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额信贷在中国:发展、困境和机遇

    随着政府、各种非政府组织和商业银行开始寻求向更多的赤贫人口提供信贷服务,小额信贷正在中国飞速发展。

 


中国小额信贷协会(China Association of Microfinance)秘书长白澄宇说,“在历经十年的发展之后小额信贷进入了过渡时期,目前正由试验阶段向大规模的商业拓展转化。”


 


小额信贷在亚洲的历史源远流长,最早要追溯到1976年孟加拉的孟加拉乡村银行(Grameen Bank),它开创风气之先河,向小群体的妇女,即因为贫穷向银行贷款无门的妇女,提供金额微小的贷款。中国的小额信贷则出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当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世界银行(World Bank)与中国的组织机构合作,联手在中国推广小额信贷的理念。


 


小额融资包括储蓄和保险等各种金融服务,而小额信贷通常指金额在1000元至3000元之间的贷款。这两个概念经常被媒体交换使用。


 


中国的乡村地区目前正面临着严重的问题,许多人都希望小额信贷能够促进这些地区的发展。中国有大约3000万“相对”贫穷的人口每日收入不足1美元,另有3000万人口属于“绝对贫困”,他们每日收入不足25美分。这些人口中的绝大部分都分布在农村。农村地区的生活条件与医疗设施、教育等公共服务都与城市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去年十月世界银行发布报告指出,在“难以获得贷款”与“低收入”这两者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从事小额信贷的人士说,一户贫困家庭如果能获得100美元的贷款并用来购买家畜或者播种用的种子,那么这户人家的生活就将发生重大的改变,向社区里的众多家庭发放贷款则可以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


 


低可持续发展率


 


小额信贷在中国的发展虽然获得成功,但也面临着一些问题。白秘书长说,“尽管部分小额信贷机构的还贷率相当高,但多数机构的经营效率都还很低。”当然这种现象并非只在中国才有。据联合国资本开发基金(UN Capital Development Fund)指出,“全球只有1%的小额信贷机构能够保持财务稳健,中国也不例外。”


 


德国职信银行(ProCredit)的一个分支机构IPC的顾问钱向民(Sarah Tsien)语气更加强硬,她说,“小额信贷在中国的发展是场灾难。它基本上从未实现过大规模的可持续发展。”


 


天津妇女联合会就是个例子,它推出的小额信贷项目起初发展良好,后来却陷入了停滞状态。有分析师指出,“天津是个大城市,但小额信贷在天津推行七年多后仍然只有不足2000名客户,而客户人数应该能达到3万名。”


 


白秘书长认为,制约小额贷款发展的主要瓶颈包括缺乏相关政策来鼓励商业金融机构的参与、未能向私营行业开放金融市场、人为将利率控制在低水平以及缺乏相应的法律框架。专家也认为今后如果要推动小额信贷与小额融资的发展,有能力提供资金的银行以及深入中国广大赤贫人口分布的村庄基层组织必须开展密切合作。


 


在全球拥有19家分行的小额信贷银行职信银行认为,小额信贷行业必须朝着更加专业化的方向发展。钱女士说,提供金融服务的人员必须懂得如何采取商业化的态度以及作为银行家该如何行事。


 


然而,尽管声称小额信贷具有违约率低和收益丰厚的优势,商业银行至今仍不相信该行业有利可图。其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借贷者通常都居住在偏远的乡村地区,也就是说银行必须派驻人员前往这些地区开展贷款业务,即使借贷者要求的贷款金额常常只有区区120美元。假如银行批准发放贷款,他们就必须想办法拨出资金然后确保还款。


 


小额信贷机构认为,只有提高利率贷款才能更加可行。多数小额信贷机构目前收取的利率只比商业银行略高,但远远低于地下钱庄高达3%的月利率。陕西大学金融与经济学教授孔祥义(音译)四月对路透社表示,农民有半数及以上的贷款需求是通过高利贷来实现的。


 


中国扶贫基金会(以下简称CFPA)的利率在7%9%之间浮动,略高于农村信用合作联社(Rural Credit Cooperative, 以下简称RCC)。CFPA称自己正计划不久之后将利率提升至该范围的高端。此举的用意是提高贷款效率但同时又不至高到让穷人望而却步。


 


CFPA的小额信贷部门项目官员李琪女士(音译)说,市场可以承受更高的利率水平。她指出CFPA的客户与RCC不同。“RCC的贷款更加优惠,它吸引的客户质量更高。另外,她还指出自己的组织通常要求每月还款,而RCC的还款期限更长。我们的客户经济条件很差,他们别无选择。在向我们贷款之前,他们只能去找利率奇高的高利贷。


 


私营部门的更多参与


 


职信银行在全球19个国家开设分行,但在中国却由于法规的限制无法直接开展小额信贷业务,于是它集中开展咨询业务并通过城市商业银行体系涉足小额信贷领域。一个非政府组织-沛丰金融(PlaNet Finance)则提供会计、贷款管理和风险分析方面的培训。


 


世界银行的报告中指出了这股新趋势。报告中写道,“虽然多数小额信贷项目都由政府或者赞助商资助,但目前商业小额信贷机构正在大力发展之中。改善小额信贷的环境也可以向乡村贫困人口发放更多的贷款。”


 


