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飓风“卡特琳娜”的思考:未来面临的任务

 

1992年飓风“安德鲁”袭击佛罗里达,造成的损失超过300亿美元,是当时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害。灾后该州的财产保险业陷入混乱之中。几家小型保险公司被逼破产,大公司开始履行成千上万的保单理赔。佛罗里达监管当局宣布暂时禁止取消保单,并创建政府专项基金以帮助尚未投保的灾民。然而,虽然经过此番努力,监管机构也只能延缓,而无法完全阻止保险公司取消保单,随后的几年中,专项基金资金严重匮乏,无力支付成千上万张保单。十年之后,佛罗里达州的保险业仍然未能完全摆脱安德鲁的阴影。


飓风“卡特里娜”造成的经济损失比安德鲁更严重,许多分析人士已经将其称为美国历史上最“昂贵”的自然灾害。据估计,“卡特里娜”造成的损失高达2000亿美元。另外,油气行业也遭受重创,炼油厂停产,石油钻井平台在风雨中飘摇。企业和居民在未来数月中将踏上索赔之路,保险业将步履维艰。飓风对某些地区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新奥尔良市的大部分地区被洪水吞噬,整个城市和居民赖以为生的旅游业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元气。法国区这次或许幸免遇难,但在可预见的未来,该区许多餐厅、酒吧和酒店的业主和员工都将滞留在休斯敦和达拉斯等遥远的地方避难。


沃顿金融学教授杰里米·西格尔Jeremy Siegel)认为,卡特里娜将会造成深远而持久的影响。他说,“在不知道未来的安生之处前,该地区所有居民的购买行为都会减少。数百万人在近期内都不会外出消费。”更糟的是,这可能影响到全国的油价以及企业和家庭的支出。“我们的炼油厂产能本来就有限,所以就石油市场而言,这场飓风的到来无疑是雪上加霜。”


保险业专家、沃顿商学院营运与信息管理教授霍华德·昆路德Howard Kunreuther)指出,卡特里娜与安德鲁不同的是,它最终很可能不会对私营保险公司造成影响。第一周的报告表明,庞恰特雷恩湖(Lake Pontchartrain)冲破堤防倒灌,使新奥尔良市的大部分地区成为汪洋大海。但私营保险公司的理赔范围不包括洪灾;负责理赔的是联邦洪灾保险计划。昆路德说,“如果造成财产损失的是洪水,保险公司不用支付分文。”


当然,飓风对房产地业的毁灭性打击则又另当别论。昆路德认为,通常情况下,房屋被洪水冲垮,但同时部分屋顶又被狂风卷走。这种模糊不清的状况可能造成私营行业与政府、屋主与保险公司之间争论不休。他预言,“他们中的许多人未来会对簿公堂。倘若最后洪灾保险的范围不包括整幢房屋,保险公司是否会据理力争呢?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屋顶被掀掉的劣质房屋比屋顶尚存的优质房屋更可能得到保险赔付。”


昆路德指出,洪水造成的损失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可能会超出洪灾保险计划的支付能力。倘若事实果真如此,联邦立法机构将不得不设立更多的基金。除此以外,新奥尔良市与墨西哥湾沿岸许多大大小小的公司可能会关闭数月,所以卡特里娜可能会给私营保险公司造成强大的冲击,因为它们需要对公司经营中断的保险业务进行理赔。


易受飓风袭击的地区


昆路德指出,从长远来看,卡特里娜可能促使财产保险公司重新审视其保单的地域分布并提高保费。即使这些公司此次未受牵连,飓风也提醒它们考虑与日俱增的风险因素。向“阳光地带”迁移的美国人越来越多,“他们离灾难的威胁也越来越近。”


以佛罗里达为例,它是全球最易遭受飓风袭击的地区,该地区在1990年至2004年期间的人口增长幅度超过三分之一,其中绝大部分新增人口都居住在该州长约1200英里的海岸线沿岸。同期,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北卡罗莱纳州的威尔明顿等南方港口城市也都在蓬勃发展。


