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职业选手谈如何在扑克中探索控制、运气和决策的可能性

沃顿商学院的米尔克曼教授(Katherine Milkman)与心理学家兼记者康尼科娃(Maria Konnikova)就她的新书《最大的虚张声势》(The Biggest Bluff)进行了交流。

从一个新手小白开始,康尼科娃最终成长为一个世界级的职业扑克玩家。然而,扑克对她来说绝不仅是纸牌或金钱。相反,她选择了扑克作为一种探索人类世界的手段——在一个几乎没有玩家有控制权的环境中探索人类的决策。

沃顿商学院的运营、信息和决策教授米尔克曼(Katherine Milkman)教授最近与康尼科娃进行了访谈,她谈到了自己如何从扑克中学到了放开我们自以为是的控制力,并运用我们实际拥有的控制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谈话记录。

凯瑟琳·米克曼:是什么促使你写这本书的?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故事。

玛丽亚·康尼科娃:从表面上看,这本书是关于扑克的,但实际上不是。我的动机与扑克无关,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运气和机会的本质,以及我们如何学会区分我们能控制的和不能控制的事情之间的区别。

当我还是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的心理学家米舍尔教授(Walter Mischel)的研究生时,我研究了关于控制的错觉(illusion of control)。我们以为自己会研究自我控制,以及非常聪明的人如何能够在充满不确定的随机环境中做出明智决定。但实质上,我们发现,自我控制的致命弱点当你把一个人放在有太多他其实无法控制的变量的环境中,由于他们太习惯于控制,而且在生活中一直表现得很好,以至于陷入了控制的错觉。他们认为自己拥有的控制权其实比实际的要多。

这一现象对我来说太迷人了。我们没有找到解决办法。你没法确定说,“现在,你可以治愈控制的错觉。”这很难突破。几年前,当我生了一场大病,我奶奶去世了,我丈夫失业了,我妈妈失业了,我的生活很艰难。这让我停下脚步,用新的眼光重新思考人生和运气:“我自己研究过控制的错觉。我以为我对此了如指掌,但最终我自己也存在这样的幻想,因为这些变化真的让我措手不及。“我想找到一种探索它的方法。

开始时我做了大量阅读。有人说:“如果你对机会感兴趣,你应该读博弈论,因为它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框架。”于是我选择了这本《博弈论理论》,作者之一是约翰·冯·诺依曼(John von Neumann),他本人也是位扑克玩家。我学到的是,博弈论实际上是受扑克游戏启发的。诺依曼说:“扑克游戏是人类决策的完美模式。”而国际象棋在这方面真是一个糟糕的模式,因为它是一场完美信息的游戏。所有的信息碎片都在那里,裁判在那里,你可以做出正确的决定。

但是扑克是一种信息不完全的游戏。有些事我知道你不知道。有些事你知道我不知道。有些事情我们都知道。现在我们可以试着动脑筋,“好吧,你认为我对你所知道的有什么了解?以及,“我觉得你对我知道的有什么了解?“我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些迭代。

但这正是扑克牌如此迷人的原因,因为它不仅是一个数学游戏——冯·诺依曼是一个数学家;但它也是一个人性的游戏,这是一个意图的游戏,是一个骗人的游戏,是一个阅读人心的游戏,是一场信息游戏。如何在这里获得信息优势?这就是他着迷的原因。他说,“如果我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基本上就可以面对生活。”顺便说一句,扑克,没有限制,也没有解决方案。这就像人工智能的金标准,但一直没有解决。

当我开始读到这些的时候,我想,“这就是我要看的书。”也许我会开始玩这个游戏,也许我会潜入其中,钻研它,并把它作为一个探索人性的实验室——弄清楚扑克是否能帮助我识别自己控制的极限?它能教我应该专注于什么,我应该放弃什么吗?

克曼:这真是一段美妙的旅程。你作为心理学家的训练是如何促使你成为世界级扑克玩家的?

康尼科娃:首先,这有助于我找到我的教练埃里克·塞德尔(Erik Seidel)。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扑克手之一。我的背景让他很感兴趣,我接受过这种心理训练,即我研究了不确定性条件下的决策,以及情绪状态。当他看到我的时候,说,“哇,这就是扑克。你有这方面的背景。”

但我认为我受过的教育也有助于我有正确的词汇来概念化这些经历,并对其更加内省。我非常相信用正确的词汇来表达的力量,因为它可以帮助你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当你有正确的词时,你可以识别出其他人可能无法识别的情绪。

我在书中引用了我最喜欢的诗人奥登(W.H. Auden)的话:“语言是思想的母亲,而不是女仆。”不是说你有了想法,然后试图用语言来表达。我认为作为一个心理学家,研究了所有这些,并且能够在我自己和其他选手身上发现这些,真的帮助我明白了,这就是我需要努力的地方。

当然,了解这些偏见并不意味着我不会犯这些错误。当我真正玩的时候,“我现在肯定是在经历赌徒的谬论,但我只想再赌一次,因为我不能再输了,对吗?“你看,明白道理并不意味着你不会经历它,也不意味着你能克服它——但了解是第一步。

克曼:你提到了赌徒的谬论(gambler’s fallacy),这是你在书中引用的一个很好的研究段落。你认为成为一个扑克玩家最重要的是什么?为什么?

