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两片镇痛药雅维(Advil)……辉瑞-惠氏的合并能治什么病?

126,当制药巨头辉瑞制药公司(Pfizer)宣布以680亿美元收购惠氏制药公司(Wyeth)时,就这桩交易会带来什么好处以及给谁带来好处的问题,分析家们立刻开始提出质疑。辉瑞的高层认为,这桩购并具有战略意义,因为它可以使公司的业务拓展到全新的领域,此外,一旦公司的“立普妥”(Lipitor)(立普妥(阿托伐他汀钙片)是全球处方量最多的降胆固醇药物和排名第一的处方药,该药物最初是由华纳兰伯特公司开发的。辉瑞制药公司后来斥巨资购买了该药物的专利。——译者注)于2011年专利保护到期,这桩购并还有助于弥补由于该药物专利失效给公司年收入造成的120亿美元的损失。但是,惠氏制药公司也会带来某些债务——特别是有关其荷尔蒙替代药物以及减肥药物“芬芬”(Fen-Phen)持续不断的官司问题。就这桩购并的利弊问题,沃顿知识在线请沃顿商学院从事医疗保健研究的帕特里夏·丹泽教授(Patricia Danzon)和市场营销学教授杰戈莫汉·拉朱(Jagmohan Raju)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下面就是这次对话经过编辑的文字版本。


沃顿知识在线:帕特(帕特里夏的昵称)和拉朱,感谢你们接受我们的访谈。帕特,从长期战略的角度来看,这桩收购对辉瑞制药公司有意义吗?


丹泽:这桩收购的长期好处我不敢肯定,不过,就短期和中期而言,购并确实有望为公司带来两项收益,一个是惠氏制药公司产品所带来的收益,另一个则是削减成本的可能性,因此,购并后的公司可以通过裁减员工而促进净收入的增长,而且裁员的大部分很可能来自惠氏制药公司。如果我们看一看辉瑞制药公司以前的购并就会知道,随之而来的都是颇为激进的削减成本。我想,这桩购并也会这样。


沃顿知识在线:拉朱,你认为呢?


拉朱:我同意丹泽的观点。如果辉瑞不进行这桩购并,那么,它们就会陷入大麻烦,因为两年以后,他们从立普妥上的收入会减少四分之一。从惠氏制药公司的角度来看,这桩购并也是个机会,因为正像你谈到的,他们已经债务缠身了。不过这桩购并为它们洞开了一扇机会之窗,就此可以摆脱那些让它们无法脱身的问题。而辉瑞可以就此得到新药物。辉瑞一直是个市场营销能力非常强大的企业。他们可以将其他人的产品经营到其他公司无法企及的境界。比如,立普妥,如果这个药物还在华纳兰伯特(Warner-Lambert)的手里,它很可能只是一个50亿美元的产品,可到了辉瑞手中,就变成了130亿美元的产品。我想,他们也会用同样的方式运作惠氏的产品的。


沃顿知识在线:这桩交易能给惠氏带来什么?该公司为什么会同意这桩交易呢?


丹泽对惠氏制药公司来说,很显然,这桩交易的价格非常诱人,他们很难拒绝这样的价格。我们已经看到过制药行业发生的敌意收购,所以,惠氏到底还有多少选择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在前面谈到过,惠氏能给这桩交易带来已经上市的产品,以及他们在过去数年来构建起来的开发生物药品的重要能力。它们两家公司都是首批大胆挺进生物药品领域的先驱公司,这也是辉瑞已经投资的一个领域。对公司的长期协同效益来说,最大的希望在于将两家公司的生物药品部门整合到一起,并从中获得更多的产品。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以往的经验就知道,越大越好的一般理念——意思是说,公司规模越大或者公司越多元化,就越有好处——已经越来越不可靠了。


沃顿知识在线:你谈到的生物药品是什么意思呢?


丹泽生物药品产品是以涉及到生命过程的某种方法开发的产品,而不是我们以前经常服用的传统片剂和胶囊,那是更多基于化学方法开发出来的药物。生物药品会更昂贵,使用这些药物的是专业内科医生,而不是一般医疗科医师。这类药物的定价之所以很高,是因为他们的生产成本很高,同时,还因为使用它们的是先进得多的治疗方法。所有制药公司都已经开始从化学药物转向生物制剂药物。但是,惠氏是最早成功转向的公司之一,它们既有自己的主导产品组合,也有自己的疫苗部门。这就是他们会给辉瑞带来的优势。


