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让几乎所有物质从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化炉转道的攻势在欧洲表现得最猛,但在美国也找到了立足点。“零浪费”(zero waste)(也称为“零废弃”、“零垃圾”)的目标已越发得到进步社区和看重将废物流转变成利润流价值的公司的认同。美国各州和地方颁布的70多项“延伸生产者责任”(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简称EPR)法规,加之企业的支持,美国企业正在成为减少废物运动的参与者。

欧洲在零浪费方面的成就雄冠全球。那里的有些城市早就走上了保护和回收以前常常丢弃到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化炉的资源、不填埋和焚烧任何废物的道路——这就是有关这一议题的国际联盟创立的“零浪费”概念。

举例来说,意大利的卡潘诺里市(Capannori)就从将以前的“垃圾”卖给回收工厂赚到了足够多的钱,他们靠这个零浪费计划(现在的垃圾转化率已超过80%)已经实现了自给自足,2009年,这一计划甚至让当地政府节约了270万美元。该城市已将节约的资金再投资于减少垃圾的后续行动。

到2020年,卡潘诺里有望达到零浪费的目标,这也是欧盟设立的总体目标。2012年,欧盟委员会和欧洲议会表达了他们的雄心:“到2020年,废物会被当作一种资源得到管理。人均废物量将绝对下降。”这一目标是个巨大的挑战,尤其是考虑到欧洲的经济衰退时。据由各个团体和政府机构构成的非盈利性联盟“零浪费欧洲”(Zero Waste Europe)的数据,2011年,欧盟国家仍在填埋或焚烧60%的垃圾,再循环利用和制成肥料的比例只有40%。因此,他们离最终目标的距离还很远,不过已经好于美国的情况了。

另一个零浪费的早期先锋是新西兰。正如保罗·康内特(Paul Connett)在《零浪费解决方案》(The Zero Waste Solution)一书中指出的,到2005年年初,这个国家约有72%的地方政府都设定了不填埋目标,2008年,不填埋被当作了全国目标。新西兰的行动势头后来有所减弱,不过仍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中包括奥波蒂基区(Opotiki District)高达90%的垃圾转化率。

美国民间取得的进步

美国环保署(EPA)的数据显示,2011年,美国城市固体垃圾的回收率仅为35%,虽然比1960年6%的回收率已有显著提高,但仍然远远落后于其他国家。事实上,伊丽莎白·罗伊特(Elizabeth Royte)在《垃圾场》(Garbage Land)一书中指出,美国“人均扔掉的垃圾量比世界上的任何国家都多,是挪威奥斯陆人均垃圾量的2.5倍。”每人每天扔掉的垃圾重量的最新数字为4.4磅(其中的1.53磅得到了回收或制成了堆肥)。

不过实现零浪费的目标已经成了国民言谈的一个话题,并得到了美国企业界的认同,他们的热情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正如“全球环境领导力计划”(Initiative for Global Environmental Leadership,简称IGEL)在最近发布的报告《绿色体育运动》(Green Sports Movement)中指出的,职业联盟球队和大学联盟球队以高度的热情对零浪费理念表示了支持,很多球队已经取得了垃圾高转化率的成绩。

从很大程度上来说,美国的零浪费实践是由各地区、各州和私营计划推动的,其中也包括强大企业的参与,这一实践并没有从华盛顿得到任何具体支持。在加利福尼亚州,全州性的综合废物管理委员会(Integrated Waste Management Board)已设定了一个零浪费目标,圣克鲁兹(Santa Cruz)、德诺特(Del Norte)、圣路易斯奥比斯波(San Luis Obispo)和圣地亚哥(San Diego)县等县也制订了自己的零浪费目标。加利福尼亚州投票赞成零浪费目标的城市包括旧金山、伯克利和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得克萨斯州的奥斯丁和圣安东尼奥市,纽约市和西雅图也是所在州的领导者。

旧金山进行了一项有趣的实例研究,因为已与员工所有、在本地运营的废物管理公司Recology达成了伙伴关系,所以,该城市将力争在2020年成为美国第一个零浪费的城市。