油气行业主要集中在遭受风暴肆虐的墨西哥湾沿岸,它此次可未能像私营保险公司那样逃脱卡特里娜的肆虐。据美国能源部称,卡特里娜飓风导致墨西哥湾石油减产90%,炼油厂关门或受到严重损害,全国汽油减产10%


西格尔说,“美国的提炼油在飓风到来之前就已经耗尽。风暴袭来后,总统宣布动用石油战略储备。但问题是储备的是原油,而不是成品油。我们能得到成品油的唯一途径是从其他国家进口。可这种做法需要时间,因为首先要把石油装进油罐中。”


 


随着汽油和其他成品油价格的上涨,整个运输行业的价格也将随之上扬。西格尔说,“汽车、巴士、卡车、飞机、柴油火车等各种交通工具都会受到影响,它们只能依靠提高票价来抵消上涨的成本。许多经济学家都在揣测燃油价格上涨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他补充说,“我估计下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可能会因此而下降一至二个百分点。那么美国是否会因此而陷入经济衰退?除非心理创伤彻底摧毁了人们的信心(譬如上世纪七十年代能源危机爆发时的失控局面),否则我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西格尔指出,好消息是债券投资商对飓风和随后的经济消息反应平静。“即使在石油和汽油价格飙升的情况下,利率也未见上涨。债券市场认为此次油价上涨只是暂时现象,市场感觉是在920日的会议召开后,联邦储备局会暂停调高利率。


新奥尔良—这座“新月城”的柴迪科舞曲(法属及黑人混合音乐)、伏都教、小龙虾浓汤,还有牡蛎三明治,打造出历史上有名的城市文化。那么它的经济发展前景如何呢?西格尔预言,“新奥尔良会重建,并且和过去一样充满活力。吸引游客的法国区几乎没有遭到破坏。但修复堤坝要耗费数十亿美元。倘若堤坝[比较]牢固,或许这次就可以阻挡洪水肆虐。”


沃顿房地产学教授维托尔德·雷布金斯基Witold Rybczynski)对此说法表示赞同。“如果城市对包括实物和法律在内的基础设施投入巨大,这种投入总是会大过灾难造成的破坏。”譬如,城市对社区和街道建设进行规划,并设立公共开路权。此外,还拥有有利于城市长久发展的自然生态圈。这样的城市发展可以极为迅速(譬如近年来拉斯维加斯的繁荣发展),但衰落却相当缓慢。“城市的发展存在惯性;人们在城市里安居乐业,而当面临衰败时,它的速度就会非常缓慢。”


重建的意愿


雷布金斯基指出,二战后的华沙是人类意志推动城市重建的经典实例。“华沙事实上已经被全部摧毁,德国人几乎将整座城市夷为平地。但城市要重建,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我想新奥尔良也是如此。”


沃顿房地产学的另一位教授托德·西奈Todd Sinai)引用规模更小、但灾难发生时间更近的加州奥克兰山(Oakland Hills)为例。1991年发生在当地的一场大火烧毁了3000座房屋。正如新奥尔良由于地理位置易遭洪水侵袭一样,奥克兰山的地理特征也加重了火灾的肆虐蔓延。他说,“房屋被毁部分是由于道路狭窄曲折,消防车无法接近火灾现场。倒塌的电线杆和电线也造成了道路堵塞。虽然有些社区最后花钱将公用设施电路埋入地下,但当地居民并没有采用这样的做法或者干脆将街道铲平,他们使城市恢复了本来面貌。”


