。我的另一个问题得回到那些共和党身上,他们口口声声说要投票给加利·约翰逊或吉尔·斯坦(Gary Johnson or Jill Stein),但最终数字根本没有显示这种承诺。在我看来,这说明:要么他们一直都有心投票支持特朗普,只是不想把内心想法公之于众,要么就是他们在最后一刻改了主意。无论如何,都说明在这场选举中,人们不愿对外公开自己真正的倾向。这是我的猜测。

至于数据,我一点都不吃惊。毕竟,我专门研究工人阶级的状况。他们的财富和薪酬严重缩水,而且大衰退、房贷危机的阴影还没有从他们身上散去。这一点全都体现在数据上了。

沃顿知识在线:在唐纳德·特朗普成功当选之路上,有两个核心区域不容忽视。一个是阿巴拉契亚山地区(Appalachian Trail area),涵盖弗吉尼亚州西部、西弗吉尼亚州、肯塔基州、田纳西州和北卡罗里纳州。还有一个是铁锈地带(Rust Belt area):包括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辛州。那里住的都是15或20年前的中产阶级,但是受经济危机影响很大。

贝克:没错。我在研究报告里是这么说的:2008年以来,我们的市场当然有所复苏。但是,却没有人性化的复苏。邻里社区、农村地区都没有复苏。我专门研究住房问题。就算我们看房市回弹,看到了房屋销量回升、市场开始活跃。但是,这并不涵盖那些地方和那些群体。

我们说的是那些终其一生都在努力工作的人,他们感觉自己好像是被规则玩弄了,成为人生输家。在我的研究中,我看到的是正当他们步入老年期时,却发现自己的财产极度缩水。他们本来心有期待,盼着能够在人生的空巢阶段,老有所依。但是到头来,他们却发现自己不得不两线作战,一边是房产价值下降、一边是丢了工作。他们似乎两头受困,我认为特朗普有提及这方面的问题。 

沃顿知识在线:还有初出校门的年轻人,还住在家里或是租房住,因为他们买不起房子,或者还不想买房。我觉得那是目前房市的一个特点,是开发商和其他相关方还在努力理解的一个态势。

贝克:你说得非常对。我们的房市就是存在这样一个缺口。目前,55%的美国人在房租、房贷和煤气水电方面的支出要超过其收入的一半。这个数字非常惊人。在房地产领域,拇指法则占30%。并不是因为人们的欲望过高。我们用数据说话。数据显示的是市场上的可以让人买得起的房源不足。住房把人们的额外资源全都吸干了。而过去,这部分资源可以用来储蓄、积累资产、积攒财富,以保证老来之需。

我是专门研究缺乏照料的人群的,我真正担心的是一直处于社会底层的低收入人群。我们谈了很多中产阶级,我们谈了很多工人阶级。这很重要。至关重要。他们在选举中显然发挥了作用。但是,我们必须要问,“那些一直处于社会底层的人呢?”

沃顿知识在线:民主党期望这些人当中有很多会出来投票,但他们没有。在费城、在内陆城市底特律、在克利夫兰、在密尔沃基。那里的人就是您刚才谈到的这类人群。 

贝克:是的。回首过去一年的选举口号,我们听到很多关于就业的话题。我们听到很多关于移民、关于就业的问题。但是我们没有谈及真正底层的民众。这其实是有问题的。

在我的研究里,有一些新发现,显示自房贷危机伊始至2012年,上了年纪的美籍非洲人的财富缩水97%。而我们根本没谈这个。所以说,你都不谈论让他们苦苦挣扎其中的极端贫困问题,凭什么让他们有动机去投票站呢?实际点来说,他们身兼数职,天天在几份工作之间辛苦周旋,而他们的关注点根本没被提及。我不能凭经验说话,但我猜那只会让他们不愿意去投票。 

沃顿知识在线:美国劳工部月度数据显示就业市场有所回弹。但是我们还远未达到10年前的水平,还在苦苦挣扎。人们的收入没什么变化,但是各种成本大幅上升。

贝克:没错。收入基本没有动,但与此同时,生活成本却在不断攀升。我们谈了很多工资缺口、收入缺口,但实际上这更多还是一种财富缺口。我们谈论了不同社区的人们,既有力挺特朗普的农村民众,也有史上一直支持民主党的城市民众。我们看到的是资产和财富的显著缩水。人们再也没有保护自己免遭宏观经济侵蚀的东西了。 

沃顿知识在线:一份在几个州疯传的公民表决提案就涉及提高最低工资的提议。有几个州确实提高了最低工资。您认为这些举动的水平效应如何?

贝克:很难说,因为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后续数据,无法确认具体会有多大提升。当然,涨工资肯定有帮助。但是,回到住房问题,当人们半数收入都花在了房子上时,口袋里就所剩无几了,哪怕一小时赚12美元也不行。

沃顿知识在线:最终会不会产生失落的一代,因为经济衰退发生时,那些年龄在四五十岁、拥有财富的民众不得不因此而继续工作?难道真的要等到千禧宝宝到了四五十岁时才能真正看到曙光?

贝克:乐观的那个我会说,“我希望不要那样。”但与此同时,似乎也看不出他们会避免沦为失落的一代的可能。我觉得一定意义上,他们很可能会。作为研究学者,我看的不只是个人的资产负债表,还要看谁在依赖这张资产负债表。如果我们谈的是一个单身女人或单身男人,那么谁会依赖他们收入呢?他们要照顾什么人呢?年迈的父母?还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子女?有需要他们赡养的侄子侄女吗?如果他们没有足够的财力去抵御市场风险,真不知道他们如何负担得起。

在工作中,我的一个发现就是,由于人们在那种特别拼体力的行业工作,他们罹患某些疾病的年龄要早于其他行业的人,其他学者也有同样的发现。也就是说,他们提前生病,但因为年限不够,还没有资格享受医保。如果我们看看特朗普的那些铁杆支持者,会看到他们关注的是人口有没有老龄化、他们有没有医保资格、能否获得必要的支持等。 

沃顿知识在线:加州房价已成天价,很可能是自成一体了。现在在那里租房子住都很困难。

贝克:我们在全国其他地区也看到类似的态势。美国任何一个州都没有人能凭最低工资租得起中等价位的房子。根本不可能。这种现象比比皆是。

目前美国151个邮政区域至少有50%的按揭贷款负担都低于资产价值了。我们的房地产市场停滞不前,人们被困其中不得脱身,这很成问题。就这一代人而言,我的问题是,那会对税基产生什么影响呢? 当人们买不起房子时,我们在做的就是腐蚀他们剩下的那些钱。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美国中部的民众为什么会选特朗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十一月, 2016]. Web. [12 April,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976/>

APA

美国中部的民众为什么会选特朗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十一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976/

Chicago

"美国中部的民众为什么会选特朗普?"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一月 28, 2016].
Accessed [April 12, 2021].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97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