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影响力入门:打造有所作为的公司

乔伊·亨德特(Joey Hundert)——社会企业家、初创企业顾问、全球首家绿色嘉年华Sustainival的创始人——在过去15年里一直致力于推动企业在赚钱的同时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只要可以,他就会花一定的时间在沃顿商学院里担任驻校社会企业家。

在最近接受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泰勒·怀(Tyler Wry)的采访时,亨德特畅谈了自己担任企业家的经历、学生们之间创立社会企业的动力、以及追求社会和经济双重理想的企业要如何才能取得成功。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对话内容。

泰勒·怀:让我们先从部分背景谈起吧。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您是如何进入社会企业领域的,以及哪些因素促使你来到了沃顿商学院?

乔伊·亨德特:我大概4年前来到这里,当时是担任一个班级的客座讲师……自那之后,我成为了驻校社会企业家。在校工作期间,我逐渐了解到他们在社会影响力项目(Social Impact Initiative)中所开展的工作。我一直为他们每年的开发成果感到惊奇。项目里都是具有雄心壮志的人,他们开发出了一些非常独特的东西来培养社会企业。他们当初邀请我前来讲课的目的并不仅仅只是立足于我自身丰富的经验来针对社会企业和社会创业开讲,同时还包括了一般意义上的创业……许多学生希望能够创业,但他们仅仅只是从非常理论和学术的角度得出这个结论——他们缺乏经验。和你一样,一些教授为此会让学生们在课堂上提出创业构想和进行创业,从而让他们获得急需的经验。我加入这个系统,努力和他们一起合作,分享一些创业上的经历,并且提醒他们注意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所缺失……也帮助他们改进自己的构想。

怀:我们谈到了社会企业,谈到了社会创业。但如果真正深入去研究这个领域,会发现人们对社会和企业这两大元素合并在一起的意义存在着截然不同的理解。你如何来定义这个名词?你如何看待正在这个领域内工作的学生们?

亨德特我将社会创业或社会企业定义为在产品或为社会所提供的价值中融入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的盈利性或非盈利性公司或组织。这不是说“我们有时会拿出公司利润额的1%来帮助其他人。”在我看来,这样做得太不够。社会企业是:“你们每次购买该产品时,我们会向其他社区捐献同等的价值。”或者说“由于你们购买该产品,人们会因而得到教育。”

在我看来,社会企业就是在整体运营中完全融入了社会影响力——教育、扶贫、提供食物或饮用水、提高全球的生活质量。也就是此类的影响力——扶贫、创造教育机会、激励其他人。这些影响与产品是密切挂钩的。社会企业不是“每年我们会举行一次志愿者活动。”这不是社会企业。在我看来,社会企业是将所售商品成本中或者是总营收中较大的比例用来反馈社会。而且是不断地对此进行再投资。

还不仅仅如此,创始人的价值观也必须符合这种创造影响力的想法。也许创始人已经发现这是一种市场优势。它让他们在竞争中战胜竞争对手。我并不在意这是否就是组织的推动力。更为重要的一点在于,其影响力必须是一致的,是可加以衡量的,而且企业是在为社会造福。

怀:你刚刚所谈到的是一种混合型的组织:在追求收入流的同时也在致力于解决重大的社会问题。

亨德特:完全正确。

怀:那么这些组织遇到了哪些问题?我是指他们肯定会遇到一些特定的挑战。而且这种混合型组织的好处在哪里?

亨德特:从我自身来看,我是在2011年创立了全球首个绿色嘉年华(Sustainival)。我们所有的游乐项目都是使用废弃植物油、风力和太阳能。而且我们之所以创立这个嘉年华,就是为了给人们提供可持续性技术方面的教育。而且也是为了启发人们去思考为什么要对未来抱有希望——为什么明天会比今天更美好。现在,如果你看看我们的成本结构,再用我们的成本结构与普通的嘉年华进行对比:我们必须自己发电、收集原料来自己发电,并且最重要的是要创造出引人注目而且吸引人们的教育元素,吸引学生、非盈利性组织、基金会和政府参与其中。相比于那些进驻购物广场停车场内进行3天表演的普通嘉年华而言,要保证我们的演出,必须加以管理的关系种类是它们的1000倍之多。

