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顿教授评论迈克尔•摩尔的新片《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

迈克尔摩尔(Michael Moore)的新影片《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Capitalism: A Love Story)将资本主义赤裸裸地描述成毁灭美国的妖魔鬼怪。摩尔描写的反面人物从华尔街的银行家、沃尔玛公司(Wal-Mart),到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不一而足,同时,也有资本主义的受害者——其中包括丢了工作和房子的人,在某些情况下,他们还丧失了对这个人们认为会对勤勉工作给予褒奖、按规则出牌的体系的信心。


摩尔的其它纪录片作品还包括讽刺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的《罗杰和我》、谴责乔治·W.布什总统及其反恐战争的《华氏911》(Farenheit 9/11),以及对美国的医疗卫生系统大加挞伐的《医疗内幕》(Sicko)(也译为《神经病人》),在这部最新影片中,他对其立场的坚守以及影片的娱乐性都丝毫未减。沃顿知识在线邀请沃顿商学院保险和风险管理教授肯特·斯迈特斯,(Kent Smetters)就《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一片发表了评论,肯特·斯迈特斯称自己的政治立场是“基本上中间偏右”。


以下内容就是他对本片述评的剪辑。


沃顿知识在线:你认为这部影片怎么样?


肯特·斯迈特斯:不可思议的是,我赞同这部影片中的很多观点。就资本主义社会的缺点问题,摩尔提出了某些非常有根据的观点,这些缺点包括一些我们以后需要着力处理的问题,尤其是在零售行业。举例来说,我们需要全新的更好的消费者保护法规。但是,摩尔采用的方式却有太多的趣闻轶事色彩:在很多情况下,他都选用了我们都会采取一致意见的例证。比如片中描写的伊利诺伊州那家没有为员工支付拖欠工资的公司,就我所知,没有多少人对那家公司的行为表示支持。


摩尔认为我们不应该利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助银行,对此我表示赞同。这是一个重大的错误。但是用这些逸闻来对资本主义的整个体系做出概括性结论,有些牵强。


此外,我还觉得摩尔有些怯懦。虽然他对资本主义大加批判,但是他不敢站出来宣称:“嘿,我就是个社会主义者。”他知道,以“S”打头的这个词(英文中的社会主义是“Socialist”——译者注)不是个好词。相反,他在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之间制造了非此即彼的对立。但事实上,很多证据表明,资本主义会催生民主制。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越来越富裕了,他们渴望得到政治权利……如果你看看社会主义国家的情况,你就会发现,往往只有很少的富人位居“顶层”,而下面的大部分人却都处于贫困状态。在古巴,卡斯特罗的状况很好,而人民则很贫穷。


沃顿知识在线:摩尔是个社会主义者吗?


斯迈特斯:我肯定地说他是。社会主义者试图避开这样的标签,但是我找不到任何相反的证据证明他不是。


沃顿知识在线:这部影片最出色的部分是什么?


斯迈特斯:我认为,摩尔对紧急救助银行的批评可能就是本片最出色的部分了,但政府并没有为普通人提供足够多的帮助,两相对照,这一点尤显突出。他非常出色地进行了对比。我对此也表示赞同。


此外,就公司从员工的死亡抚恤金上获益的问题,他也提出了一个很好的观点,他在片中以沃尔玛公司为例说明了这一问题(沃尔玛公司曾为其成千上万的员工投保人寿保险,但却将本公司确定为保险的受益人。沃尔玛的发言人声称,公司的初衷并不是从雇员的死亡中获益,沃尔玛在员工身上投入了大笔资金,如果员工在世,对他们的投资将是一项长远的计划。——译者注)。有时候,为公司的重要管理人投保是合情合理的,而为不重要的员工投保从情理上却不那么充分。


话虽这么说,但沃尔玛还是为员工缴付了保险费。所以,问题在于:他们从中赚了很多钱吗?只是着眼于亡故员工的抚恤金,摩尔给人们造成了他们确实如此的感觉。但是,沃尔玛也为没有死亡的员工缴付了保险费。在我看来,没有证据表明,沃尔玛公司确实从中赚了很多钱,因为他们缴付的保险费会逐渐累加起来。摩尔从未给我们展示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事实上,他只是引用了公司一份内部备忘录的某些内容,这份备忘录称死亡率过低。我想,他对这份备忘录有些断章取义。或许,那些内容只是以保险精算师的口吻提出的建议,认为公司在这项投资战略上并不能赚很多钱。


然而,我依然认为,沃尔玛无需为非重要员工提供保险,因为其中并没有多少“可保利益”(insurable interest)。照此类推,摩尔的说法——我没有义务为你的房子投保火险——是正确的。是的,你可以想象一个沃尔玛不应该为其员工买保险的理由,因为它会成为减低工作场所安全度的动因。所以说,迈克尔·摩尔在这一点上是有道理的,但是他采用的例证是经过选择的。


沃顿知识在线:影片最糟糕的部分是什么呢?