沛丰金融、职信银行和CFPA等非政府组织正在努力吸纳私营机构参与小额信贷。沛丰金融(PlaNet Finance China)的执行董事夏黛柏(Gabrielle Harris)说,“我们涉足这个行业的初衷是什么?是因为银行不愿意把钱借给没有抵押担保的人以及居住在乡村地区贷款无门的穷人。我觉得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这样将穷人拒之门外。”她认为要吸纳城市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参与小额信贷,沛丰金融等机构首先必须建立起他们的信任感,说服银行相信小额信贷是值得投资的合法业务。她说,“只有热情是不够的。”她还说自己的工作就是让当地的银行相信,非政府组织在小额信贷领域有着良好的发展历程,双方有机会建立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由于中国法规不允许外国银行直接涉足小额信贷市场,ProCredit正在设法与城市商业银行建立联系以提供小额信贷服务,它已经在其他十个国家进行类似操作。


 


钱向民女士说,高昂的交通与通讯成本使得银行家不太乐意前往乡村地区批准和发放贷款,因此职信银行计划首先集中兵力在城市开展业务,然后再向乡村地区拓展。他们发放的贷款金额在5000元至10000元之间,高于通常的小额信贷金额。她称自己的工作就是说服地方银行进军小额信贷市场,但多数银行可能对此并不感兴趣。职信银行将从130家城市商业银行中首先挑选12家进行合作。


 


钱女士说,“我们正在想办法改变贷款官员的想法,让他们用计算器计算一下小企业家的付款能力,而不要一味强调抵押担保的作用。”她还指出,在全球经营的经验告诉我们贷款无需抵押担保,但她也承认这种观点“会让银行家们紧张不安。”


 


孟加拉乡村银行的范例


 


业内人士指出,小额信贷的还款率较高,甚至高于发达国家的全球性大银行。他们将此归功于从孟加拉乡村银行借鉴的模式。向该银行贷款的穷人每日收入不足1美元。因为这些人没有能力提供抵押担保,显然起初他们也不具备可供查考的信用历史,所以单独的借贷者被编成小组,小组成员互相监督和施加压力来保证还贷。按时还款后贷款者就有资格申请金额更大的贷款,这也是一种附加的激励措施。


 


李女士声称CFPA已经成功采用了孟加拉乡村银行的模式,其各个地区的坏账率仅为一个百分点,逾期还款率也只有1.79%。晚一天偿还的贷款称为逾期贷款,一年之内尚未偿还的贷款称为坏账。57个借贷者被编成一组,小组成员对任何成员不能归还的贷款负有责任。她说,“这是一种同辈压力。客户会想,‘假如我逾期还款,整个村里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


 


金融专家对关于坏账的统计数字表示怀疑,指出目前的放贷机构主要是政府、非政府组织以及慈善人士,他们或许在定义某笔贷款为坏帐时的动作比较迟缓。


 


绝大多数贷款都发放给了妇女,因为人们认为妇女的风险比男性小。CFPA称自己目前发放给妇女的贷款占40%,但新运作的项目将会重点针对妇女。李琪说,“妇女擅于理财,她们很少去外地打工或者喝酒赌博。贷款能帮助她们提高在家庭中的地位并获得更多的权力。”


 


花旗集团、汇丰银行等机构的进入


 


随着中国周边地区竞争的加剧,地方商业与乡村银行或许很快会发现自己已被推入小额信贷市场。其他国家也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自1984年改革后,印尼人民银行(BRI)就从亏损严重的国家乡村银行转变为面向穷人的商业银行,向穷人发放贷款并推出政府支持的、没有最低储蓄额限制的储蓄方案。目前该银行大约拥有3000万名储蓄客户。更令人关注的是,荷兰银行(ABN Amro)、汇丰银行(HSBC)、荷兰国际集团(ING)和花旗集团(Citigroup)等全球最大的银行机构也开始涉足小额信贷服务。20012003年,花旗集团给予孟加拉乡村银行美国信托部130万美元,支持面向2.5万中国赤贫家庭的小额信贷项目。


 


花旗集团小额信贷全球总监罗伯特·安尼贝尔(Robert Annibale)说,他为小额信贷机构的信贷业绩、展示的盈利能力以及为服务匮乏地区提供服务的深度所深深折服。“现在的挑战是要控制成本,因为小额贷款的需求相对较高但借贷金额较小。不过已经建立的模式和获得成功的机构表明,小额信贷业务具有商业吸引力和继续拓展的潜力。”


 


安尼贝尔先生以其他国家的合作社、信用联社、邮局和银行牵头推广小额信贷为例说,“毋庸置疑,中国会找到自己的发展道路。但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甚至盈利的小额贷款组合形式多种多样,亚洲和拉美这种现象更加突出。”


 


由于农村的生活状况越来越令人堪忧,部分观察人士希望政府能更加关注通过小额信贷扶贫的问题。西方有位从事小额信贷的非政府机构负责人认为乡村地区将“难以为继”,说自己觉得乡村居民已遭政府抛弃,但胡锦涛领导的中国政府决心采取措施改善农村地区的落后状况。


 


中国政府已经采取措施推广小额信贷。引用国家开发银行(CDB)行长陈元的话说,他希望到2010年前国家开发银行能在各个省开展小额信贷业务。李琪说,“政府正在争取七年内降低贫困人口,并相信小额信贷可以帮助实现该目标。”


 


中国人民银行最近成立特别调研小组来研究小额信贷的发展情况。此外,政府还拨出资金承担向贫穷人口放贷的部分风险,希望籍此鼓励金融机构参与小额借贷。另外,政府表示正在淡化自己的角色,希望小额信贷更加严格地按照市场规则运作。还有五个省份在去年年底推出试点项目,允许私营企业提供小额贷款。


 


对小额信贷组织的培训<SP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小额信贷在中国:发展、困境和机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6 四月, 2006]. Web. [17 Nov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39/>

APA

小额信贷在中国:发展、困境和机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6, 四月 26).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39/

Chicago

"小额信贷在中国:发展、困境和机遇"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四月 26, 2006].
Accessed [November 1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73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