此后,再来看看大家的营收:普通嘉年华的营收全部来自于票房收入,或者是人们玩游戏或购买食物的收入。对我们而言,我们的营收就是票房收入——人们玩游戏和购买食物——但大部分来自于其他方面:企业赞助、政府拨款、出资、捐款、等等此类。从成本结构方面来说,我们的成本要比普通嘉年华的表演成本高出90%有多。所以我们的成本要比他们高昂许多,从而也背负上了很大的风险,因为我们要满足更多的目的,所以我们需要更多的资金源来开展嘉年华的活动。

与此同时,它也为我们开启了其他种种收入源。没有哪家公司会想去赞助一个乏味、而且安全和经营者都成问题的嘉年华。相比之下,我们拥有全球首个绿色嘉年华,它能吸引人们,让人们感到惊奇,为这个社会造福。所以我们是值得赞助的一种资产。

基于这点,相比于传统的嘉年华而言,我们就拥有了它们所没有的多元化的收入基础。与此同时,其运营也就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我们的经营者和管理层必须有着截然不同的敏锐思维,能够让这一切变为现实。

社会企业肯定也会有利有弊。在我看来,任何社会企业只要同时追求多个目的,给社会带来多种回报,就不可避免地会变得更加难以进行运营。与此同时,这点也会带来好处——例如多元化的收入流,以及能够安然度过经济衰退,因为在人们的眼里,它们的价值要超过其现金价值。

怀:是否可能存在某种风险,当在经济方面遇到难题时就可能放弃其社会使命?你刚刚提到,其成本结构的复杂性要比竞争对手高出许多倍。它肯定会为你开启其他收入流和其他机会。但还是会存在这种冲突。当你遇到一切并不明了的时刻时,你会怎么办?“我们必须让公司继续生存下去。”“我们有自己的社会使命。”当这些事情相互冲突时,会怎么样?你会怎么办?

亨德特:针对你刚才所提的问题,我想每个企业家的回答都会有所不同。我们每个人都处于从“我们受到社会责任的推动”到“我们受到利润目的的驱动”这个频谱之间。我是偏向于社会责任一方,而且我已经学会在赚钱方面如何做出越来越高质量的决策,从而让组织能够得以生存。

但我的回答与我本人和我的感受是密切相关的。当工作变得非常难以持续时,我脑子里面不会去想如果我们放弃教育责任,也许状况就会变得更好。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相反,我会使用这紧张的时刻来寻找新的方法,让一切能够继续进行。

举个例子来说明吧。我们在大型机器方面非常在行。我们在现场有相当庞大的发电机,这些发电机使用的是废弃的植物油。一家公司找到我,他们拥有大型的木材粉碎机。他们会将废木头粉碎,例如托盘和建筑废料。他们找到我说:“你们废弃的植物油可以用在我们的粉碎机上吗?”我回答说:“当然可以。”然后我说:“还不止如此。你们的机器可以使用我们废弃的植物油,而且因为你们将成为加拿大唯一一家环保的木材粉碎公司,所以我们合作吧。我可以去争取大型的合同,因为我们所做的事情独一无二。我们的品牌将会脱颖而出。”

这项业务变得相当困难。我们又与一家木材回收企业进行了合作,而这项业务成为了一个营收中心。不管嘉年华的业绩如何,该营收中心已经获得发展。这只是一个例子。我不能从结构上放弃社会影响这一方面,因为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怀:那么是否可以这样说,当维持利润和打造一家具有社会影响力的可持续性企业之间存在冲突时,这种冲突会让你挖掘出更大的创造力?

亨德特:完全如此。这种冲突让我大步发展。而且我鼓励企业家们面对这种冲突。对于年轻的、未曾创过业的新人而言,你无法为他们去模拟这种情形。那可怕的一刻就如同高压锅,面对的是创造性的破坏,产品将无法像过去一样安然度过这一刻。这种情况是你无法去模拟的。你要如何来改变这种情况,从而创造更多的收入,让企业更加安全,同时减少成本——不管做什么,你要如何来让企业获得生存?

