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最好的预测者有时也会失算?

自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去年开始参与总统竞选以来,虽然大肆宣扬,但是以数据为导向的网站538 (FiveThirtyEight)的读者有理由相信大众对这位商人的政治推崇只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该网站的创始人内特·希尔(Nate Silver)一直在说对特朗普的支持被夸大了。

希尔被认为是政治预测中的黄金标准。在2008年的大选中,他成功预测了50个州中49个州的结果,而在2012年大选中,成功预测了50个州的结果。去年9月,他认为特朗普赢得共和党提名的机会只有5%,把他比作里克·佩里(Rick Perry)、霍华德·迪恩(Howard Dean)和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只是昙花一现。

不论在今年夏天的大会上会出现怎样的结果,特朗普都比希尔推测的更为长久。就像希尔在随后的专栏中所写的那样:“你必须重新审视你的假设。”

预测者也是人。而预测模型,不管有多么客观,也是由人建立的。但是预测专家说,虽然有局限性,不过比起纯粹的猜测或概率,他们仍然有很强的改善。

“这并不意味着希尔不是一个好的预测者。只是意味着他并不完美,”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超级预测:预测的艺术和科学》(Superforecasting: The Art and Science of Prediction)合著者菲利普·E·泰特洛克 (Philip E. Tetlock)说道。

在建立一个预测时,“你要尽可能地让其可靠并系统化,并且要努力提高信噪比(signal-to-noise ratio),”泰特洛克说道。 

一切皆有可能

沃顿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芭芭拉·梅勒斯(Barbara Mellers)说,希尔的预测并没有完全失败。她指出这只是现在低概率事件更可能发生。此外,当事情变得不同于他想象的时候,希尔又回过头修订他的看法,并提出了一个更强大的预测。

她举了一个例子。预测市场认为最高法院推翻《平价医保法》的几率是75%。但最终最高法院却支持了这一法案。评论人士说市场预测错了。“你不可能以75%的概率预测错误,”她说道,“也许你只是正好猜错了。”

据沃顿商学院市场营销学教授J.斯科特·阿姆斯特朗(J. Scott Armstrong)所说,预测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不成功的,因为总有一些和预测不尽相同的事情发生。问题是:对比不同的方法,这个预测到底有多准?

阿姆斯特朗指出,可能除了金融市场,我们在预测不同事物的能力上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善。他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气象预报员已经改进了他们的方法。但是他也指出,公共政策和商业预测者往往利用他们的预测作为完成某个目的的政治工具,而这使预测变得更糟。

阿姆斯特朗是《预测原则:研究人员和从业人员手册》(Principles of Forecasting: A Handbook for Researchers and Practitioners)一书的编辑。该书从经济学、社会学和心理学等领域总结知识,并将其应用于金融、人事、营销和生产等领域。

阿姆斯特朗介绍了预测者早在20世纪初是如何利用类似前几年的产量和籽粒大小这样的数据而非随意的基于直觉的方法来试图预测玉米质量的。

阿姆斯特朗说,正是相同的对数据而不是对更多主观测量的依赖启发了明尼苏达大学的保罗•米尔(Paul Meehl)建议在雇佣人员时,要基于统计的优点(based on their statistical merits)而不是面试中无形的感受。

阿姆斯特朗指出,奥克兰运动队(Oakland Athletics)的总经理比利·比恩(Billy Beane) 采用了同样的方法,即通过球员表现数据来选择棒球选手。尽管球队的收入不高,但竞争力极强。

历史关系

在美国经济研究所( Ame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从事经济衰退预测的高级研究员鲍勃·休斯(Bob Hughes)表示,预测工作的一部分是要寻找历史关系。“你要寻找失衡问题,一些不可持续的事情,”休斯说道。

休斯说,事后看来,通过抵押贷款的急剧上升、房价的大幅增加,以及对高风险客户增加贷款等事实本来是可以预测经济衰退的。

“通过本不应该提供的贷款来满足不可持续的需求,而且贷款额急速上升,”休斯补充道,这本应该是个警告。

另一个例子是大约15年前的纳斯达克股市泡沫。科技股异常走高,投资者认为每一个创业公司都可能成为下一个微软。休斯说这也是不能持续的。

休斯补充道,或许有些趋势性预测要比预测明天的股票价格或本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更容易,但即使是这些预测,也面临巨大的挑战。

