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难道就是答案?加泰隆尼亚、法兰德斯和苏格兰地区的案例分析

苏格兰的居民明年9月份将要投票决定自己的家园是否应该独立,或者是依然作为大不列颠联合王国的一部分而存在。在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亚(Catalonia),其领袖人物阿图尔·马斯(Artur Mas)已经号召公民投票决定加泰隆尼亚是否应该独立成为主权国家。在比利时的法兰德斯省(Flanders),执政党领导人已经呼吁进行谈判,“让法兰德斯和说法语的瓦隆尼亚各自来管理自己的事务”。

最近数十年里,西欧的经济一体化工作正在以飞速进行,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该地区的政治边界几乎丝毫未变。不过华盛顿特区的美欧智库跨大西洋学会(Transatlantic Academy)高级项目官员尼古拉斯·西格尔(Nicholas Siegel)说:“西欧有一个或多个国家在2014年很可能会出现地区独立现象。”

这种迫切的脱离欲望带来了几个问题:在欧洲三个最具历史渊源的地区——法兰德斯、加泰隆尼亚和苏格兰——独立运动真的可以带领这些省份走向政治独立吗?若如此,这会给这些地区的经济带来哪些影响,对整个欧洲又有何影响?而且如果这三个地区能取得独立的主权,他们会更加繁荣发展,还是可能会与此背道而驰?

地方主义的根源

为什么这些地区的独立运动声势日盛?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商学院劳德研究所(Lauder Institute)主任马洛·吉兰(Mauro Guillen)表示,尽管这三个地区在某些方面存在区别,但在部分重大事项上存在共同点。

他说,“这三个地区所使用的语言都不同于所在国的语言,”—西班牙东北部的加泰隆尼亚省说的是加泰隆尼亚语,法兰德语是一种具有特色的荷兰语方言,而苏格兰的英语方言则主要是在苏格兰高地使用——此外还具有文化的独特性。其次,这三个经济体中的两个——法兰德斯和加泰隆尼亚——相对于其所在国度的其他地区而言,已经实现了较高的工业化程度。与此同时,苏格兰在历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以其是蒸汽机、煤油灯和橡胶轮胎等创新发明的诞生地而骄傲。吉兰表示,第三点,每个地区都早已经被授予相当高的自治权,可自主管理自身事务,由此让许多人认为这是在向完全独立过渡。

但这三个地区作为主权国的历史都已经过去了数个世纪。苏格兰王国在1707年选择加入英格兰王国,加泰隆尼亚政府在1714年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之后被归并到马德里政府下进行集权管理。直到1830年,荷兰联合王国的南部省份脱离出来,成立了独立的比利时王国。此时,说荷兰语——但大部分是罗马天主教教徒——的法兰德斯省已经在布鲁日、根特和安特卫普等商业文化中心中发展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身份。

华盛顿特区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高级研究员雅各布·芬克·克尔恺郭尔(Jacob Funk Kierkegaard)表示,在全球通信时代里,这点似乎显得有点荒谬,但地方主义的复兴“是一种全球现象”。包括互联网在内的现代高速科技“让人们能够发起运动,并且传播自己的信息”,让它们快速且不断地传递给那些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想法、可能私底下心怀这种愿望的人。

西格尔补充说,这种地区独立运动的高峰“是欧盟团结破裂的微缩版”,其诱因就是经济危机。除了存在这种紧张关系之外,较富裕的欧盟国家——例如德国,他们认为自己在这场经济危机中被要求承担过大比例的经济负担,有失公平——和希腊等低收入国家之间的居民和政府官员们也存在冲突。

在克尔恺郭尔看来,国家政府——以及欧盟——未能重现危机前的繁荣景象,这意味着“许多人对自己的国家政府心存怨恨” 。他说,尤其是在加泰隆尼亚和法兰德斯,“许多人希望能够(让自己的省份)脱离所在国家富裕程度不及自己的那些地区。”在过去数十年里,欧洲的经济以非常健康的速度稳步发展,此时这种情感上的联系在很大程度上被抑制。但迟迟不去的经济危机已经强化了加泰隆尼亚与法兰德斯这些发展速度较快的地区和瓦隆尼亚与安达卢西亚这类经济更低迷的地区之间的经济差距。

