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少体育赛事对环境的影响

比赛场馆通过各种节能改造能够节省多少电力和热力能源固然不难计算,但要确切评估节能措施对环境的影响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而解决这个难题恰恰是近期召开的“体育产业绿色化领导力会议”的议题之一。会议由沃顿商学院“全球环境领导力计划”(Initiative for Global Environmental Leadership,简称IGEL)和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简称NRDC)共同主办。本文介绍了此会议的重要信息以及对更多专家的采访。

体育赛事绿色化运动仍处在发展阶段,很多方面的建设都还不到位。尽管如此,基本架构正在迅速搭建当中。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与美国职棒大联盟合作,共同启动了体育赛事绿色化运动,是第一个致力于收集各赛事场馆能源、废物以及用水数据的联盟。

随后,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将该举措推广至美国篮球职业联赛和美国冰球联盟。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在成立“绿色体育联盟”之初就将其作为一项宗旨。“从一开始,我们就与球队合作,共同了解和收集数据,考虑环保的标准。”来自绿色体育联盟的图尔(Tull)说道。“我们对数据进行整合,从而更好地认识体育产业对环境的影响。”(绿色体育联盟是一家非盈利组织,使命是帮助各球队、场馆和赛事联盟为环保做出更大的贡献。)

根据美国气候变化的一份示意图,体育赛事在其中所占的影响其实微乎其微。根据环境保护委员会高级科学家赫什科维茨(Allen Hershkowitz)的说法,国家冰球联盟全部赛事加在一起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包括球队交通费和联盟运营费在内,只不过略微高于50万吨每年。这相当于一座煤电厂一年的排放,最高可达到每年230万吨。不过,能源和废物成本是球队的一项重要支出。这也让绿色改造成为了赛事组织方和球迷们的一次双赢的机会。如果体育赛事绿色化运动能够影响球迷在家和在工作中的行为,环境就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纽约时报》报道称:“像体育场馆这么大的地方,其消耗的能源和产生的垃圾在全国范围内都不算什么。但每天有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在这里看比赛、使用这里的设施。各大联赛可以借此改变外界对于球队总是浪费巨大的看法。事实上,甚至可以向不同政派、不同经济层面的球迷传递对社会负责的信息。”

体育的环境影响固然相对较小,但因为涉及到其他行业,其影响仍然不能无视。联合国环境署报告称:“建造和管理一处体育设施、运作一项赛事,都会使用能源,都有可能造成空气污染、产生温室气体和垃圾。”还有一些影响不仅常见于大型公共组织,体育赛事更是难以避免:包括对脆弱的生态系统造成破坏、噪音和光污染、耗能和排放、土壤和水污染以及产生废物,等等。 

衡量标准较难统一

无论是在美国国内还是在国际上,专业体育赛事以及院校赛事对环境的影响有时很难量化。因为你需要计算场馆内的活动以及来往于场馆的活动,此外还有采购以及其他相关工作的影响。而对于某些较大的变量,比如交通活动,球队不仅难以计算,更难以对其产生任何积极的影响。

绿色体育联盟执行总监图尔(Martin Tull)说,该组织的重点始终放在“最佳做法上”,但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联盟目前正在尽力鼓励球队对环境影响进行计算。但这项工作并不简单。“你会很快意识到,根据比赛项目、场馆以及每年有多少场比赛的不同,影响结果相差很大。”图尔说道。“洛杉矶的斯坦普中心可能属于能源消耗量极大的场馆,因为那里是最繁忙的比赛场馆之一。我们需要仔细计算和报告能源消耗的程度,因为数据可能无法反映真实的情况。”

而且显而易见的是,计算必须本着公平的原则。每支球队、每个联盟都要采用差不多的标准。英国Carbon Trust公司估计,仅2012年足总社区盾杯就排放了5160吨的二氧化碳,交通(主要是往返于赛场)占5000吨。场馆的能源使用产生了60吨碳排放。由于照明、供热等系统的效率改善,排放量减少了7%。

大型场馆的环境影响不可小觑。达拉斯牛仔体育场在赛时需要使用3000万个LED灯泡。但如果球队没有任何环境举措,影响还会大得多。这些举措包括:每年承诺减少20%的固体垃圾;减少20%的耗能和100万加仑的耗水。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即便没有复杂的报告,目前也有大量证据显示,体育赛事的绿色化运动从各个方面都有助于改善环境。西雅图水手队负责球场运行的副总裁詹金斯(Scott Jenkins)说,从2005年至今,球队每年从垃圾填埋场转化的废物平均有500吨。2012年,则达到1000吨。

