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还是失衡?美国富人的税率比穷人要低

美国的税收体系是否公平?

这类问题有点奥妙,因为公平性和不公平性通常存在于旁观者的眼中。通常情况下,公平性归根结底是自身利益的问题。由于这个主题没有定论,因而这类争论不会永远持续下去。

在本轮辩论中,奥巴马总统呼吁采用“巴菲特规则”,确保富人也能承担“公平比例”的税率,这部分收入所得税应至少和中产阶级承担的相等,“巴菲特规则”在华盛顿引发了争论。这项规则是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领导者、投资大师沃伦·巴菲特命名的,奥巴马表示,这项规则将通过增加收入来帮助减少联邦预算赤字,今年的联邦预算赤字预计为1.3万亿美元。“任何法案,如果改变了依赖于医疗保险的人们的福利而没有大幅增加收入,我将坚决予以否决。我将要求最富有的美国人或最大的企业来承担公平的税率,”奥巴马说道。

包括很多共和党人在内的反对人士指出,提高对富人的征税是不公平的,理由是,不管富人所得税比例是多少,他们承担的实际税费已经远远超过其他纳税人。据众议院预算委员会统计,最富有的前十个家族缴纳的税费已经超过联邦所得税的一半以上。

反对人士还指出,对富人的赋税增加将会弄巧成拙,因为这样会对创造就业机会产生影响,妨碍人们更加努力地工作赚钱。“如果对就业机会创造者征收更多税费,那么就业机会就会减少。如果对投资征收更多税费,投资就会减少,”众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保罗·瑞恩(Paul Ryan)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说道。

但是,什么是公平呢?

“从历史上来看,这个话题之所以变得如此有争议性,而且人们大声呼吁和争论不休的原因在于,我们经过反思后发现,公平性的关键因素不止一个,”沃顿商学院法学与商业伦理学教授托马斯·唐纳森(Thomas Donaldson)说道。他还补充道,正直的人们应当赞同一项基本原则:所有关于公平性的观念应该能让所有人获益,即便这些益处没有均等地传播。因此,公平性的概念必须始终考虑其他人的利益而不是个人利益。”

在这个关于税收公平性的争论背后存在一个实际问题:联邦政府能否在不提高税率的基础上使财政机构恢复秩序?许多共和党人倾向于削减开支、反对增加赋税,但是很多经济学家认为增加赋税必须发挥一定作用。“我非常清楚,必须对开支和税收进行调整,作为大幅度让步的一部分,”沃顿金融学教授理查德·马斯顿(Richard Marston)说道。“布什政府的减税措施给收入带来了很大的漏洞,”他补充道。他指的是乔治·W·布什总统在2001年和2003年期间的减税政策。

穆迪(MOODY'S)旗下媒体Economy.com首席经济学家及联合创始人马克·赞迪(Mark Zandi)指出,可以透过削减开支来解决三个季度的赤字问题,例如对医保经费问题的长期解决方案。但是其余问题可能需要依靠增税来解决,例如减少或免除那些减税措施,此种措施通常对富人最有利。“我们都普遍认为,在未来十年里,我们需要减少4万亿美元的财政赤字。”

正当关于税收公平性的争论持续不断的时候,巴菲特在《纽约时报》的“814嘉宾栏目”引发了新一轮的讨论,他在栏目中表示,他和他的富豪朋友在谈论减少政府不断飙升的赤字时,被主张“共同牺牲”的国家首脑宽恕了。

“当穷人和中产阶级为我们在阿富汗浴血奋战,以及多数美国人疲于生计之时,我们这些超级富豪却享受着非比寻常的减免税优惠,”巴菲特写道,“去年,我上交的联邦所得税,以及由本人及代表本人上交的工资税为6,938,744美元。听上去是很大一笔钱。但是这笔钱只占到我的应征税收入的17.4%,而且和我所在办公室的其他20个人相比,这个比例实际要低很多。他们承担的税费从33%到41%不等,平均为36%。”

为什么富人交得少?