拉朱:我同意丹泽的观点。我是个市场营销学教授,所以,在这上面没有太多发言权。但是,惠氏制药公司的优势之一,并不仅限于生物药品的市场营销,而且还包括生物药品的生产。我想,很多人都能开发生物药品产品,但是,要想稳定可靠地大规模生产这些产品,则需要很多的技能。惠氏生产生物药品的工厂——我不应该将它们称之为工厂,而应该将其称为生产能力——是无可匹敌的。事实上,他们的生物制剂产品依那西普Enbrel)是由安进公司(Amgen)开发的,不过是由惠氏大规模生产并将其推向市场的。辉瑞当然非常需要这些能力。而要想快速进入这个领域,你就必须拥有生产能力。


从惠氏以及公司股东的角度来看,这桩购并中的现金因素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他们可以从这笔交易中得到450亿美元的现金。就目前来看,450亿美元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沃顿知识在线:你们刚才谈到,这桩交易完成后,公司肯定会裁员。这桩交易对裁减19500份工作以及削减40亿美元的预算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将两家公司的企业文化整合到一起的难度会有多大呢?


丹泽这两家公司整合到一起过程中一个有趣的问题是,事实上,它们两家公司都是由很多公司合并而来的。所以说,两家公司都有在完成合并以后大刀阔斧进行整合的历史。它们两家公司在地理上的距离相当近,所以,我想,它们的企业文化的差异不会非常显著。我认为,他们会很快行动起来,将两家公司不必要的重叠功能去除的。我们刚才谈到过,最近,它们两家公司都大幅削减了开支,其范围不仅限于传统的市场营销领域,而且也包括管理支出,甚至还削减了研发的投入。如果它们继续沿着已经在实施的削减计划走下去,那么,它们一定会形成一个精简得多的公司。


沃顿知识在线:如果他们将支出大幅削减到伤筋动骨的程度,会存在什么危险吗?


丹泽从今天这个时代来看,我觉得你永远也不会削减到伤筋动骨的程度的。


拉朱:我想,公司将来是会大规模裁员的,不过不是现在,而是紧随立普妥的专利保护到期之后开始。现在,两家公司的收入总计起来大约是700亿美元,但是,从现在开始,两年以后,其中的15亿美元将会消失。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得大幅削减开支……我不知道惠氏制药公司设在麦迪逊(Madison)的分部最终是否能保留下来。此外,市场营销费用也会被大幅削减的。


沃顿知识在线:辉瑞所面临的专利问题并不是独有的,其他大型制药企业,比如,默克制药公司(Merck)、百时美施贵宝公司(Bristol-Meyers Squibb)和礼来制药公司(Eli Lily)也有同样的问题,在未来几年中,它们也都会面临收入的大幅减少。就这些问题以及它们面临的其他挑战而言,你们如何描述制药行业的总体状况呢?


丹泽这个行业确实面临着挑战。它们面临着史无前例的专利到期问题。立普妥只是其中销售额损失最大的一种药品。但是,就像你刚才谈到的,所有大型制药公司都会遭遇数十亿美元的销售收入损失……它们大都在试图以新产品填补这些无法避免的损失,新产品可以通过从小公司获得特许授权而得到,也可以通过购并小公司而获得。过去几年来,公司购并的总体趋势,是避免大型公司之间的水平购并Horizontal Merger)——这种方式在20世纪90年代颇为普遍,而是采用所谓的“垂直购并”(Vertical Merger)方式,也就是一家大型制药公司购并一家小型生物制药公司的方式。因为水平购并方式的结局最好也不过是喜忧参半,更不用说还会产生负面结果了,所以,我想,辉瑞进行这样的大宗水平购并,会让很多人感到惊奇的。我们在前面曾经谈到,他们没有多少其他选择。因此,我希望看到,其他公司除了非常、非常积极地获得特许授权以外,还会更多地采用购并中小制药公司的策略。


沃顿知识在线:你们看到过中小制药公司确实被成功购并的交易吗?


<SPAN style="FONT-SIZE: 10pt; FONT-FAMILY: 宋体; mso-bi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吃两片镇痛药雅维(Advil)……辉瑞-惠氏的合并能治什么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8 February, 2009]. Web. [24 November,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945/>

APA

吃两片镇痛药雅维(Advil)……辉瑞-惠氏的合并能治什么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09, February 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945/

Chicago

"吃两片镇痛药雅维(Advil)……辉瑞-惠氏的合并能治什么病?" China Knowledge@Wharton, [February 18, 2009].
Accessed [November 24, 2017].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94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参与讨论

目前尚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