经济情况对比

最生动的例子就是比利时。在这里,法兰德斯和说法语的瓦隆尼亚之间日渐加大的差距已经加剧了两者之间的政治和文化紧张关系。统治法兰德斯的新弗拉芒联盟党(NVA party)认为富裕的法兰德斯不应该为相对贫困的瓦隆尼亚提供资助,后者的地区政府据称存在挥霍浪费金钱的问题。法兰德民族主义者强烈地认为,他们这个地区为国家经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在收入分配上却得到了不公平的待遇。

在上一代人时,多数比利时的工业集中在瓦隆尼亚,那里是该国钢铁和煤炭行业的核心地区,但这两个行业在最近数年里已经衰败。到2012年,比利时说法语的瓦隆尼亚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仅仅只有2.61万欧元,比28个欧盟国家整体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平均数2.58万欧元略高一点点。而法兰德斯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27万欧元。布鲁塞尔的约翰·弗泽乐(John Verzeele)表示,法兰德斯去年的出口量占到比利时全年总出口量的82%。弗泽乐是法兰德斯投资贸易局(Flanders Investment and Trade)负责对外招商的主任,该机构隶属于法兰德斯地区政府。瓦隆尼亚的失业率为15.4%,但法兰德斯仅为6.3%——而比利时整体的失业率为10.7%。

专家们表示,法兰德斯的繁荣昌盛很大程度上源于其向知识经济的转型——拥有强大的高科技和服务领域——考虑到其周边的法国(位于其南边)、荷兰(位于其北边)和德国(位于其西边)等市场,这种定位相当准确。庞大的安特卫普港口——欧洲的第二大港口——位于荷兰的南部,距离该国的边界线仅仅数英里。相比于比利时说法语的那些省份而言,该港口更靠近荷兰文化的影响区域。正是因为法兰德斯紧密地融入了整个欧洲的经济,该地区的高速公路上散布着耐克、丰田、健赞(Genzyme)、沃尔沃和嘉吉(Cargill)等公司先进的工厂和物流中心。

弗泽乐指出,法兰德斯的雇主组织支持独立主义者,因为该联合会认为“独立将为公司带来更好的环境。他们认为独立可以让法兰德斯降低企业税收,而且个人税收可能也会降低。”他补充说,跨国公司必定也持有此类观点,因为“法兰德斯的外国公司更在乎稳定性和确定性。”许多在法兰德斯经营的外国公司也在瓦隆尼亚和比利时多文化首都布鲁塞尔的市场内表现积极,这让他们更加难以去预测法兰德斯完全独立后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法兰德斯和瓦隆尼亚这两个地区学生的教育水平也已经出现严重的分歧,这点对瓦隆尼亚而言可谓是个不祥的兆头。在最新的(2009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PISA)中,法兰德斯的学生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中排名第6,而瓦隆尼亚排名第23位。该项评估旨在衡量15岁的学生在阅读、数学和自然科学三个领域的技能。弗泽乐指出:“法兰德斯在所有这些技能的排名中都超过了法国、英国、荷兰和德国。”

但克尔恺郭尔表示,他并不认为法兰德斯能够获得完全的独立。他预计比利时更可能退化成“被掏空的联邦国家”,所有的权力——国防权除外——都被分配到各个地区。此类解决方案所遇到的关键性障碍在于布鲁塞尔的命运。饶具讽刺意味的是,这座城市是欧盟的首都,但它可以“转变成一块国际公地。”

站不住脚的经济衰退理由

同法兰德斯一样,加泰隆尼亚也在自身事务上被赋予了极大的自主权,其中包括交通、商业、文化和安全。加泰隆尼亚会将该地区大约8%到9%的国内生产总值转移到西班牙较贫困的其他地区,经济危机已经加剧了当地人对这种事实情况的怨恨,这点也同法兰德斯的情况非常类似。在西班牙的各地区中,加泰隆尼亚显然是全球竞争力的领头羊:2012年,加泰隆尼亚的出口额达到创纪录的582亿欧元,相比于2008至2009年经济危机开始之前高出15.38%。据加泰隆尼亚政府统计局的数据,2012年,加泰隆尼亚的出口增长率达5%,比德国、法国、荷兰和芬兰等主要欧元区国家都要高。

饶具讽刺意味的是,在加泰隆尼亚对脱离西班牙独立这件事情谈论越来越多的同时,该地区的经济正日趋向全球市场倾斜。2012年,其出口占到该省国内生产总值的28.1%,而马德里的该数字仅为12%,安大路西亚为11.3%,巴斯克地区为9.1%。所有西班牙公司的整体出口增长额中57.1%发生于2012年。当年总计46937家加泰隆尼亚公司为出口型企业,这是一项新的记录。在经济危机之前,出口公司仅为3.4万家。