这是完全可能的,因为美国的“渐增式”税收体系对不同层级的收入及不同类型的收入,其征税的方式是不同的。以一对夫妻合报所得税为例,头17,000美元的应税收入按10%的税率纳税。17,001美元到69,000美元按15%的税率,从69,001美元到139,350美元按25%的税率,从139,351美元到212,300美元按28%的税率,从212,301美元到379,150美元按33%的税率。379,151美元以上的,则按35%的税率纳税。这些“个税税级”对于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不管每个人的收入情况如何。亿万富翁的头17,000美元也只是按10%的税率纳税。

虽然收入达到379,151美元时需要缴付35%的最高税率,但是,应税收入达到400,000美元的夫妻,他们的总体税率将低于35%,因为其中的多数收入将按照10%至33%的税率纳税。35%的税率只适用于夫妻俩收入中超出379,151美元的20,840美元那部分。如果没有其他因素的话,这样的体系仍然会使富人缴付的总体税率(或“有效税率”)比收入较少的人群更高。

例如,所有纳税人都有权享受标准抵税额,或不征收任何所得税的收入。2011年,个人标准抵税额为5,800美元,夫妻合报标准抵税额为11,600美元。对于在报税表中逐项抵税而非采用标准抵税额的人士而言,这些抵税项目包括子女抵扣税、银行贷款利息、已交付地方税以及慈善捐赠等。因此,40%以上的家庭完全不需要缴纳所得税。

但是,只要有收入,即便无需缴纳所得税,所有人也必须缴纳6.2%的工资税作为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为了刺激经济,今年将该税率减少至4.2%)。但是,工资税仅适用于收入的头106,800美元。巴菲特所述事例中,他的办公室同事如果收入少于106,800美元,则还需另外缴纳6.2%的所得税。由于富有的纳税人收入远远超过该数额,因此他的总交税和收入比例要远远低于6.2%,这也解释了为何低收入员工承担的总税率在比例上会高于富有的人群。

但是,诸如巴菲特这样的人士之所以其有效税率较低,主要原因在于他们的收入多数是来自股利和资本收益或投资获利。资本利得税的税率仅为15%。巴菲特的例子是否能够代表多数富有的纳税人,这仍然是很多争议的主题,因为许多依靠丰厚俸金而非投资收入的富有人群,他们也在承担较高税率的所得税。

撇开巴菲特的特例不说,奥巴马和很多民主党人认为,富人应当支付更多,仅此而已。他们指出,富人们是布什政府减税政策的主要受益者,这项政策帮助将联邦预算扭亏为盈。现在面临艰难时期,因此,富人应当承担更多税率来帮助解决当下的问题。在布什政策下,最高税级从39.6%下降至35%,资本利得率从20%减少至15%。奥巴马和国会的多数民主党人认为,应当允许减税方案按预期在2012年底到期。(最初2010年的到期计划已获延期)

奥巴马提议将巴菲特规则作为指导原则,国会委员会到11月下旬制定细则,该委员会由六名民主党人和六名共和党人组成,要求在未来十年里将财政赤字减少1.2万亿美元。奥巴马的目标是在未来十年内,将财政赤字总共减少3.6万亿美元,其中60%来自削减开支,40%来自增加税收收入。

在增加税收收入的方案当中,包括恢复布什政府之前的所得税税率,提高股息和资本收益税率,免除部分信贷和减免税额,可能包含常见的贷款利息减免税额。奥巴马表示,他不想增加年收入在250,000美元以下的夫妻或200,000美元以下的个人的税率。

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为,这项方案必须伴随大幅度的开支削减,但是他们争论的是,有多少将是来自国防、医疗保险、医护和社会保险,因为这是联邦政府的四大开支项目。双方至今仍未就什么是“公平的”达成共识。

这是不足为奇的,因为相反利益方可以轻易提出关于公平性的合理定义,而且是非常不同的定义,唐纳德森说道。这是对困境的典型诠释,他指出,好比是一群孤立无援的士兵濒临渴死的场景。一支小分队冒着危险穿过敌军封锁线,然后带回来很少量的清水。接下来就是关于公平性的讨论。身体最弱的士兵提出,他们应该获得这些水,因为他们最需要这些水。其他人指出,每个人都是小分队的成员,应当平分才对。取水的士兵提出,他们应该得到更多的水,因为是他们冒险把水取来的。军官说,他们应当得到更多的水,因为他们是军官。

关于税收的争论也大抵如此。有人认为,每个人的年税费应当均等,这样才是公平的。另外有人认为,所有人承担同等税率是公平的。对于第三个人而言,公平的税收体系应当是前两个的组合,同时免除某几类所得税,可能会其他人征收附加税。

唐纳德森表示,巴菲特吸引了人们的注意,部分是因为他推行的体系是以利他为目的的。“财富不均等是正常的,但是财富不均等应当[从某种程度]有利于生活在底层的人群”及顶层的人群,唐纳德森说道。他还补充道,只要工人能够从医保获益,医生赚的比工人多就可以是公平的。

基于上述理论,如果不富有的人们从某种意义上获益,富人们从布什的减税方案中获得最大利益,也可以是公平的。保守派人士认为,对富人的减税将对所有人有利,因为这样可以刺激经济和创造就业机会。例如,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在提出将企业税从35%减少至25%时采用了传统的保守路线,将布什的减税政策作为永久性政策,同时免除年收入低于200,000美元的人群的股利、利息和资本收益的税费。

“对于美国而言,正确的发展路线是相信增长,”罗姆尼在9月初宣布他的税收方案时说道。

税收让我们变懒了吗?

