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风险投资不愿意投资女性领导的初创公司?

Women-and-VCs

作为一名女性创业家在由男性主导的风险资本产业筹集资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Vivoom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凯瑟琳·海斯(Katherine Hays)经常问自己这个问题,Vivoom是一家受风险资金支持的广告技术初创企业。海斯领导的第一家初创企业是视频游戏广告公司Massive Incorporated,在经过几轮融资之后,最终以媒体报道的2至4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微软公司。

“恐怕我不能给出一个非常令人满意的答案,”她说道,“通常情况下,我都是整个房间中唯一的女性,但是我一点都不知道身为女性到底是一个多大的劣势,因为我同样不知道作为一名男性在筹集资金时是怎样的感觉。”

但是她承认,对于这个问题她也有过一些思考。“男性风险投资人,很显然风险投资人大部分都是男性,实际上,他们现在非常愿意给女性企业家提供资金做‘女孩子的产品’。想租裙子或者卖婴儿湿纸巾?没问题。这些风险投资人会询问他们的妻子或者女朋友这个点子好不好,这些点子挺好的,可以做。”

但是如果女性创始人在推销有强硬技术背景的专利技术时,比如,以Vivoom的平台为例,在拥有数百万移动用户的云端给用户提供好莱坞品质的视频,就会面临一个完全不同的动态体系,她说道,“有时候我觉得,如果我是一个穿着卫衣的21岁年轻男性,Vivoom项目对这些风险投资人可能会更有吸引力。”

海斯并不是在夸张表述。来自初期投资公司女性创始人资金(Female Founders Fund)的一份近期报告生动地说明了受风险资本支持的女性领导的初创企业可谓凤毛麟角。去年在旧金山湾区有200多家初创企业获得了首轮融资,“女性创始人资金”将首轮融资粗略地定义为由机构投资者引导的300至1500万美元的融资轮,其中仅有8%的初创企业是女性领导的,比前年下降了接近30%。根据该研究结果,纽约市由女性创立的企业去年获得首轮融资的比例只略高于13%,与2014年数据一致。

随着科技产业由于缺乏女性而持续遭到炮轰,风险融资中的性别差距对硅谷的多样性缺乏问题具有极其重要的影响。据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伊森·莫里克(Ethan Mollick)所言,高科技是经济增长的一个关键推动力量,女性企业家的显著缺乏对国家的整体竞争力形成了威胁。

“过去的每年我们都在继续为一模一样的,且绝大多数为男性和白人创始人的群体提供资金,而错过了寻找重要新创意,建立新企业,形成更加多样化的创始人基础为其提供支持的机遇,”他说道。

虽然没有容易的解决办法,但是“必须要向前进步,”莫里克说道,“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并且希望通过真诚的努力解决这一问题。”

尽管态度开明,但仍存在偏见

在一个实施《莉莉•莱德贝特公平报酬法》(Lilly Ledbetter Fair Pay Act)的时代,在这个谢丽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的畅销新书《挺身而进》(Lean In)仍然作为女性赋权口号的时刻,美国企业界从未如此开明地看待工作场所中的性别不平等问题。女性占劳动力的50%,但是一涉及到金钱和权力时,女性几乎一样都没有。就平均水平而言,根据女性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for Women’s Policy Research)的数据,女性在每个单一职业中都比男性赚得少,关于这一点有充分的工资数据可以说明。在2015年,男性每赚一美元,女性全职工作者只能赚到79美分。

与此同时,根据致力于扩大女性商业机遇的非营利组织Catalyst的数据,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企业的首席执行官职位和董事会席位中,女性仅占4%和17%。(尽管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有女性参与公司最高职位的公司盈利能力更高。华盛顿非营利组织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和审计事务所安永对91个国家的将近2.2万家公开交易企业进行了调查,根据其最新研究,随着领导职位中女性的比例从零增加到30%,企业的盈利能力也增加了15%。)

据莫里克所言,相似的二元论也存在于女性领导的初创企业。风险投资群体越来越意识到相似的性别差异问题也同样存在,但是要解决这个问题却并没有那么简单。“我们知道在美国38%的新企业是由女性发起的,但是只有2%到6%的创始人能够获得风投资金,”他说道,“这里是一个问题,而且仅靠‘挺身而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关于女性为什么无法获得属于她们的风投资金和利益,存在许多原因。一个解释是女性创立的公司看起来并不像传统的风投资金支持的公司。女性创立的企业往往规模较小,而且属于食品零售等增长较低的产业,而不是科技产业。在那些创立企业的女性之中,有证据表明她们往往不善于要求风险资金一类的事物,这显然也导致她们获得的资金较少。根据考夫曼基金会(Kauffman Foundation)对将近350名女性科技初创企业领导者的调查,80%的人在创办新企业的过程中把个人存款作为首要资金来源。

但是“偏见肯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融资差距,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劳拉·黄(Laura Huang)说道,“就创业而言,在项目初期可以参考的客观数据少之又少,所以不管是在明面上或私下里,风险投资人都比较容易受到影响,从而根据性别等一些个人特性做出判断。”

不妨考虑一下同质原理,用另一种说法就是“鸟以群分,物以类聚”。此处的前提是相似品种的连接性:更多的男性作为风险投资人,因此就与其他男性之间建立了一种联系,莫里克说道。“如果你与其他人具有同样的性别、种族或者社会背景,那么你就是一个相同的个人和职业网络的一部分,因此更倾向于希望与他们一起工作,”莫里克说道,“问题是同质原理已经融入到了这一体系之中。女性无法进入这些网络。”