直到最近的1989年,旧金山90%的垃圾的最后归宿还是垃圾填埋场(每年约有90万吨)。但现在,这一比例已经近乎倒转了。该城市的垃圾流得到重新应用的废物包括:易拉罐——被压缩后打包,可作为制作更多铝质易拉罐的原材料;用过的建筑材料——重新使用在新建筑中;食物废料和园艺垃圾(每天约有400吨)——转变成堆肥。

在旧金山的某些社区,如果居民一个月内有一周不需清运垃圾桶,他们每月的垃圾清运费可得到10%的折扣。如果他们一个月有两周不需清运垃圾筒,那么,他们的垃圾清运费就可以得到20%的折扣。企业可以进行“垃圾审计”(waste audits)(意指对垃圾的数量和种类进行正式审计),家庭可与垃圾清运机构约定时间面谈减少垃圾流的问题。

“80%的转化率让我们颇感自豪,这个转化率是这个国家里最高的,当然也是北美转化率最高的城市。”市长李孟贤(Ed Lee)对公共广播公司(PBS)谈到。“不过我们不会满足于这个成绩,我们希望达到100%零浪费,那才是我们的目标。”

IBM公司“下一代计算研究”(Next Generation Computing Research)项目的工程师希瑟·阿基里斯(Heather Achilles)谈到,“城市拥有大量与垃圾清运相关的数据,其中包括垃圾清运账单、垃圾清运卡车线路、收集垃圾的频度以及垃圾箱里都有什么东西等。问题在于现在还没有标准,所以,很难将信息汇集到一起用来做出更好的决策——比如,如果垃圾箱只有半箱垃圾,那么,可能一周只需清运一次即可,而不是两次。我们的软件可以将来自各种渠道的数据引入IBM公司的‘智慧城市’(Smarter Cities)计算平台,很多城市已在使用这一平台。经过对这些数据的分析后,其结果可以供那些将零浪费设定为目标的城市启动试点计划。”

很多城市会进行年度垃圾清查,这就是“垃圾审计”,阿基里斯谈到,但是,他们并没有充分利用来自垃圾审计的信息。“我们可以利用那些数据为他们提供垃圾分类细目,从而帮助他们确定哪些垃圾流可以而且应该得到转化——比如说,如果能收集得够多,铝废料就很有价值。”爱荷华州的迪比克(Dubuque)也在与IBM公司就更有效的垃圾管理展开合作。

据地方自立研究所(Institute for Local Self-Reliance)的数据,大约30年前,“很多固体废物规划师认为,城市垃圾流可得到回收利用的比例不会超过15%到20%。可今天,大量社区的这一比例都超过了50%,此外,写字楼、学校、医院、餐馆和超市等很多组织——既有公共部门,也有私营部门——的这一比例已接近90%甚至更高。”

公司对零浪费理念的日趋认同令人印象深刻。在欧洲、加拿大、日本、以色列和中国得到迅速发展的零浪费实践,在美国却受到了商业游说团体的阻碍,不过随着公司认识到废物可带来收入,随着公司开始设定富有雄心的垃圾减少目标,游说团体的反抗正在受到冲击。

有些企业提出了引人注目的零浪费主张。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在全球各地拥有110个无填埋垃圾设施,这些设施产生的97%的废物可得到回收再利用——3%的垃圾转变成能源,但这是某些零浪费方针不认可的一种处理方式。该公司设在纽约州罗彻斯特市(Rochester)的第109个设施,为了找到可将一种非常难以处理的油泥循环利用的方法,通用汽车公司在4年的时间里进行了7次试验。该公司于2013年12月宣布,第110个无填埋垃圾设施是通用汽车公司设在底特律、拥有1.2名员工、占地550万平方英尺的公司总部。

其他汽车制造商同样不甘落后。福特环境质量办公室(Ford Environmental Quality Office)的安迪·霍布斯(Andy Hobbs)谈到,公司设在全球各地的14个工厂都实现了垃圾“零填埋”(nil to landfill)。2012年,福特汽车公司在北美地区回收了586,000吨废金属,并从中创造了2.25亿美元的收入。本田汽车公司(Honda)在美国的14间工厂也都实现了垃圾零填埋。

