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昭示葡萄酒全球化黄金时代的法国革命

 

今天的葡萄酒行家之所以能把加州、澳洲或者智利的葡萄酒与法国葡萄酒相提并论,是因为近30年前的一场巴黎“五月革命”。在一场由法国人担任评委的品酒会上,加州葡萄酒,包括白酒和红酒,均超过法国葡萄酒拔得头筹。然而1976年的这场评酒会却甚少引人关注,因为当时世界上大事频频,例如美国选出了水门事件后的第一位总统,政坛新秀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以及英法两国联手开通了超音速协和飞机的固定航班。当时品酒会现场只有一名记者:时任《时代》杂志的新闻记者乔治·M·泰搏(George M Taber)。他很快意识到,一些大的趋势即将发生。这一事件是转变葡萄酒饮者口味和认知的催化剂,同时为葡萄酒产业的全球化铺平了道路。他为此论题写了一本新书《巴黎的判决:加州VS法国——革命性的1976巴黎品酒会》(Judgment of Paris: California vs. France and the Historic 1976 Paris Tasting That Revolutionized Wine.)。泰博近日接受了沃顿知识在线的采访。


 


沃顿知识在线:为什么您把当今时代称为葡萄酒的黄金时代?


 


泰搏:这是因为现在有这么多优质葡萄酒产于世界各地,使各个国家的消费者都能买到,这是史无前例的。以前,葡萄酒主要产于西欧地区。事实上,那里曾经是葡萄酒的唯一产地。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很多地方,例如南美、新西兰、以及智利都能生产葡萄酒了。而葡萄酒制造业的竞争也变得前所未有的激烈。这一切转变的受惠者当然就是葡萄酒的消费者了。虽然现在的葡萄酒市场上仍有300美元一瓶的葡萄酒,以后也一直会有,但以前市场上却从未有过这么多10-20美元一瓶的优质葡萄酒。


 


沃顿知识在线:您认为在葡萄酒产业的这一几乎可被称为革命性的变化中,1976年的葡萄酒品酒会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泰搏:其作用是非常关键的。我们在这本书里采访了著名的酒评家罗伯特·派克 (Robert Parker)。他说,“它摧毁了法国在葡萄酒领域神秘的至高地位。” 1976年以前,大约有1500年的时间,法国一直拥有整个葡萄酒产业。每个人都说:“只有法国才能酿出真正的好葡萄酒。”虽然意大利人、西班牙人、德国人和葡萄牙人也能酿酒,但他们酿的都不是最好的。那些好葡萄酒只有在“神圣的法国土壤”上才能酿制。而1976年,加州的葡萄酒——这种世界上几乎没人听说过的葡萄酒,参加了不展示商标的品酒会(blind testing),与法国葡萄酒一争高下。虽然品酒会的法国评委们知道他们品的葡萄酒分别来自法国和加州,但不知道具体是哪支。最终,加州葡萄酒分别在红酒和白酒中胜出。当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逐渐形成了这样一个观点,那次品酒会所引发的结果就是使全世界各地的葡萄酒生产商意识到:“嘿,如果加州能酿出比法国好的葡萄酒,我们在澳洲和意大利或许也能做到。”


 


现在如果再举行一场这样的品酒会,人们可能会看到从这些国家来的葡萄酒,包括智利和意大利。意大利现在有一些非常优质的葡萄酒。对全世界的葡萄酒制造商来说,这场品酒会鼓励他们向加州学习,重复他们的成功——也就是把法国作为一个榜样,然后自己变成榜样。


 


沃顿知识在线:赢得那场不展示商标的品酒会的酿酒师是一群非常特殊的人。他们中大多数人原来都不是葡萄酒产业的业内人士。您认为这一点对他们的成功有什么影响?您认为从这一点我们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外行人能为一个产业带来新思路?


 


泰搏:我认为这个结论是可能的。我在这本书里称他们为“天才的外行”。20世纪50年代,加州葡萄酒产业陷于一片困境之中,其原因有很多。第一个原因就是禁酒令。禁酒令执行的14年,造成加州酿造葡萄酒的许多知识失传。所剩无几的老酿酒师也已纷纷辞世。而另一方面,美国人的口味也发生了变化。


 


在禁酒令之前,美国人喝的葡萄酒三分之二是我们今天非常受欢迎的干佐餐酒,而剩下的三分之一是甜味酒。禁酒令执政之后,这比例正好颠倒了一下,三分之二是甜味酒,包括雪莉酒(Sherries)、玛斯卡都(Muscatels)以及波特酒(Ports)。这些酒售价便宜,但度数较高。只要花一美元你就能买到一瓶酒精含量高达20%的酒,然后喝个大醉。所以这基本上是‘酒鬼酒’。在这种环境下,高质量的葡萄酒自然没有市场。当然,另一个原因是经济大萧条。在失业率高达25%的萧条期间,再喝葡萄酒这种奢侈的饮料,实在是不正常。再接下来,就是二次世界大战等这一类情况的发生。


 


到了20世纪50年代,新一代移民到达加州。他们的生活背景各不相同,葡萄酒酿造知识几乎相当于零。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把他们称为天才外行了。他们有一些共同经历 —— 都曾在欧洲生活或学习过,而且都很喜欢欧洲的生活方式。而在意大利、西班牙、法国人的生活中,葡萄酒是非常重要的。当这些人从法国巴黎回到德州的帕里斯后,他们决定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酿造葡萄酒。他们中的很多人想要进入这个产业,因此搬到了加州。