这一原理也解释了为什么女性总是缺乏创业资源,例如她们没有影响力强大的同事愿意资助和开发她们,黄说道。“女性创业者难以获得思想领导者的支持,这些思想领导者可以为她们出谋划策,应对她们可能遇到的社会资本、智慧资本,以及除财务资本外其他重要的问题,”黄说道,“当获得这些可以为你提供微弱优势,或者帮你入门的资源的整体可能性较低时,它的影响就会开始积累,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正在见证一种整体上的性别劣势。”

沃顿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执行董事塞卡特·乔胡瑞(Saikat Chaudhuri)表示,许多风险投资人可能会暗中低估由女性创办的企业,因为他们会二次质疑女性的投入和承诺。毕竟风险投资人要找的是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为公司工作,而且会不惜一切代价坚持下去的创始人。“风险投资人可能会无意识地质疑,一名女性创始人是否愿意为了企业而牺牲她的家庭生活,”她说道,“尽管有越来越多的男性也抱怨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的确是一个担忧,但是风投群体通常不会就此对他们进行同样的审查。”

与此同时,乔胡瑞表示,他认为这些偏见并非故意为之。“并不是说风险投资人故意这样想,‘我不想投资女性,我只想投资男性。’而是风险投资人想要投资的是那些能够为他们赚钱的人和项目,这个道理简单明了。”

鸡和蛋的问题

女性创业家所面临的获取金融资本的挑战并不一定总是来自旧金山湾区和波士顿风险资本公司的董事会议室中。当涉及到为女性领导的企业提供支持时,其中最大的阻碍之一是实际上根本没有多少女性创办的企业需要支持。考夫曼创业指数活动数据(Kauffman Index of Entrepreneurial Activity)显示,从2013到2014年男性创业者的比例增加了21%,但是女性创业者的比例却停滞不前。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鸡和蛋的问题,”乔胡瑞说道,“从广义上来说,我们并没有多少女性涉足科技、工程和创业领域,所以当涉及到投资机遇时,首先并没有多少女性要求获得资金。”

对于这一现象的一个解释可能就是男尊女卑效应。男性更加傲慢,这意味着他们往往对自己的能力有着超常的自信。而女性除了没有那么傲慢以外,而且更加谦逊,这意味着她们往往不会将自己的成果归因于个人的天赋才华和足智多谋。她们也往往不会利用自己的成功。

“事实是,为了成为一名创业家,你必须拥有超常的自信。你必须相信你比身边的任何人都强,”莫里克说道,“如果创业精神在某种程度上是基于傲慢程度,那么男尊女卑的效应就告诉我么为什么女性往往不会尝试成立初创企业。”

还有一些其他的微妙障碍导致女性对自己的领导才能潜力信心不足,沃顿商学院的黄教授说道。“女性创始人往往不太容易从天使投资人那里获得关于她们的风险项目的积极评级,这可能会创造一种继发效应,使女性创业者预测到和内化投资者方面的偏见,导致她们降低对自己的风险项目的抱负和期望。”

专家同意,清除阻挡女性创办自己的企业的障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环节。其中一个障碍是教育和培训。尽管长期以来,大学校园中的女性人数都多于男性,而且女性差不多占所有法律和医学院学生的一半,但根据美国工程教育学会(American Society for Engineering Education)的数据,在工程硕士专业学生中,女性人数不足四分之一。

商学位的情况也大同小异。虽然许多最具竞争力的美国商学院,包括哈佛、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斯坦福和沃顿商学院最近都报道了创纪录的女性学生人数,但这只是例外。根据行业组织国际精英商学院联合会(AACSB)的数据,自2003年以来,在美国授予女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比例一直卡在了35%上。

乔胡瑞表示,更需要解决的是应该从童年时期开始就建立一个女性管理渠道。“我们需要尽早开始行动,让年轻女性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创业是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他说道,“她们需要学习如何创办一个企业,会遇到哪些挑战,其中的风险以及潜力。她们需要了解社会的影响。她们需要认识到作为企业家需要经常面临的个人压力和利害取舍。我们要教她们如何克服这些挑战。”

为年轻女性树立正面的导师和楷模是另一个重要的步骤,他说道。“我们受困的地方在于我们认为必须要树立一个完美的典范。但是这个楷模并不一定就是一个公司的创始人,她可以是一家组织机构中具有创业精神的工作者或者运营者,”乔胡瑞说道,“这个人可以是一个了解如何设定一家企业的范围,建立优秀的团队或者运营一个盈利部门的人。”

商业领导力联盟(Alliance for Business Leadership)和马萨诸塞州女性论坛(Massachusetts Women’s Forum)的董事会成员贝丝·莫娜汉(Beth Monaghan)同意这一说法。她表示,让年轻女性接触榜样可以在她们职业生涯初期“产生重大影响”。“当你望向台阶的上方,看到那些成功人士,她们就如同你一样,这就告诉你一切皆有可能。”

迄今为止,创业家凯瑟琳·海斯只为她的最新创业项目Vivoom筹集到了种子资金。她说当前的状况并没有让她气馁,反而为她提供了动力。“作为一名女性,你要与众不同,”她说道,“直到你拥有了好的点子,而且你的业绩记录足够优秀,这就可能成为一种优势。”

“我有一个机会来书写那样的成功故事,”她继续说道,“我希望成为一个数据点,帮助打破当前的模式。”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为什么风险投资不愿意投资女性领导的初创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 June, 2016]. Web. [15 Octo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13/>

APA

为什么风险投资不愿意投资女性领导的初创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June 2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13/

Chicago

"为什么风险投资不愿意投资女性领导的初创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20, 2016].
Accessed [October 15,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81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