加利福尼亚州的内华达山脉酿造公司(Sierra Nevada Brewing Company),就是废物处理取得重要成果的企业之一,该公司利用“闭合回路”(closed-loop)的方法,将本来会送到垃圾填埋场、垃圾焚化炉和其他地方的垃圾实现了99.8%的回收率。帮助内华达山脉酿造公司取得这一成绩的有很多措施,其中包括减少包装物,并确保包装物可回收,捕获并重复使用二氧化碳(比如,强化罐体的密封性),注重运输过程,并将发酵过程中产生的几乎所有固体废物回收或者制作成堆肥。

美国零浪费商务委员会(U.S. Zero Waste Business Council,简称USZWBC)的创办会员包括洛杉矶市、奥斯丁资源回收(Austin Resource Recovery)(到2040年或之前达到减少90%垃圾的目标)、迪士尼公司(Walt Disney Company)(该公司将零浪费称为一次“旅行”)、雷声公司(Raytheon)、地球友好产品(Earth Friendly Products)和美国甘草糖公司(American Licorice Company)等组织。

2013年3月,美国零浪费商务委员会为全食公司(Whole Foods)颁发了零浪费企业资格证书,以表彰该公司在圣地亚哥县三家商店取得的成绩。这些商店将本来会送到垃圾填埋场、垃圾焚化炉和其他地方的垃圾实现了90%的回收率,并因为荣获“铜牌奖”。内华达山脉酿造公司则是首家达到最高回收水平并获得“白金奖”的企业。

零浪费可能吗?

很多专家认为,让美国所有的垃圾从垃圾填埋场转道是可能的。不过这样的零浪费目标需要制造商、联邦政府、非营利性部门、各州和各市以及消费者达成全国性的共识。

“是的,零浪费是可能的,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个目标很有希望实现。”宾夕法尼亚大学地质和环境科学系教授罗伯特·基格盖克(Robert Giegengack)谈到。“(零浪费)并不是个新想法——一千年来,这都是自给自足农业社会的特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人们追求的目标,最近30年左右以来,这个想法又复活了——我们在完成这个目标方面一直在进步。人们在协同完成这个共同目标,尤其是在食品废物方面。”

基格盖克还谈到,从很多方面来说,人们对垃圾填埋场的依赖,是二战以后美国转向“一次性用品社会”(disposable society)出现的现象。

因为垃圾流可转变成企业和城市的收入流,所以,高转化率——甚至零浪费——已经成了越发普遍的一项实践。卢比孔全球(Rubicon Global)、特拉循环(Terracycle)和Heritage Interactive等公司的首要原则就是将各种材料再次利用,并让它们远离垃圾填埋场。

“零浪费是绝对可以实现的。”卢比孔全球的共同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内特·莫里斯(Nate Morris)谈到,该公司为7-Eleven和韦格曼斯食品超市(Wegmans)等企业提供服务。举例来说,韦格曼斯食品超市的旧工作服就被转变成了汽车隔音材料。“减少垃圾是最容易取得的成果,而且对环保的影响比安装太阳能电池板或者让车队改用生物柴油更显著。今天,80%到90%的垃圾都是可以转化的。”

设在俄勒冈州的零浪费联盟(Zero Waste Alliance,简称ZWA)称,“没有垃圾、没有有毒污染物的未来不只是个梦想,而且还是必要的。”该组织认为,“垃圾会降低企业的效率,而且会损害社区的活力。”零浪费联盟为企业提供的咨询服务包括“筹划”垃圾流,确定垃圾数量、构成和来源,并为企业寻找将可以再利用的东西转变成收入流的机会。比如说,如果你的组织想把垃圾流转变成堆肥,当地有接受那些垃圾的设施吗?