但如果这些价值观早已经融入创业者的思想内,那么在企业内融入社会影响力的工作就会变得相当有机,是自然而然的一件事,所以找到的解决方案会留有一定的空间,让社会影响力得以继续。

怀:也许可以以此为契机,让我们来谈一谈沃顿商学院的学生们。你从他们的努力中看到了围绕社会企业存在哪些动力?你是否看到他们将两者综合在一起的潜力?

亨德特:我已经任教4年的时间。而且我从所有学生那听到他们迫切希望为世界造福。对千禧一代和此后的一代人而言,他们希望看到这个世界进步,而且这种愿望是相当强大的。想想看,他们在年轻时期经历过什么。他们所看到的是可怕的经济衰退,是挥之不去的经济衰退。他们看到了大量有关气候和生态系统的新数据,还有可怕的天气。他们不断看到和感受到这些东西。

所以比较好的一点在于,这些学生不仅仅在金融方面相当出色,而且他们希望能够在世界上创造巨大的影响。将这两者综合在一起,这是一种非常具有生产力的交集。

现在,他们也是超级出色的人才,但这也的确存在一定的缺点,因为他们不能接受失败。创业就是一项失败跟着一项失败——重点在于你如何应对这些失败。失败和契机的区别在于面对失败时,创业者是否是夹着尾巴打包行李回家——这就是失败。或者创业者面对现实,打破自己的产品——他们重新制作自己的产品,让它更加符合现实,从而能够获得进步。这就是契机。所以尽管我看到许多人希望能够在这个世界创造一些伟大的东西,并且使用这些独特的技能和金融智慧,但人们接受失败的能力和他们创业时会将面对的失败之间还是存在不匹配的问题。

这也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让所有学生不断重复地撞南墙。明白吗?

怀:对此我很认同。但似乎不管我在课堂上敲打他们多少次,结果都不奏效。他们一点都不喜欢。

亨德特:是吗?

怀:如果请你根据自身经历给这些学生们一条建议,作为他们在社会企业上创业时的锦囊,你会提什么建议?

亨德特:现在开始,从小开始。现在开始,因为不管想多少,不管对创业有多少理论分析,都不能帮助你懂得自己是否适合创业,或者自己是否喜欢创业。你也知道,人们太过痴迷于初创企业。甚至就像是人们对芭蕾舞的痴迷一样荒谬,人人都想成为芭蕾舞蹈演员。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同样,整个社会中,也只有一定比例的人适合于创业,而且也的确喜欢创业,能够在面对未知和巨大压力的情况下繁荣发展。

找到答案的惟一方式就是放手去做。但你不要一开始就大资本投入,因为万一你不喜欢呢?所以我告诉学生们先花不超过1000美元来创业,解决他们希望加以解决的某类社会需求。可以是社会影响力,也可以是房地产。这并不重要。但先创立不超过1000美元的企业,从而让风险保持在很低的水平。但你让自己进入了压力锅,能够了解自己是否喜欢这样。

最后,因为伟大的成功——价值过十亿美元的公司、200亿美元将公司卖给脸谱网——都是源于小小的成功所带来的中等规模的成功。同样,一连串的成功才能带来巨大的成功,就像人们在《财富》(Fortune)杂志上所看到的成功故事一样——这就是长尾。所以先开始,在此基础上发展。如果学生们发现自己讨厌这1000美元的创业,那么停止创业。到高盛公司(Goldman)去工作。或者去联合国、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或华盛顿去工作。我是想说,人们也可以在这些地方接触到一些奇妙的事情。不要因为痴迷于创业而放弃其他种种机会。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社会影响力入门:打造有所作为的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3 June, 2015]. Web. [23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465/>

APA

社会影响力入门:打造有所作为的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5, June 03).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465/

Chicago

"社会影响力入门:打造有所作为的公司"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03, 2015].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846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