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创新产业:新产品如何上市

    沃顿商学院的医疗系统教授罗顿·罗伯特·伯恩斯(Lawton Robert Burns)在开始教授医疗管理的时候,发现学术作品中存在着漏洞,即有关医生、医院、政府法规和保险的资料非常丰富,但却找不到任何关于医疗产品生产商的有价值的信息,而医疗产品是该行业中的一个核心部分。


伯恩斯决心出版自己的新书《医疗创新》来填补该项空白。该书主要论及医药品、生物科技、医疗设备和信息技术四个方面,并对每个领域在推出新产品的过程中面临的挑战进行了一番探索。


该书由伯恩斯编辑,内容由他本人、其他沃顿商学院教员以及业界领导人撰写,旨在对决定新药或新产品能否最终上市销售的内外因进行分析。


书中的四个方面均涉及到提供产品及服务,从而帮助改善患者的健康状况甚至挽救他们的生命,但这些产品的价格却在日益上涨。尽管此书的中心议题是医疗创新,但书中不可避免提出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即医疗系统能否继续承受药品的价格不断上涨?


伯恩斯称,他希望该书不仅适用于课堂也具有实际应用价值。由于对医疗技术的依赖性日益增加,医疗费用负担沉重,学习医疗管理的学生必须透彻了解医疗产业链中的生产商。“看病成本中增长最快的部分就是医药用品,”不论是药品或是医疗外科器械,医院管理人员都应该对供应厂商的情况有所了解。“医院必须采取积极主动的态度,了解所选择的供应厂商的价值所在。”


与此同时,包括生物科技与医疗设备在内的各个领域必须知晓其他领域的运营状况,特别是在如今技术“聚合”盛行的情况下更应如此。“我们编写该书的原因之一就是医药产品正在缓慢而坚定地趋于集中。一个领域在进行新产品开发的时候对另一个领域的依赖性将会日益增加。”医疗设备与制药技术相结合的药物涂层血管支架就是很好的证明。


伯恩斯是沃顿健康管理与经济学中心(Wharton Center for Health Management and Economics)的主任,他指出这本书是在医疗产品行业规模巨大且利润空间相当丰厚的大环境下编写的。根据2003年的年收入排名,有九家制药公司和四家医疗设备公司跻身财富500强企业。同年,全球制药公司、生物科技公司和医疗设备公司创造的总收入超过6000亿美元。


对制药行业的研究在伯恩斯的书中占据了大量的篇幅,业内资深人士乔恩·诺斯拉普(Jon Northrup)对制药行业的种种复杂性进行了分析。美国的药品销售额从1980年的140亿美元增加至2003年的2200亿美元。


病患、消费群体等经常指责药品定价过高,制药厂商利润过于丰厚,投资人则抱怨制药公司缺乏创新。但诺斯拉普却对制药公司表示同情理解,他认为制药行业受到“风险大、研发时间长、激励利益相关者参与业务模式的投资回报时间长等因素的相互影响。”


他指出,制药行业面临的风险极大,因为研发的结果往往是发现一口“干涸枯竭”而不是“清泉喷涌的水井”。一家制药公司同时研发100种药品,最后只有两到三种得以上市销售。研发新药所需的时间也漫长得可怕:从基础研究到临床应用可能要耗费十多年的光阴。

   
书中写道,“所以,假如新药上市要花12年的时间,结果从中赚得2%的利润,这种业务模式要得到富有竞争力的资助确实面临着极大的挑战,有鉴于此,制药公司致力于研发明星药品的心态也就可以理解。明星药品(每年销售额在10亿美元以上的产品)可以带来丰厚的利润,而绝大多数新药不过是击出垒打而已。


诺斯拉普认为药物研发必须提高成本效益。“必须想办法降低风险和缩短研发时间,”让有问题的研发项目迅速下马。制药公司已经开始寻求让新药更加顺利走向市场的各种业务解决方案,譬如与生物科技公司达成受让许可权协议,以及直接进行并购活动等。


一味追求推出新产品或技术


制药行业面临的许多挑战在生物科技领域更加突出。由于没有悠久的历史可以追寻,生物科技公司要想取得成功就必须以令人感兴趣、具有推广价值的新产品来说服投资人掏腰包。


生物科技行业顾问卡里·普菲尔(Cary G. Pfeffer)写道,这个行业起步的时间还不长,既可以说它的发展令人失望,也可以说它已经获得成功。他引用《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刊登的文章指出,整个生物科技行业亏损达到400亿美元,但上市销售的生物科技药品也已超过196种,其中许多药品对于挽救病人的生命具有重要意义。