“美国零浪费”(Zero Waste America)创始人林恩·兰德斯(Lynn Landes)谈到,“在目前的条件下,实现零浪费是可能的。我们也必须那么做,所以,我们不能再焚烧或者填埋垃圾了,我们不应该再考虑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化炉这样的选项了。零浪费是我们管理资源的唯一可行方式——也是将制造和生产的危害减少到最低限度的唯一可行方式。”

联邦政府已经将零浪费纳入了自己的视线。美国环保署固体废弃物和应急反应办公室(Office of Solid Waste and Emergency Response)行政助理玛蒂·斯坦尼斯洛斯(Mathy Stanislaus)谈到,“这个话题已在州、地方政府和企业界等所有层面展开了讨论。我们看到了将本来会丢弃到垃圾填埋场的垃圾重新利用以及改做他用的大趋势。虽然我们还不能确定到底有多少公司和组织在切实奉行零浪费政策,但很多企业已在尽可能重复利用废物。”

斯坦尼斯洛斯谈到,美国环保署通过表彰那些自愿达到一定回收率——而且确实完成了这些目标——的公司而“推动了这一市场”。面对追求零浪费的利益相关者,该机构可提供科学情报和风险分析。“我们正在简化规章,以便促进垃圾回收领域的创新。我们为废物回收再利用的制造商提供了更多的明确政策。”

美国环保署确信,(垃圾的)回收利用有益于经济发展。“如果你回收一顿垃圾而不是把它们丢弃到垃圾填埋场,那么,你就能额外获得101美元的收益。”斯坦尼斯洛斯谈到。“(这种处理方式)会增加薪资支出,但(垃圾的)转向则能将销售收入提高135美元。”他还谈到,垃圾流中蕴藏着财富,一公吨的废弃手机中有6.6磅银、超过0.5磅的金以及近0.3磅的白金。消除垃圾填埋场“是个我们矢志追求的目标。如果垃圾的归宿就是垃圾填埋场,那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很好地管理它们。”

2013年7月,沃顿商学院让人力资源年度会议的午餐成了首个零浪费活动。“沃顿活动”(Wharton Operations)可持续发展副总监拉斐尔·德·卢娜三世(Rafael de Luna III)谈到,午餐使用的盘子和餐具是可制作成堆肥的材料,所有的垃圾箱均贴有说明,而且五个垃圾箱中的三个还有志愿监督员确保垃圾投放正确。事实表明,采用预先警告的措施是至关重要的。“有监督员的垃圾箱没有垃圾混杂的现象。”德·卢娜谈到。“而没人监督的垃圾箱则出现了将非可降解用品混杂投放的现象,这些垃圾最后只能被当作废物扔掉了。”

沃顿商学院在零浪费活动中的垃圾转化率介于75%和90%之间。该学院每年平均举办1.5万场活动,其中的很多活动都提供食品(食品垃圾的数量占该学院垃圾流的近一半),现在,很多活动策划者都在与“沃顿活动”展开合作,以便使其成为零浪费活动。“我找到‘沃顿活动’的特殊活动经理艾米·瑞茜(Amy Reese),请她安排我们与餐饮供应商的会面。”德·卢娜谈到。“我们向他们解释了我们正在做的工作,并告诉他们,我们希望把活动办成零浪费的活动。当然,我们觉得离自己可以实现的零浪费目标还很远,不过现在,我们每周都会要求人们为此努力。”

沃顿商学院是宾夕法尼亚大学首个施行垃圾流审计的学院,起初,只对教学楼和一间自助餐厅进行垃圾流审计。现在,也就是这项实践开展的第四年,垃圾流审计的范围已经扩大到了沃顿商学院的另一幢大楼,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其他学院也在针对自己的大楼进行同样的审计。除了食物垃圾以外,最多的垃圾是塑料(11%)和泡沫聚苯乙烯餐盒(10%),这表明人们消费的外卖食品很多。各种纸张垃圾占18%。德·卢娜谈到,一次活动完成后,他发现“有200磅完好状态的食品被扔掉了”,该大学目前正在采取将这种垃圾减少到最低限度的措施。

宾夕法尼亚大学环境可持续发展总监丹·加罗法洛(Dan Garofalo)认为,零浪费之路可能会崎岖不平。“虽然我们的传统性回收利用工作已经走上正轨,但食物垃圾目前对我们而言确实是个挑战。”不过宾夕法尼亚大学已经提出了一套全面解决方案——从2010年开始,该大学每周会将4吨有机垃圾送到特拉华州的威明顿有机循环中心(Wilmington Organic Recycling Center),该中心是东海岸最大的堆肥设施。