专家们表示,加泰隆尼亚作为出口型地区的相对成功已经让众多加泰隆尼亚人深信该省可以作为独立主权国来进行发展,但这种成功可能正在传达出错误的讯号。克尔恺郭尔指出,加泰隆尼亚的确比西班牙的其他地区表现出色,但“但它并非业绩明星。如果认为加泰隆尼亚所要做的就是切断其与西班牙之间的纽带,那样他们就会变得具有竞争力,这种经验主义要小心一点。”

西格尔表示,众多加泰隆尼亚人认为独立将会带来繁荣,因为该省不再需要让出自己的部分国民生产总值来支援西班牙较贫穷的地区。但克尔恺郭尔补充说,“加泰隆尼亚已经破产,”而且如果没有西班牙政府的财政担保,其地区债务将会降级到“垃圾”级别。尽管加泰隆尼亚的失业率有所下滑,从2013年3月份的24.53%降到了6月底的23.85%,但这个数字依然处于较高水平。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加泰隆尼亚的失业率达到了自1979年来的最高水平,而且与西班牙整体的失业率几乎不相上下。

再回到英国。众多苏格兰人认为作为独立国家,他们将会过得更好,原因在于该地区可以利用北海的石油。目前,英国所有化石燃料的开采工作约有90%位于苏格兰地区或在其周围。苏格兰首席大臣、同时也是独立派领导人的亚历克斯·萨尔蒙德(Alex Salmond)曾经对苏格兰选民表示,北海的化石燃料可以为苏格兰的每个人创造30万英镑的财富。

美国全球安全智库战略预测公司(Stratfor)的报告称,尽管萨尔蒙德宣称价值约1.5万亿英镑的资源仍然埋藏在苏格兰的海底,但如果苏格兰选民在明年投票支持独立,伦敦政府可能会反对他的这种假设,而且“领海的划分将会成为两者之间核心的分歧之一”。北海的石油生产在1999年达到了巅峰,并且自此之后开始走下坡路。根据英国能源和气候变化部门的数字,自2006年开始,英国一直是石油的净进口国。

西格尔指出,苏格兰和英国的其他地区之间也存在着与众不同的文化关系。他表示,在苏格兰的民族主义中,“语言不是问题”,而且“苏格兰人是大英帝国的投机商” ,在英国的海外扩张过程中曾经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西格尔补充说,苏格兰的民族主义“并不是一种反英语的民族主义,而是一种积极的民族主义。苏格兰的民族主义者表示他们希望能够保留英国的货币”,但希望获得更大的财政自主权。

国际性的问题

在苏格兰的这件事情上,英国首相大卫·卡梅伦(David Cameron)所领导的政府已经授权苏格兰议会就独立事宜进行公民投票。他已经表示,根本的问题不在于苏格兰是否可以选择成为独立的国家,而是考虑到可能出现的后果,他们是否应该这样来做。用卡梅伦的话来说,这个问题就是“苏格兰不管是否是英国的一部分,他们是否会变得更加强大、更为安全、更加富裕、以及更加公正?”

不过在西班牙,马德里政府拒绝承认加泰隆尼亚有权就是否独立进行此类全民公投,这种态度也加剧了马德里政府和巴塞罗那的加泰隆尼亚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巩固了独立派的声望。“现在的问题是,许多过去从未支持过直接独立的加泰隆尼亚人感觉自己置身于国家的拔河战中,”西格尔说,“看看巴塞罗那,那里出现了声势日渐浩大的加泰隆尼亚民族主义运动,这些运动态度坚决,而且常常毫不妥协。他们谴责西班牙是造成该地区所有问题的罪魁祸首,并且要求独立。这些运动已经让许多平民对这些问题心生反感。但在马德里一方,他们并没有组织全面的运动来支持和欢迎联邦政府,而是出现一股迅速发展的恐吓潮,并且不时出现赤裸裸的反加泰隆尼亚的态度。”

克尔恺郭尔指出,在当前的分歧中,加泰隆尼亚领导人马斯和西班牙总理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都已经收获短期的政治利益。“这其中存在一定的政治表演因素在内。” 克尔恺郭尔补充说,加泰隆尼亚政府“或多或少已经破产”。因此,为了转移公众的注意力,让他们不再关注政府强制性的财政紧缩政策,马斯“让这场运动始终不平息”,不断制造头条新闻,让马德里的中央政府不断有负面新闻冒出。而在另一方面,西格尔表示,拉霍伊“根本不是一位鼓舞人心的领导人”,这位政客并不在乎西班牙多语言人口的真正多元化。