所有食物都在水手队主场内加工完成。没有卖掉的会捐赠给慈善组织。食物碎屑都是可转化的。废纸和记分牌都会当做废品卖掉,塑料瓶和有价值的金属碎片也会卖掉。

圣地亚哥教士队则和一家生物燃料公司开展合作,为后者提供废弃的食用油。废油加工后可供当地校车使用。这样做既降低了汽车的碳排放,又避免了处理食用油产生的影响。这同样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却是很有意义的。毕竟,正如环境保护委员会的赫什科维茨所说:“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但只要企业和政府都能开展这类项目,就能解决我们面临的生态问题。只有成千上万的小进步,才能换来问题的解决。微小的进步能够实现巨大的收益。” 

国际影响

陶氏化学公司的昂斯滕(Teresa Angsten)透露,公司在2010年同奥运会结成为期十年的合作伙伴关系。其中的一个巨大收益就是,这项合作让公司得以接触到建造临时奥运村的第一线的专业人士。陶氏化学公司拥有一整套环境友好型节能方案和建筑材料,例如冷屋顶技术和隔热材料,十分适用于冰上运动。双方的合作可以减少体育赛事的碳足迹。

2014年,陶氏化学公司将前往即将举办冬季奥运会的俄罗斯索契,负责安装节能窗户,改良农业耕作方式。公司赞助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体育场装饰外壳材料一部分被重新加工,用于乌干达前儿童兵的扶助项目;另一部分则用来制作2016年巴西夏季运动会的遮阴棚。

可持续发展伦敦委员会认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是“最绿色化的一届”。赛事场馆之间主要依靠公共交通工具,既降低了体育赛事对环境最主要的影响,又避免了堵车。根据赛后可持续发展报告的统计,约有86%的奥运会观众乘坐轨道交通。61000吨垃圾的回收或再利用率达到99%。

美洲杯活动管委会的萨弗里(Jill Savery)是一名奥运会奖牌获得者。她曾参与旧金山接力赛,向粉丝宣传环保意识。她说,奥运会直到1994年才第一次加入环保内容。得到2000年澳大利亚的悉尼奥运会,绿色化运动从赛会的规划阶段就已经非常受重视了。

相关重点包括:节水、节能、场馆和奥运村建筑项目的绿色化等。萨弗里说:“随后,温哥华将奥运环保推向新的高度。伦敦奥运会则再次提升了环保的重要性。”她还透露,德国早在2006年就通过“Green Goal计划”着手实现世界杯足球赛的可持续发展。

2013年,美洲杯实现垃圾转化率85%。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瓶,所有餐盘餐具都是可降解的。作为《可持续发展与体育运动》一书的联合编者,萨弗里(Savery)说:“我们在旧金山培训了一个团队处理垃圾。这是实现高转化率的唯一途径。”

在2007-2008年的英格兰足总杯上,一场名为“碳足迹”的宣传活动取得了重大进展,包括召集到16万人的请愿签名,呼吁尽其所能实现环保,从安装节能灯到多乘坐公交车或步行前往观看比赛(或者与朋友在酒吧观看比赛)。例如,通过乘坐免费公交车,来自威尔士的球迷就节约了18.39吨二氧化碳当量的排放。

萨弗里说:“欧洲人早于我们很久就意识到了气候变化的问题。”她援引1级方程式赛车以及其他热门世界性体育赛事在环保方面的改造行动说:“可持续发展正在逐渐渗透到每一项重要的体育赛事和全球体育产业中。”

图尔指出,绿色体育联盟尚没有参与任何国际赛事,但正在与有关方面讨论2016年的世界杯和里约夏季运动会。他说:“我们非常希望通过这类超大型赛事、国际团队、场馆了解相关经验。”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减少体育赛事对环境的影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06 June, 2014]. Web. [23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51/>

APA

减少体育赛事对环境的影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4, June 0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51/

Chicago

"减少体育赛事对环境的影响" China Knowledge@Wharton, [June 06, 2014].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451/]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