“从理论上来说,(垃圾投放方法)已经相当清楚了。”加罗法洛谈到。“学生把残余食物倒进堆肥垃圾箱,把食物包装材料扔进其他垃圾箱,垃圾管理机构每周两次来清运这些垃圾。可让人遗憾的是,结果并非如此。”加罗法洛谈到,他在抽查时发现,(堆肥)垃圾箱到了该清运的时候往往是空的,尽管制度已经就位,可流动率很高的厨房工作人员却没有很好地理解。“后来这个工作暂停了,因为出问题的时候没有反馈回路报告发生的情况。”为此,学校设施管理部门和餐厅员工利用寒假时间将这一制度共同拉回了正轨——首先推出了一个让餐厅所有员工和自助餐厅经理人参加的培训项目,之后,实施了一个定期检查、质量控制计划。

在这所大学,把垃圾用于制作堆肥是个试错过程,就地处理的早期尝试最后以失败告终(部分原因在于校内很难找到可使用堆肥的地方)。加罗法洛谈到,现在,学校已采用BiobiNs(可直译为“生物垃圾箱”)(根据澳大利亚一家公司的设计授权在当地制作的一种垃圾箱)将有机垃圾在清运前以有氧、无味状态存储。

该大学利用带有垃圾压紧装置的垃圾车早晨清运城市固体垃圾,下午再将这些垃圾回收。“我对垃圾可以得到真正的回收利用充满信心。”加罗法洛谈到。与此同时,该大学的采购部门在减少办公用品包装和其他项目上的“工作也非常出色”。通过与顾问机构的合作,一个打印机管理项目已大大减少了校园的纸张浪费。

通过一个名为“重新考虑你的足迹”(Rethink Your Footprint)的计划,学生们也参加了这个运动,该计划的工作包括分发可重复使用的水瓶和咖啡杯等。作为这个运动的一部分,学生“生态代表”(Eco Reps)组织了一场“迷你垃圾箱”挑战赛。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举办的零浪费QuakerFest 2013(工作人员均为学生志愿者)活动中,1,400名活动参加者产生的600磅垃圾得到了回收,只有37磅垃圾最后被送进了垃圾填埋场。

如果将建筑垃圾的回收也算在内,该大学的垃圾总体回收率为50%。每年送往垃圾填埋场的人均垃圾量减少了2%。宾夕法尼亚大学还没有设定零浪费目标,不过它正在向那个方向行进。

延伸生产者责任

1990年,当“绿点标志”(Der Grüne Punkt)计划在德国率先实施后,零浪费实践得到了巨大的飞跃。这个计划使在翌年通过的全国性严格包装法变得切实可行了,该法是为了应对不断发展的垃圾填埋危机而颁布实施的。这项法律要求企业要么回收自己的包装物,要么缴付许可费(这种可能性大得多),通过双向系统股份公司(Duales System Holding)推出的一个计划回收包装物。到1993年,已有1.2万家公司(其中包括在本土包装过度的美国企业的分支机构)成为绿点计划的成员。如果包装上贴有绿点标签(现已在28个国家得到推广),这样的包装物就可以直接扔进家庭垃圾箱(完善的回收利用计划也已同步建立)。

绿点计划为企业减少包装物带来了强大的刺激,名为“延伸生产者责任”的制度在整个欧洲和加拿大、日本、以色列、巴西和其他国家得到普遍推行后发生的情形也如出一辙。产品监管学会(Product Stewardship Institute,简称PSI)的首席执行官斯科特·卡塞尔(Scott Cassel)谈到,“单单在欧洲,就已有30多项延伸生产者责任包装法,其中的很多法规已经实施了20多年。”产品监管学会是美国一家专注于可持续垃圾流全程管理的组织。

