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续医疗保健:保护人们的健康

考虑到医院面临的财务压力,人们把很多可持续解决方案当作挣钱工具或者至少是省钱工具销售给医院是合乎情理的事情。但是,有些“绿色计划”之所以受到推崇,则主要原因在于它们给健康带来的好处,而不是因为它们对医院财务状况的影响。毕竟,医院的存在是为了呵护所在社区居民的健康,所以,医院的这一使命需要符合医学界最基本的原则之一:首先要无害。

处方:更健康的食品

糟糕的食物会导致包括肥胖、II型糖尿病和心脏病在内的诸多糟糕健康问题。因为糟糕的营养状况导致的健康问题每年会耗费大约710亿美元的医疗费用,美国农业部称,一谈到食品服务绿色化的问题,医院都会说到病人的健康问题。

自2007年以来,美国医学协会(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美国公共卫生协会(American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和加利福尼亚医学协会(California Medical Association)均对可持续食品(sustainable food)做出了决议。无害医疗组织(Health Care without Harm)和社会责任医生组织(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在一项调查中发现,加利福尼亚州的127个医疗设施——占全部医疗设施的四分之一——现在已“将可持续食品置于其医疗使命的中心位置”。2013年,超过80%的调查对象均已“启动了健康饮料计划”,该计划旨在将含糖饮料从菜单中去除,70%的调查对象在逐渐增加自来水的使用、减少瓶装水的使用。

2012年,也就是“更健康医院计划”(Healthier Hospitals Initiative,简称HHI)启动的第一年,该计划的成员花费了近900万美元,用于为人们提供可持续食品选项。“弗莱彻·艾伦医疗保健中心(Fletcher Allen)现已可提供人们负担得起的高质量健康食品。”设在弗吉尼亚州北部的爱诺华卫生系统(Inova Health Systems)的可持续发展总监、更健康医院计划的理事希玛·瓦德瓦(Seema Wadhwa)谈到。其结果是,“社区的病人会在医院用餐,而不是跑到医院外面就餐。”

亨利·福特医院(Henry Ford Hospital)甚至在医院里建了一间暖房,这间暖房不但能为医院提供新鲜食材,而且还能用来对社区居民进行健康食品教育。马里兰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Maryland Medical Center)也在开展类似工作,他们与巴尔的摩的马里兰大学以及当地社区合作,创建了一个每周一次的农贸市场,该市场可为医院病人及社区的其他居民提供采用可持续方式在当地种植的食材。

普罗维登斯医疗服务系统(Providence Health & Services)在五个西部州拥有32家医院,该系统也是为其病人提供采用可持续方式生产的食材的领先组织。通过与当地农场主建立的关系,该系统会从蒙大拿州的哈特(Hutterite)社区采购地产火鸡、鸡以及干豆等食材。

除了制订自己的可持续食品计划之外,爱诺华卫生系统还发起成立了“买新鲜食品,买地产食品”(Buy Fresh, Buy Local)的北弗吉尼亚分会,并为低收入社区消费者购买新鲜水果和蔬菜提供补贴。其结果是,这些消费者在当地农贸市场购买的产品数量增加了75%,所有农场主都称销量已增加。

那些尚未开始推行让食品“更绿色”计划的医院无需从头开始。由12家医院于2010年推出的“更健康医院计划”现已有800多个成员,该计划可为医疗保健机构提供使其运营“绿色化”的工具,其中包括在很多环节“如何做”的指南、数据收集指导方针、在线研讨会、医院之间的导师计划、案例研究以及成功范例等。

“我们会让领导层参与到更健康的食品、更清洁的能源、更安全的化学品、减少垃圾以及更明智地购买等话题的讨论中来。”瓦德瓦谈到。“我们提供特定的干预方法,以便让他们达到特定的目标和测评标准。”