斯迈特斯:基本上就像我在前面提到的,那就是:摩尔具有根据某些例外情况做出概括性结论的倾向。我也可以玩同样的游戏,我可以说:“摩尔先生,你真正的信仰是什么呢?看看那些社会主义国家吧,它们在帮助穷人方面到底取得了什么成绩呢?欧洲的中产阶级真的比我们的中产阶级生活地更好吗?”不过,我知道,这样的问题理论性太强了,所以,很难制作出一部有趣的影片。


沃顿知识在线:欧洲是社会主义吗?


斯迈特斯:我想,这要取决于我们的定义。我们在使用“社会主义”这个语汇的时候往往过于宽泛。我们常常认为,共产主义意味着不会对私有成果给予奖励,社会主义意味着对私有成果给予一定的奖励,而资本主义则意味着对私有成果给予很多奖励。如果我们采用较为宽泛的定义,法国就是个社会主义国家。在法国很难开设公司,公司也很难在那里退出,很难在那里从事赚钱的生意。但与此同时,欧洲也在变化。现在,平均而言,欧盟国家的公司所得税税率低于美国的水平,所以说,它们在各个方面也都实施了变革。不过,除非我卖羊角面包,否则,考虑到欧洲的监管环境,我可能永远也不会在法国这样的国家开办公司。


沃顿知识在线:在美国,政治讨论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摩尔是这个趋势的一部分吗?


斯迈特斯:那倒不见得。不过,他的影响力与他的雄辩言辞关系不大,更多的来自他关注的议题。我发现,很有趣的一点是,即便在我的民主党朋友中间,也没有多少人很严肃地看待他的言论。他们并没有把他的言辞当作中间偏左阵营的声音,人们更多地是以看待拉尔夫·纳德(Ralph Nader)(公民活动家,律师兼作家,被认为是现代消费者运动之父,以主张维护消费者利益而著称。在过去30年中,一直在告诫公众、国会和媒体注意与健康、安全、经济、环境污染、工人权利和公司影响过大等有关的问题。——译者注)的方式来看待他——更为边缘化。所以,我并不认为摩尔对政治讨论的两极分化做出了多大贡献,这主要是因为,不像某些脱口秀主持人,他的追随者还比较少。


沃顿知识在线:这么说他还不是另一个鲁什·林堡(Rush Limbaugh(美国著名政治脱口秀主持人。——译者注)?


斯迈特斯:鲁什·林堡的影响力之所以可能更为巨大,是因为他的听众规模。就其号召力而言,摩尔顶多也不过是一个“迷你鲁什·林堡”。


沃顿知识在线:那么,你怎么评价你自己的立场呢?


斯迈特斯:总体说来,我在政治上中间偏右。不过与此同时,我也赞成明智的重新分配。我绝对不是个自由主义者。在俄亥俄州,我自己就是在贫困线以下的环境中长大的。我父亲是个牧师,我是5个孩子中最小的。直到读研究生的时候,我才有了自己的医疗保险,那还是因为我靠奖学金去哈佛大学上学的时候他们要求学生要有医疗保险。有一年过圣诞节,作为博士生,我回俄亥俄州的家是第一次坐飞机。我很清楚,缺乏某些基本条件,人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长大成人。在某些极端时期,如果肉对我们家来说太贵的话,我们会吃后院的松鼠。我们自己制作蜡烛照明,自己制作洗澡用的肥皂。我们家取暖用的是我们自己砍来的木柴。我们一年只在圣诞节的早晨用一次油炉。我父亲几年前去世了,不过我母亲还住在我们兄弟姐妹七人长大的地方。那是个1200平方英尺的房子,有一个浴室。这栋房子现在的价值差不多在7万美元左右。


但是,我之所以能逃脱贫困,是因为教育。如果政府没有让我能得到助学贷款的计划,那么,直到今天,我依然会很贫穷。我赞成教人们捕鱼、教人们逐渐提升自己。不过,我同时也是非常幸运的。我有聪明而善于激励人的父母和兄弟姐妹。但是,即便你给他们接受教育的机会,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将工作做好的能力的。因此,我们应该确保有一张基本的安全网。但是我并不赞同迈克尔·摩尔信奉的那种重新分配的方式——也就是无条件的、并不根据人们付出的努力进行重新分配的方式。我赞成给人们第二次机会,而不是向人们发放救济品。


沃顿知识在线:引用一个著名的论点,大意是说,除了所有其它制度之外,资本主义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经济体系……那么,摩尔的观点又是什么呢?