20世纪90年代,生产者责任延伸还处于美国的视线之外,只有几个坚定的拥护者希望取得德国那个计划取得的成功。INFORM的贝蒂·菲什拜因(Bette Fishbein)就是一位先锋人物,他在2000年写道:“因为决定如何设计产品的是生产者,所以,为企业提供直接经济刺激看起来是(减少垃圾)最有效、最高效的策略。”

产品监管学会一直在努力改变美国的现状。从1993年到2000年任职马萨诸塞州垃圾规划总监的卡塞尔谈到,“我得出的结论是,州垃圾管理计划的一个重大障碍是资金问题——也就是说,这个系统没有足够的资金。所以,我决定创建一个旨在将生产者责任延伸理念引入美国的机构。”2000年,产品监管学会就此诞生,该学会是他与马萨诸塞州合作建立的一个机构。该机构当年举办的首个论坛,让来自20个州的100位政府官员聚集一堂。

卡塞尔谈到,现在,32个州已至少有一项生产者责任延伸法规,颁布实施的“生产者付费”的规章已超过76个。单单在2013年,就有9个州和地方的立法议案变成了法律。针对电器的生产者责任延伸计划在州和地方层面也在不断发展。已经颁布实施这类法规的州超过了25个,亚洲对电器进行不安全拆解的可怕景象对各州出台相关法规均产生了影响。

目前,康涅狄克州正在与产品监管学会合作,将通过该州的环境保护机构出台产品管理政策。2013年年底宣布的初步重点,是地毯、电池、包装物、农药和化肥。“从废弃物中回收材料有助于环境保护、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经济发展。”康涅狄格能源环境部(Connecticut Department of Energy and the Environment)前专员丹尼尔·埃斯蒂(Daniel Esty)谈到。

但联邦立法的前景依然并不明朗,尽管已对针对制药和电器行业的立法提案表现出了立法兴趣。“在接下来的5年里,我希望这一理念在国家层面也能变得更为普及。”卡塞尔谈到。“用单一一个生产者责任延伸政策来覆盖所有的州是更加有效的手段。”

如今,北美雀巢饮用水公司(Nestlé Waters North America)等公司已对生产者责任延伸的理念表现出了热情。“我们看到了生产者责任延伸理念的潜力,我们对美国的废物回收利用前景非常乐观。”北美雀巢饮用水公司前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金·杰弗里(Kim Jeffrey)谈到。

如果整个行业表示认同,那么,生产者责任延伸法规就能得到更快的颁布实施。涂料行业已通过美国涂料协会(American Coatings Association,简称ACA)签署了一项由产品监管学会发起的行动计划,该行动计划的目的是处理7,500万加仑的剩余涂料,每年产生的这些价值达5亿美元的剩余涂料最终的归宿往往是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化炉。市政部门处理每加仑消费者没用过的涂料平均耗资8美元。2009年,俄勒冈州颁布实施了第一个州法律——生产商要为收集和处理废弃涂料负责,不过卡塞尔还谈到,另有7个到10个州也会颁布类似的法规,(包括俄勒冈州在内的)7个州已经拥有了这类法规。

不过前进的道路并不是总是那么顺畅——2012年,美国涂料协会状告加利福尼亚州环境保护机构,指控该机构在贯彻实施涂料生产者责任延伸规章时要求提供的数据过多,指责他们的行为过头。美国涂料协会负责政府事务的副会长艾莉森·基恩(Alison Keane)谈到,该州的计划得到了法庭的支持,不过他们正在上诉。“我们希望法规宽松些,因为目前的法规中有些不必要的繁复负担。”她谈到。“不过我们绝对支持生产者责任延伸法规的实施,同时,随着这场官司的进展,加利福尼亚州的这个计划也在不断发展。”

卡塞尔谈到,零浪费“是个理念,也是个动力——是我们都想看到的结果。因为我们要呼吸、要生活,所以,垃圾永远是无法避免的,因此,达致零浪费永远都是我们的目标。”

好消息是,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这一目标了,同时,有越来越多的支持者大胆预测,这个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0 June, 2014]. Web. [23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60/>

APA

“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June 1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60/

Chicago

"“零浪费”和“零填埋”现已成为可行目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10, 2014].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60/]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