2014年年初,“更健康医院计划”召集了一个全国性会议,会议的关注焦点是医院里更健康的食品。瓦德瓦称这次会议“是对一个行业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时刻”,与会者包括与医院食品供应链相关的企业的40位领导者,其中有经销商、食品服务提供商、团体购买组织(group purchasing organizations)和主要的卫生系统。“考虑到这些卫生系统的庞大规模,每个系统都能独自带来一定的影响。”瓦德瓦谈到。但如果他们达成协作,与会者认为,他们“能制造出医院食品供应系统改革的大潮。”

处方:更健康的建筑

“清洁追求”(Coming Clean)组织——以前的环境健康基金(Environmental Health Fund)——是一个非盈利性团体,他们的工作领域是化学工业、化石燃料和环境健康的交集,重点关注有毒化学物质在医疗保健设施中的暴露情况。该团体的执行理事朱迪思·罗宾逊(Judith Robinson)谈到,“与化工行业相比,医院中的药品管理规章和受到的监督要多得多,很多药物传递设备以及医院的壁纸、病床和隔热材料的制造都涉及到化学制品。”

在美国,注册使用的合成化学品多达10万多种,但经过对人体健康影响检测的还不到10%(与其他化学品混合后对人体健康会有怎样的影响则鲜有检测)。医疗环境是这些化学品的曝露源,我们身体里就携带着多种这类物质——这就是人们所知的“机体负担”(body burden)。2004年,环境工作小组(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和Commonweal在美国医院进行了一项调查,他们发现,孩子脐带血中平均有200种工业化学品。这些化学物质包括很多可能致癌的物质,以及已在医疗卫生环境中发现的溴系阻燃剂。

西奈山医学院(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在一项研究发现,9名志愿受试者血液和尿液中含有167种合成化学品(其中的76种可能导致人类和动物罹患癌症)。“破坏心智物质的生物监测项目”(The Mind, Disrupted Biomonitoring Project)(一个致力于让每个人了解生活、工作和游乐场所有毒物质的项目——译者注)在“学习和发展障碍”社团12位领导者和支持者的身体里都检测到了有毒化学物质和重金属,并发现了可检出水平的双酚基丙烷(BPA)、汞、铅和杀虫剂。

泰德·夏德勒(Ted Schettler)医生谈到,接触某些化学物质会导致永久性的学习和发展障碍,夏德勒医生同时也是科学与环境健康网络(Science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Network)的科学主管,他谈到:“我们应该避免让儿童接触那些我们知道会带来这些影响的物质,方法是贯彻实施更严格的健康政策,要求人们采用更安全的替代品。”

当然,医疗保健行业的专业人士同样也有“机体负担”问题。社会责任医生组织发起了一项生物监测调查,参加这项调查的有12位医生和8位护士,他们来自10个州,每州两人,调查检测了这些志愿者身体内62种特殊化学物质的状况,这些物质包括双酚基丙烷、汞、邻苯二甲酸盐(包括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EHP)在内的系列塑化剂)等。“在每位参加者的身体中都检测出了至少24种化学物质,其中有两人检出的化学物质多达39种。”这项研究指出。

在“绿色建筑”运动的推动下,很多新医疗保健设施已按绿色建筑委员会(Green Building Council)的LEED标准建成,绿色建筑运动有多个目标,罗宾逊谈到,其中之一就是在医疗场所以更少的化学品营造出更健康的内部环境。这就意味着要使用更多的天然材料,并增强新鲜空气的流通,以减少化学废气(给人们的健康)造成的负面影响。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先进医学中心(Perelman Center for Advanced Medicine)已将健康的室内环境当作优先考虑的事情,该中心全面采用了挥发性有机物含量很低的涂料、粘合剂、密封胶、瓷砖和地毯等材料。此外,该中心还使用无毒清洁剂,家具胶水也采用了无脲醛产品。