斯迈特斯:这正是问题所在。他并没有站出来宣称:“这就是我的信仰。”在这部影片中,他描述了罗斯福总统(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提出的《第二权利法案》(Second Bill of Rights)(该法案要求“经济的安全和独立”,其中包括充足的食物和就业。)(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美国第三十二任总统(1933-1945年),20世纪世界经济危机和世界大战的中心人物之一。以推行新政著称。——译者注),我们从中可以得到他信仰的某些线索。我对其中的某些权利表示赞同。但与此同时,迈克尔·摩尔得出的结论并不包括我们应该实施更多的监管改革,尤其是保护消费者的改革,而我认为,这些才是我们非常需要的;此外,他的结论也不是我们应该进行更多的重新分配,如果能明智地完成重新分配,我也会表示赞同。但是他只是概括说,资本主义体系就是运转不灵,对此,我不敢苟同。


因为过度专注于泛泛的概括性结论,实际上,他在片中忽略了某些领域的问题,其中就包括经纪商/交易商和理财策划领域,这些领域都需要进行监管改革。这是一个每年营业额高达1100亿美元的庞大行业,这是个由骗子和令人厌恶的家伙控制的行业,他们靠自己提供的建议获取回扣和佣金。英国将在2012年禁止采用这种模式。客户将先行向理财规划师支付费用,让双方的合作清清楚楚,这样,就不存在偷偷摸摸的问题了——也就是没有回扣的问题,也没有佣金的问题了。


不过,在抵押贷款领域需要严格监管以便使抵押贷款非常透明这个问题上,迈克尔·摩尔的观点是正确的。他们没有理由把这个程序弄得如此复杂。任何抵押贷款的重要条款,都应该可以概括在一页纸的篇幅上。


然而,随着抵押贷款危机的深入,他再次表现出了极具选择性的特点。他谈到了那些已经拥有自己住房的人再次申请贷款的问题。这些人被怂恿以自己的住房作抵押申请新型的抵押贷款,起初,他们为这些贷款偿付的利息简直低的可笑,但后来的利率却大幅上涨。我认为,很多人确实并不知道自己陷入了什么样的处境。但是,他在片中没有提到的是,大部分抵押贷款坏账并不是来自那些利用自己拥有的住房作抵押再次申请贷款的人,而是来自那些同样贪得无厌的新购房者,他们是以6万美元的收入购买60万美元住房的人。所以说,这场危机并不只是银行的错误。很多人都想得到超过自己承付能力的东西。我当然要批评银行缺乏透明度,但是,那些人也应该受到批评。实际上,摩尔并没有对这些问题给予适当的观照。


另外,他列举的很多抨击资本主义的其它例证,同样也可以轻易归结为监管问题,比如他在片中描述的宾夕法尼亚州少年拘留中心的问题。(两位法官被控关闭一家国有少年拘留中心之后,又将其卖给了一家私营公司,并从接管这家中心的公司收取回扣。)所有人都认为,把法官列入这家中心的薪金名册是错误的。还好,最终结果是恰当的:卷入其中的法官和其它人被抓捕。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利用私营机构就必然会导致腐败。事实上,公营机构自身也会导致腐败,尤其是在涉及到建筑业的时候。建筑合同往往会发包给竞选赞助人,有时候,这些金钱会通过众议员参与的第三方生意或者以其它方式而回到他们那里。与此形成对照的是,私营企业则没有在建筑业务上超支的强烈动机,因为它关注的是企业的利润。


沃顿知识在线:这部影片还引述了机长切斯利•B萨伦伯格三世(Chesley B. Sullenberger III<SPAN style="FONT-SIZE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沃顿教授评论迈克尔•摩尔的新片《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8 十月, 2009]. Web. [28 October,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223/>

APA

沃顿教授评论迈克尔•摩尔的新片《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9, 十月 2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223/

Chicago

"沃顿教授评论迈克尔•摩尔的新片《资本主义:一个爱情故事》"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十月 28, 2009].
Accessed [October 28,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2223/]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