他说生物科技公司能否获得成功取决于多种因素,譬如是否拥有顶尖的管理人才并且具备客观行事的能力。尽管生物科技公司给人以擅于创造和思维灵活的印象,但“他们常常只顾追求推出新产品或技术,而无法及时停止或者改变研发项目的进程。”


此外,普菲尔还预言有更多的大型制药公司和生物科技公司会走上合作之路。他在书中写道,“越来越多的大型制药公司依靠生物科技来开发新产品、新技术和进行科学创新。”


生物科技公司还可以从研发各种新技术中赚取利益,包括基因疗法以及基因组学和蛋白组学领域的新产品。但研发这些技术和产品需要时间。沃顿资深研究员、风险投资基金合伙人斯蒂芬·萨马特(Stephen M. Sammut)在论及生物科技的另一章节中写道,虽然创新可以带来一定的经济回报,但要依靠基于基因组学/蛋白组学技术发明的新药带来预期现金流,需要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十年到二十年。


而论及医疗设备的章节却异常乐观。在华尔街开展行业研究的作者库尔特·库鲁格(Kurt Kruger)指出,不论从何种角度衡量,医疗设备都是美国最具吸引力、利润最丰厚的行业。”2003年,六家规模较大的医疗设备公司的平均营业利润率达到26%


库鲁格认为需求随着商品价格的上升而下降的经济原则似乎并不适用于医疗设备行业。他在书中写道,“由于受人口分布发展和疾病持续蔓延的驱动,加上医药技术几乎全部可以应用于制药实践,医疗产品因而得以实现可持续增长。”

   
他以监控心跳和在必要时进行电击挽救患者生命的植入式心律除颤器为例。2003年,美国为病人植入了大约12.5万台这样的设备,每台设备的售价在2.5万美元左右。血管支架也是如此。2002年美国为病人植入了大约120万台纯金属血管支架。接着又发明了用于防止动脉再次堵塞的药物涂层血管支架。这种支架的售价在每台3000美元左右(是普通血管支架的三倍),但患者似乎并没有因为价格而弃之不用。


库鲁格说,医疗设备公司业务模式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面对的客户不是病人,而是负责选择产品的医生。每年订购的血管支架在150万套左右,但进行品牌挑选的只有1.4万名介入性心脏病专家。每年美国有几十万病人安装人工髋关节,但负责挑选品牌的同样只有1.7万名骨科医生。设备公司可以直接向医生推销自己的产品,无需费尽口舌向病人介绍哪种起搏器的功能更好。


展望未来,库鲁格认为药物涂层血管支架这样的药物设备整合性产品将会增加。背部手术中使用的一种复合设备就是事先在金属的脊柱结构外表涂上药物来促进骨骼生长。


伯恩斯书中论及的最后一块医疗产品领域是信息技术,提倡发展信息技术的人士相信未来病人的病历将完全电子化,也就是从任何地方都可以查看病人的病历;医生和护士将在电脑中而不是记录纸上输入指令,从而改善医疗护理质量和减少差错;专家还可以对加护病房及其他病房的病人实施远程监控。


尽管前景非常乐观,但本章作者杰夫·戈德史密斯(Jeff C. Goldsmith)认为IT技术应用于医疗行业的速度极为缓慢,落后于IT技术在其他行业的应用。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很多。各种卫生组织错综复杂,IT系统不能采用一刀切的方式安装在所有的卫生组织。人为因素也阻碍了IT技术的推广:包括医生、护士和药剂师在内的医护人员习惯沿用熟悉的方法行事,他们也许会抵制变革。伯恩斯说,短期来看IT技术对于医疗行业的价值被过分渲染,但从长远而言它的作用又被过低估计。


书中最后提到,这本书将会使得学生和医疗业的专业人士能对各种医疗产品现在和将来会对患者产生何种影响进行评估。医疗产品市场的走向值得关注。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医疗创新产业:新产品如何上市."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0 May, 2006]. Web. [18 July,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81/>

APA

医疗创新产业:新产品如何上市.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6, May 1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81/

Chicago

"医疗创新产业:新产品如何上市" China Knowledge@Wharton, [May 10, 2006].
Accessed [July 18,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8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