“清洁追求”组织和其他机构研究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阻燃剂,阻燃剂在医疗场所的家具中广泛存在。虽然五溴联苯醚、五溴化二苯醚和十溴二苯醚等阻燃剂已被淘汰,但“清洁追求”警告称,“研究表明,同样有害的阻燃剂已投入使用。”2012年,北卡罗来纳州和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进行了一项针对Firemaster 550的研究,这种物质被广泛应用于聚氨酯泡沫床垫和婴儿枕垫等产品中,这项研究发现,这种物质“会干扰实验动物的内分泌系统,从而导致肥胖、性早熟,并会影响心血管的健康”,此外,“还能在妊娠期穿过胎盘进入婴儿体内,也能通过哺乳进入婴儿体内。”

处方:更健康的医疗器械

如果PVC塑料被用于制作输液袋等需要柔软度的医疗器械,往往要添加塑化剂邻苯二甲酸二辛酯,但欧盟在2002年的一篇意见书中指出,邻苯二甲酸二辛酯“会从PVC塑料中渗出,并进而接触身体组织和体液。”罗宾逊谈到,将塑化剂从病人的环境中去除的工作已经取得了进展,“更健康医院计划”在《2012里程碑报告》(2012 Milestone Report)中指出,参与该计划的一个拥有35家医院的卫生系统,无邻苯二甲酸二辛酯塑料医疗器械的采购率已经达到了95%。虽然一个系统“还不足以反映医疗行业的全貌”,不过该报告指出,“这一事实表明,从一个产品类别中去除无邻苯二甲酸二辛酯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汞是医院一直在努力消除的另一个危险物质。浓度较高时,汞可损伤大脑、心脏、肾脏、肺和免疫系统。如果某种含有这种物质的医疗器械破损,人们就会接触到它,如果这类医疗器械被焚烧,有毒的汞蒸气最终会进入我们食用的鱼和贝类体内。

密歇根州的Spectrum Health为此施行了优先采购无汞产品的采购政策,比如,无汞血压计等,并已停止让病人使用水银温度计。

毫无疑问,医院还需要处理化学物质带来的其他危险,只是它们还没有得到确认。“在披露化学品使用信息方面,‘更健康医院计划’的工作非常出色。”瓦德瓦谈到。“因为医疗产品里究竟有什么成分,经销商目前并不完全清楚,所以,让产品制造商说明用什么化学产品代替(塑化剂)是很重要的工作。”

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可持续发展计划负责人埃罗尔·奥达巴西(Erol Odabasi)谈到,加强监管的工作已经启动,尤其在欧洲,就在医疗产品中能用和不能用什么化学品将做出明确规定。人们需要为这一规定做好准备,因为它将成为国际医疗保健业的一股经济驱动力。“我认为,这样的趋势已经形成。”奥达巴西谈到。“在我们分布在全球各地的客户中,已有越来越多的客户正在将可持续的思想注入他们的企业战略中。”

“外卖食品”

1、         糟糕的营养是每年大约710亿美元医疗费用的原因,医疗保健机构已行动起来,其方法就是在其菜单中增加更多的可持续食品选项。当务之急:制订可持续食品计划,探明当地新鲜食材的来源。

2、         医院正在为病人营造更健康的室内环境,其行动包括建设全新的绿色建筑以及减少病人与有毒化学物质的接触机会。当务之急:对你自己的设施进行一个化学品使用状况的内部调查,停止使用刺鼻的清洁剂。

3、         提前适应新规定,争取使用更健康的医疗器械,比如,无有害塑化剂邻苯二甲酸二辛酯的输液袋以及无汞温度计和无汞血压计等产品。当务之急:停止使用含塑化剂邻苯二甲酸二辛酯的产品,限制使用含汞的器械。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可持续医疗保健:保护人们的健康."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0 June, 2014]. Web. [23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56/>

APA

可持续医疗保健:保护人们的健康.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June 1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56/

Chicago

"可持续医疗保健:保护人们的健康"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10, 2014].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56/]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