除了独特的宪法方面的挑战之外,加泰隆尼亚还面临另一个障碍:欧元区事实上已经否决了他们的独立。克尔恺郭尔问道:“如果加泰隆尼亚独立,他们(还会)是欧元区的一部分吗?”他补充表示,如果加泰隆尼亚投票决定退出,那么欧盟的反应会是“你们将必须发行自己的货币,而且你们的银行将不得享受到欧洲中央银行的服务。你们不会在欧洲中央银行管理委员会中自动拥有一个席位。”

在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看来,还有许多其他的问题尚未得到全面彻底的考量。他表示,首先,如果没有了加泰隆尼亚,西班牙“这个国度将不再和从前一样”,所以没有了加泰隆尼亚的西班牙是否应该继续保留他在欧盟中当前的地位,这将成为一个棘手的法律问题。

在比利时方面,布鲁塞尔地区多数人都讲法语,其四周的法兰德斯地区则使用法兰德语。艾伦问道:“真正的问题在于,‘比利时是什么?’布鲁塞尔会像华盛顿特区一样吗?”对于苏格兰地区,艾伦表示,“苏格兰的情况将会成为一个先例”,应该可以适用于其他地方。在苏格兰人口要就独立进行公投时,将会为政治主权“找到一条途径”,最终改变西班牙在这个问题上的投票情况。

地区品牌

独立会给法兰德斯的经济带来好处吗?弗泽乐指出,尽管法兰德斯的经济“非常强大,但作为一个更大的平台的一部分,对他们来说仍然是一种优势”——也就是说,作为比利时的一部分。他说,在吸引投资者到法兰德斯投资时,他所在的投资贸易局主推法兰德斯地理位置构成的三个重要优势——欧洲、比利时和法兰德斯本身。“我们不会立马就提到法兰德斯这个名字,除非我们知道该公司早已经了解到这个地方。”

弗泽乐指出,尽管比利时的各个地区独立开展吸引外资的工作,但多数最为著名的比利时消费品牌仍然是属于整个国家的——比利时啤酒、比利时的巧克力、以及比利时的华夫饼干。(法兰德斯地区历史悠久的品牌——法兰德斯的挂毯和绘画——是少有的、高价位的例外情况。)要在国外市场上为单一民族国家树立品牌可谓非常艰难,而如果法兰德斯和加泰隆尼亚的独立主义政府试图在国外市场上为自己这些知名度更小的欧洲地区树立品牌,那也将面临同样艰巨的挑战。不过苏格兰的消费品牌早已经与其独特的文化密切挂钩,例如尊尼获加(Johnnie Walker)调和型苏格兰威士忌,苏格兰羔羊毛开襟羊毛衫和高地奶酪。

弗泽乐指出,尽管统治法兰德斯的新弗拉芒联盟党支持独立,“但法兰德斯很大一部分人口并不支持独立,不过(只是)希望能够让法兰德斯拥有更大的责任和权力。”正如一些批评家所指出的,完全的主权将意味着要成立独立的武装力量,并且开展其他成本高昂的工作,建立一个全面的国家系统。

至少在有一个竞技场上,人们近来更加支持保留强大的比利时身份——那就是世界杯足球比赛。弗泽乐表示,比利时国家队在世界杯预选赛上最近所取得的成功已经进一步消除了部分关于削弱比利时这个民族国家——和其品牌——的声音。今年10月份,比利时在国际足联世界排名中位列第5,仅次于西班牙、德国、阿根廷和哥伦比亚。

至少从这个方面来看,苏格兰的民族主义者要走在了加泰隆尼亚和法兰德斯的前面。苏格兰同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一样,早已经拥有自己的球队,奇怪的是,却没有什么“英国”球队。不过苏格兰球队排名仅仅只有第35位。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独立难道就是答案?加泰隆尼亚、法兰德斯和苏格兰地区的案例分析."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5 十二月, 2013]. Web. [17 Nov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637/>

APA

独立难道就是答案?加泰隆尼亚、法兰德斯和苏格兰地区的案例分析.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3, 十二月 25).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637/

Chicago

"独立难道就是答案?加泰隆尼亚、法兰德斯和苏格兰地区的案例分析"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二月 25, 2013].
Accessed [November 1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637/]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