 


他们是些与众不同的人。在最早的一批人中,有一个百老汇舞者。还有几个工业家。在这本书里,有三个主要角色,一个曾是大学教授,一个曾是洛杉矶律师,另一个是克罗地亚(Croatian)移民。


 


我曾经访问过位于索诺马县的一个酿酒厂。这个酿酒厂的建成时间较早。一天,我在他们的装瓶室里,抬头看到墙上有个架子放着几瓶法国葡萄酒。带我参观厂房的那人告诉我说,50年代他们这里放着所有法国出产的葡萄酒。那时他们会一边喝这些酒,一边说,“我们要酿出和这同样好的酒”。为了时刻记住这个目标,他们就把这些酒放在架子上。


 


我认为他们是外行这一点非常重要。当然,他们中还是有一些像纳帕谷(Napa Valley, 葡萄酒故乡)的罗伯特·孟大为 Robert Mondavi,美国著名高档葡萄酒制造商)这样的专家。 但在50年代末,60年代初建立葡萄酒厂的新一代葡萄酒制造商中的大多数都是外行。


 


沃顿知识在线:您说过,1976年后很多其他国家和个人受到加州葡萄酒被评为高档酒的鼓励,开始建造自己的葡萄园。但这会不会有负面的作用?这会不会也鼓励了很多人在美国,在世界各地建造廉价的葡萄园,生产劣质葡萄酒,损害这个产业的声誉?或者葡萄园是越多越好,而无需考虑质量问题?


 


泰搏:嗯,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想生产每瓶价值300美元的葡萄酒。你也不可能在每个地方都生产价格如此之高的葡萄酒。但是加州葡萄酒的胜利又引起了另一种情况的出现,也就是各葡萄酒厂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在 葡萄贵族 (noble grapes)上了。


 


葡萄贵族主要包括八种葡萄,其中五种为红葡萄,三种为白葡萄。这些葡萄几乎在全世界葡萄酒酿造中被使用。而除了瑞丝玲(Riesling)之外的所有葡萄都产于或原产于法国。瑞丝玲产地在法国和德国之间,这主要是由当地历史所造成的。


 


全世界的葡萄酒制造商之所以开始关注这八种葡萄是因为这些葡萄就是那些加州人最先成功使用的,它们酿成的酒也是最好的。法国人酿造的是波尔多(Bordeaux)式的红酒,以及勃艮第(Burgundy)式的白酒。接着他们开始使用一些其他种类的葡萄,例如黑彼诺 (Pinot Noir) 以及黑衣骑士(Cabernet Sauvignon)。基本上每个人都在用葡萄贵族


 


我对于某些人做出的批评不敢苟同。这些人说应该有更多的人去种一些不一样的葡萄,酿造与众不同的酒。现在市场上可以买到意大利的夏多娜(chardonnay),还有法国的夏多娜、加州和澳洲的夏多娜。所有人都在生产一样的葡萄酒。


 


这种说法确实没错。但我认为说这种话的人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对过去岁月的赞颂。虽然能够坐下来幻想一下一个19世纪佝偻的老酿酒师,抽着他的高卢(Gauloise)牌香烟,烟灰掉进酒缸里去的画面当然挺不错,但要知道这个佝偻老酿酒师其实酿了很多劣酒。这些都已是往事了。我再重复一下,如今全世界葡萄酒的质量普遍比过去要好很多。


 


沃顿知识在线300美元一瓶与10美元一瓶的葡萄酒有什么区别呢?


 


泰博:大体上而言,价高的葡萄酒受到的评价很高,但产量很少。生产高价红酒的五个葡萄酒厂主要集中在法国。生产红酒的葡萄酒厂约有61个,但只有这最好的五个生产出来的红酒可以卖到300美元。这五个葡萄园的面积还是与18世纪时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美国第四任总统)前去参观时一样。现在全世界的人都希望能买到这些葡萄园生产出来的葡萄酒,然而他们的产量却没有增加。所以,需求增大了,价格也就上去了。


 


沃顿知识在线:是否有美国葡萄酒厂致力于生产这种低产量,高品质,高价格的葡萄酒呢?


 


泰博:是的,事实上有不少。他们被称为奖杯酒(Trophy wines)或是标志酒(Icon wines)。 比如,鹰鸣酒(Screaming Eagle) 就是很多人心目中加州出产的品质最高的葡萄酒之一。这些酒卖得非常快,因此很难买到。(要买到这种酒)就好像要把你的儿子或女儿送入沃顿读书一样困难。为了能获得买到两、三瓶这种酒的权利,人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名字登记到等待名单上去。


 


我相信,迄今为止,售价最高的一瓶酒是<SPAN lang=EN-US style="FONT-SIZE: 10pt; FONT-FAMILY: Verda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一场昭示葡萄酒全球化黄金时代的法国革命."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0 December, 2005]. Web. [20 January,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569/>

APA

一场昭示葡萄酒全球化黄金时代的法国革命.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December 20).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569/

Chicago

"一场昭示葡萄酒全球化黄金时代的法国革命" China Knowledge@Wharton, [December 20, 2005].
Accessed [January 20,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56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