虽然有很多方法来对数据进行分析,但是很难对税率、经济增长及创造就业机会之间的关系做出定义性结论。布什的减税政策针对的是富人,并未刺激经济增长和就业机会的增加。事实上,经济和金融市场在20世纪90年代也逐渐转好,当时的税率比较高。另一方面,20世纪90年代并未发生如同在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

赞迪指出,在较高层级,税收可以减少就业机会,但是“并不按在此讨论的速度减少。”例如,允许布什减税政策到期将会使最高所得税税率增加4.6%,达到39.6%,20世纪50年代为90%,1986年为50%。

保守人士还指出,提高税率会让人们不再努力工作来赚取更多收入及产生更多税收收入。对此种观点持批判态度的人士认为,如果金融激励措施如此重要,就不会有极其富有的人继续工作,因为金钱对他们已经不再是问题了。许多人选择的职业并非是高薪职业。而且,即使薪酬较高的人士因承担较高税率而减少工作,其他人将会前来补缺并做完那些未做的工作。

巴菲特指出,增加税费不会对投资产生不利影响,因为投资是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我与投资者共事了60年,我从未见过有谁因为对潜在收益征收的税率而减少敏感性投资的,即便在1976-1977年间也是如此,当时的资本收益率为39.9%,”他在《纽约时报》中写道。“人们为了赚钱而投资,潜在的税率从未把他们吓跑过。对于那些认为增加税率会有损就业机会的人们,我需要指出的是,在1980年至2000年期间,新增的就业机会将近4000万个。你们知道之后发生了什么吗:税率降低和更少的就业机会。”

低税率能够让雇主们有更多的钱来招工,目前的用工荒似乎并不是因为缺钱造成的。美国大企业的现金储备完全足以支撑招工狂潮。许多经济学家指出,雇主们不是因为有了很多现金才去招工的,而是他们需要更多的工人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归根结底,新员工的工资来自销售额及企业收入的增加。

最近的辩论焦点主要是围绕富人纳税而展开的,但是财政赤字的解决方案必须同时解决不富有人群的税率问题,马斯顿说道。“财政赤字之所以提高是因为两个原因……布什时期对所有人的税费都一律降低[以及]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开支猛增,布什政府发动了没有资金援助的战争,提供了处方[药物]的福利。”

作为国内生产总值的一部分,政府开支猛增至35%左右,超过了长期平均值,虽然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和90年代初就已达到如此水平,低于二战期间的50%。与此同时,和国内生产总值相关联的税收收入相对较低。例如,2010年,个人所得税收入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2%,这是自1950年以来的最低点,同时低于2000年的10.2%,2000年布什政府开始实施减税。目前税率较低的原因是因为削减开支、收入增幅低迷和较高的失业率所致。

“我认为,在所有人的所得税收入未获大幅增加,也没有实施消费税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解决财政赤字问题的,”马斯顿指出,“但是坦率地说,我并不认为共和党人会很快接受上述两种方式。”

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富兰克林·艾伦(Franklin Allen)也认为,美国最终需要出台全国范围的销售税或增值税,虽然还未对此进行深入讨论。“他们必须增加收入,摆脱财政赤字,”他说道,并警告说,持续增长的债务迫使联邦收入的大部分用于偿还债务及政府日常开支。“必须有人为[减少赤字]买单,让富人来承担其中一部分可能是有道理的,”艾伦指出。

在过去十年里,虽然富人从降低税率中获益,他们目前也在承受痛苦,因为他们担心美国的政府债务及欧洲金融市场的恶化,艾伦指出。有效解决债务问题可以帮助市场,让富有的投资者更加富有,即便他们必须承担较高税率,他补充道,“如果国家经济崩溃,他们会损失更多。”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公平还是失衡?美国富人的税率比穷人要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2 October, 2011]. Web. [23 April,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873/>

APA

公平还是失衡?美国富人的税率比穷人要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1, October 12).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873/

Chicago

"公平还是失衡?美国富人的税率比穷人要低" China Knowledge@Wharton, [October 12, 2011].
Accessed [April 23, 2018].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87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