雷布金斯基认为,即使新奥尔良基本恢复到飓风袭击前的光景,当地的经济也可能会一蹶不振。城市人口外流,旅游业难以重振旗鼓,照片上洪水淹没的街道和漂浮的尸体将使游客望而却步。可能在二月规模最大的年度盛宴狂欢日(Mardi Gras)拉开帷幕之时,新奥尔良仍然尚未恢复正常秩序。正如沃顿房地产学教授乔盖特·波因德克斯特Georgette Poindexter)所说,“我们谈论的不是普通的城市。新奥尔良在美国有着独特的地位。城市风情,包括城市的文化、建筑、以及在法国区漫步的感觉,是它赖以生存的产品,”或许重建这一切会遭遇许多困难。


而地方与国家领导应该采取怎样的措施重建新奥尔良,并尽力确保城市未来的经济健康发展呢?“其中理解重建的含义相当重要;商业中心与居住社区有所不同,而中产阶级社区又异于穷人居住的社区,重建工程需要区别对待,重建的资金来源不是靠企业捐助,而是建立社会住宅基金。这种战略意味着肯定穷人群体的存在,同时承认穷人暴富的奇迹不会出现。尽快重振旅游业是当务之急,必须集中精力抓好这件事。当游客纷纷涌入新奥尔良的时候,我想人们会士气大振,到那时就可以利用全国的资源。”


沃顿法学与商业伦理学教授托马斯·邓非Thomas W. Dunfee)指出,当这种意识产生的时候(如果此前没有这种意识的话),企业必须承担起道德伦理责任,衡量他们对新奥尔良居民肩负的义务。“有些公司拥有灾区所需的重要资源,譬如附近的诊所,有些公司则没有。”不具备重要资源的公司(譬如快餐生产商)应该量力而行,既照顾新奥尔良居民的需求,又履行其对股东、员工和顾客的义务。与此同时,“拥有重要资源的公司则需义不容辞地参与救援工作,将平时的慈善捐助导向受灾地区。”


欧洲的观点


胡安·卡洛斯·马丁内斯·拉扎罗(Juan Carlos Martínez Lázaro)永远不会忘记1998年的10月。拉扎罗是马德里西班牙企业学院(Institute de Empresa)的经济学教授,当飓风米其(Hurricane Mitch)席卷几个中美洲国家时,他正在危地马拉进行私人访问。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和萨尔瓦多受灾惨重,1.05万人在此次飓风中丧生,另有将近1万人失踪,受灾总人数达到700万。


中美洲地区经济落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人为因素造成,但飓风也是真正的罪魁祸首。马丁内斯·拉扎罗说,“该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大约20%。将米其与卡特里娜相比,米其对小国造成的经济影响要严重得多。虽然卡特里娜使墨西哥湾地区损失惨重,“但米其摧毁的不仅是旅游业,而是这些国家的所有行业。其影响范围广泛,程度严重,还掀起了巨大的移民浪潮。而且美国有重建灾区的能力,中美洲却只能完全依靠外国援助。美国也有难民,但流离失所的居民迟早会重返家园。中美洲的移民浪潮不会在卡特里娜袭击的地区重演。”


马丁内斯·拉扎罗补充说,“这起惨剧震惊了整个世界。但倘若此次受灾的是别的地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我们就不会如此惊讶。它粉碎了大家[对美国的]印象……我们都认为美国可以控制整个局面,它也不需要外来的帮助。”

    至于卡特里娜在全球造成的涟漪效应,马丁内斯·拉扎罗认为“全球将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飓风对美国经济造成了严重影响,而这种影响会逐步扩散到其他各地。加息将暂时停止,原油价格也在上涨,这些将对欧洲造成影响。此外,飓风袭来的时候正值原油价格连续15个月攀升,北半球即将进入冬季,室内供暖的需求相当巨大。”他预言,石油价格上涨会导致通货膨胀,而所有欧洲国家已经对此感到忧心忡忡。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对飓风“卡特琳娜”的思考:未来面临的任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1 October, 2005]. Web. [15 October,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493/>

APA

对飓风“卡特琳娜”的思考:未来面临的任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5, October 1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493/

Chicago

"对飓风“卡特琳娜”的思考:未来面临的任务"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11, 2005].
Accessed [October 15,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49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