梅勒斯和泰特洛克是“善断计划”(Good Judgement Project)的领导人。该计划是由美国政府的“高级情报研究项目”(Intelligenc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ctivity)资助的一个预测比赛。此次比赛吸引了数以万计的预测者参加。他们试图预测包括某些条约是否会签署或希腊是否会退出欧元区等近500个问题。

教授们发现,有些人更擅长预测这些问题的正确答案。最好的被称为“超级预言家”。而这也是泰特洛克新出版的著作书名。

梅勒斯指出,有一个问题让人们窥见预测未来到底有多难。该问题是:中国和其南海某邻国之间会有激烈的对抗吗?

一切似乎都很和平。但就在预测期行将结束时,发生了一起事故。一艘韩国船只在韩国海域逮捕了一位中国渔民。当他们试图逮捕他时,这位渔民用一块玻璃刺死了一名海岸警卫队队员。

梅勒斯说对致命事故发生的预测接近于零。但是一起事故发生能够真实地反映中国增加了其侵略意图吗?发生一起死亡事件的事实,即使它没有反映问题背后的意图,“只是反映了生活难以预测的事实,”她说道。

“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没有人能完美地预测未来,”梅勒斯说道,“所以,我们对可能的结果做出最好的估计,但是我们并不总是正确的。尽管有时我们竭尽全力,但运气不佳。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们得到了不好的结果。预测对良好的业务至关重要。但它们并不总是正确的。”

多重方法

沃顿商学院营销学教授埃里克•布拉德罗(Eric Bradlow)说,预言就是预测,而任何单一预言都有正面或负面的问题。同时他指出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多重方法,然后取平均值。布拉德罗说总统竞选的多重民调就表明了该事件包含的不确定性。“如果你把它们进行平均,你就可以平均误差,更有可能得到你想要测量东西的无偏估测,”布拉德罗说道。但是他也指出,如果人们相信他们的选票并无价值,一些预测实际上会影响选举结果。

阿姆斯特朗曾应用组合预测理论,试图预测总统选举。他是始于2004年以经验为基础进行预测的PollyVote创始人之一。PollyVote结合了各种预测方法,对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在每年的大选中将如何进展进行推测。

2004年,PollyVote预测乔治•布什(George w . Bush)将获得51.5%的选票。他得到的选票是51.2%。2008年,它预言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将获得53.9%的选票,而他得到的选票是53.7%。2012年,它预测奥巴马将获得51.3%的选票,而结果是52%。(截止4月中旬,PollyVote预测,在11月,相较于共和党候选人46.5%的选票,民主党候选人将获得53.5%的选票。)

PollyVote依赖于对各种预测方法的融合,包括民意调查、预测市场、专家预测、公民预测(美国普通民众对发生事情的预测,基于他们与他人在生活中的谈话)、计量经济模型(经济条件和对于执政党的舆论)和指数模型。

阿姆斯特朗说希尔一直在使用判断,而这“将破坏你的预测的准确性。我们需要只用数据进行预测。”

在去年11月的一篇文章中,希尔说对特朗普的支持“在整个选民中占据6%到8%,或者跟认为阿波罗登月是伪造的人的比例大体相同。”

即使是最好的政治预言家,当他们说一些事情在当时发生的几率只有5%时, “你可以期待事情在那时发生的概率是5%,”泰特洛克说道,“当你说几率5%时,也给了自己一些回旋余地。内特·希尔也同意他低估了特朗普。”

但是唐纳德·特朗普将真的赢得共和党提名吗?虽然到目前为止他风头强劲,但是选举尚未结束。也许内特·希尔最终还是说对了。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为什么最好的预测者有时也会失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5 五月, 2016]. Web. [12 August,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74/>

APA

为什么最好的预测者有时也会失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6, 五月 0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74/

Chicago

"为什么最好的预测者有时也会失算?"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五月 05, 2016].
Accessed [August 12,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77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