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和追忆经济学家典范劳伦斯•克莱因(Lawrence Klein)

10月20日,杰出经济学家劳伦斯·克莱因逝世,享年93岁。这是沃顿商学院的损失,也是全球其爱戴者和追随者的损失。 

1980年,克莱因因使用统计模型预测全球经济趋势而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至1991年退休时,他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执教了33年。二战结束时,人们普遍认为,战后经济会再次发生大萧条。但是,克莱因挑战这一观点,使用计量经济模型得出了相反的观点。战后经济确实实现了扩张。他的学术影响深远而持久。诺贝尔委员会委员这样写道:“在经济科学实证研究领域,像劳伦斯·克莱因那样拥有这么多后继者和这么大影响力的研究者实属凤毛麟角。” 

克莱因建造了沃顿计量经济学预测模型。该模型用来预测国民产值、出口、投资和消费的波动,并研究这些波动对于税收、公用事业开支和石油价格上涨等方面的影响。 

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和社会学教授贝尔曼(Jere R. Behrman)说道:“最基本的一点是,经济活动非常复杂。在经济活动中,有成千上万个参与者,要理解这些活动是如何应对某些变化是极其有挑战性的。他的贡献在于,在他人研究的成果上,他提出了一种可控的方法来解释经济以及它们是如何随着不同的政策改变而改变的。”

 “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沃顿商学院退休教授马歇尔·E·布鲁姆(Marshall E. Blume)这样评论道。“跟大多数诺贝尔获奖者不同,克莱因不是因为一篇论文而获得该奖。他获得诺贝尔奖是因为他倾其一生都在研究这些庞大的模型。” 布鲁姆是在1966年开始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与克莱因一共工作的。

 “虽然克莱因不是进入经济模型建构领域的第一人,但是毋庸置疑,他的成果却独一无二地塑造了这一领域的发展,并在世界范围内影响了模型建构者。”伦敦商学院经济学和计量经济学教授R.J.鲍尔(R.J. Ball)在为诺贝尔委员会的推荐信里写道。 

财富共享

据贝尔曼说,克莱因也被称为劳里(Lawrie),“对宾大极度忠诚”。他现在还记得克莱因和蔼可亲的态度,以及“眼里闪现的友善和微妙的幽默感。”克莱因在大学内帮助建立了几个机构,包括和大阪大学合作的《国际经济评论》以及他任第一任所长的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研究所。 

 “我认为,比起大多数教员,他帮助建立的机构对整个大学,特别是经济学院,所产生的积极影响都要深远。”贝尔曼说。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是克莱因构建沃顿经济计量预测公司(WEFA),不是把它作为能给创建者盈利的预测公司,而是作为一个非营利组织。“WEFA会把其所有盈余再投资到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荣誉经济学教授罗伯托S.马里亚诺(Roberto S. Mariano)说。“克莱因用这些经济收益来支持经济学院,引进像我这样的人,也支持夏季研究,引进人才,而且更重要的是,为研究生提供奖学金和助教奖学金。” 

此外,当WEFA出售以后,克莱因得到了自己100万美元的收益份额。但是他把钱又投放到LINK项目中。LINK项目是一个非政府的国际研究合作机构,现在部分由联合国经济社会事务部负责。“这真正体现了他最受人尊敬的品性之一。他是一个很慷慨的人。” 

信息速度

在早期的自由学术生涯之后,1958年,克莱因加入宾夕法尼亚大学。1920年,他出生在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1942年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分校,获经济学学士学位。之后,他和保罗·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就读于麻省理工学院,并获得博士学位。他在芝加哥大学、密西根大学和牛津大学构建经济模型。

 最近几年里,克莱因将新兴技术和更快的信息速度与其早期模型创建工作相结合。“他专注于高频经济学,基本上引入实时发布的所有不同经济指标,” 沃顿商学院的统计学教授弗兰西斯X迪堡(Francis X. Diebold)说。“这些实时经济指标可能是每季度、每月、每周、每天都在更新,也甚或是更高频的数字。他试图用所有实时信息不断改进对我们处在商业周期何种阶段的估计并作出预测。” 

停不下的人

在授予克莱因诺贝尔奖的演讲中,皇家科学院的赫尔曼·沃尔德(Herman Wold)称克莱因是“停不下的人。他积极协作其他国家和其他大洲的经济宏观模型建构。他最新的主要成果是LINK计划。该计划把不同国家的经济宏观模型联系在一起,包括第三世界国家和共产主义国家。把所有模型整合在一个完整的系统中,旨在加强我们对于国际经济关系的理解,提高对于国际贸易、资本流动以及其他各种经济波动现象的预测。” 

马里亚诺教授认为,克莱因在LINK项目的巨大贡献应该为他赢得另一个诺贝尔奖。他说:“这个项目为不同意识形态的国家搭建了国际对话的平台,也发起了论坛供讨论者在如何处理和解决世界经济问题上有秩序地交流不同观点。他真地把像前苏联和中国这样的国家引进了论坛,而且,在他临终时,他谈到将非洲纳入讨论是多么的重要。” 

 “当然,任何想要理解经济如何运转的人都会致电他。”布鲁姆(Blume)说道,然而,“他永远不会告诉你。白宫里也有人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但他从不会告诉你。”

政治家的确给他打过电话。1968年,尤金·麦卡锡(Eugene McCarthy)参加总统选举时,他曾担任顾问。上世纪70年代,吉米·卡特(Jimmy Carter)总统任命克莱因就其竞选时的15个经济问题进行整理并确定立场,其中包括通货膨胀、住房供给和消费者保护等。1976年,克莱因在《人物周刊》中说:“如果你是一个技术员(technician),而有人求助于你,你肯定会去帮忙,这是一个公民应尽的社会义务。”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纪念和追忆经济学家典范劳伦斯•克莱因(Lawrence Klein)."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31 October, 2013]. Web. [20 Octo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579/>

APA

纪念和追忆经济学家典范劳伦斯•克莱因(Lawrence Klein).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3, October 31).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579/

Chicago

"纪念和追忆经济学家典范劳伦斯•克莱因(Lawrence Klein)"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31, 2013].
Accessed [October 20,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3579/]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