康尼科娃:我把这本书献给了我的论文导师沃尔特,他不幸在书出版前去世。但他对这个项目非常兴奋。在我研究生的早期,他就向我介绍了朱利安·罗特(Julian Rotter)关于控制核心点(locus of control)的研究,并说:“这是一个经常被遗忘的理论家。很多人不会回顾他早期的论文,但这是一个基本概念,它确实给了我灵感。“因为控制点的核心也就是本书围绕的问题——你的内在轨迹,你控制的东西,你的外在轨迹。我试图把这一点和沃尔特关于认知-情感处理系统(CAPS,the cognitive-affective processing system )以及你不能在真空中研究人格的工作结合起来。一切都需要概念化。你需要弄清楚人们的“如果—那样”行为模式是什么。

我意识到这两件事实际上可以齐头并进,因为控制点与积极或消极事件的互动方式告诉了我们很多这个人的性格。例如,有些人对所有好的事物都有一个内在的轨迹,而对所有的坏事都有一个外在的轨迹。有些人则相反,他们对美好事物有一个外在的控制点轨迹。他们说,“哦,不,不,那不是我。我只是运气好而已。”而坏事则有一个内在轨迹。他们说,“是的,那是我的错。”那些人往往很沮丧。

如果你需要在扑克牌桌上观察玩家,那么这种动态是非常有用的。这是一个认为自己在掌控,还是顺着游戏发生的玩家?他们在谈什么?他们用的词汇是什么?他们是在说“哦,天哪,我真倒霉”,还是说“我打的可糟糕。”他们是如何分析自己的决定的?

很多关于自我控制的工作真的很有帮助,因为扑克很容易让人情绪化。你每天都要在牌桌上坐10多个小时……真的很久。当你累了,决策质量就会下降。如果你在中午开始比赛的话,你很难在凌晨1点做出像中午那样良好的合乎逻辑的决定。

了解了所有这些,我只需要看看一些研究。我用了伊桑·克罗斯(Ethan Kross)的一些关于如何远离情绪的方法。我真的会在牌桌上做这些练习,因为我累了,神经越来越紧张了。我会说,“好吧,我是墙上的一只苍蝇,低头看着玛丽亚。”这确实奏效了。

当然,如果没有丹尼·卡尼曼(Danny Kahneman)关于决策的研究,将很难对这些概念进行概念化。他的研究是这个领域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在我的思想中根深蒂固,以至于我几乎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比如“风险规避或风险寻求”(Risk-averse or risk-seeking)。他的知识非常有帮助,你在扑克游戏中看到的很多偏见都是卡尼曼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指出和命名的。

克曼:你提到把这本书献给已故的论文导师,伟大的沃尔特·米舍尔。他以著名的棉花糖实验而闻名于世。我很好奇——如果他能读到这本书,你认为他会发现其中最有趣的是什么?

康尼科娃:哦,天哪,我从来没有被问过这个问题。这是个好问题。我们讨论过,他真的很兴奋,但他不知道扑克到底需要什么。我想他会很高兴看到在扑克牌中,我找到了很多我们研究过的解决方案。如果你教别人正确地玩扑克,你可以解决很多偏见,你可以在很多时候解决控制的错觉。你可以让人们更加意识到随机性,更好地审视决策过程,并让自己从结果中脱离出来,这是非常困难的。我想他会很兴奋,他可能会说,“好吧,你现在要回实验室了。现在我们要用扑克,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那就是沃尔特。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天,他都会对研究的想法感到兴奋,他总是在为下一件事而努力。我是他教学生涯中最后一个研究生……

克曼:你的性别在职业扑克比赛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康尼科娃:扑克领域的玩家97%是男性。你可以去几天也见不到别的女人。一开始,这真的很难,但我逐渐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我能够使自己成为一个更强大的扑克选手。

所有的心理学研究证明了一个问题——女性不那么“善于谈判”,因此没有得到晋升。这是因为如果她们和男人采取同样的谈判方式,可能会受到惩罚。事实上,如果你只是微笑而不是咄咄逼人,对女性来说会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策略。

我的建议是既要意识到这一点,也要学会引导你内在的扑克玩家——做一个更积极进取的人。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把这个内在的自我带出来。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不得不做一些事情。

首先,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将社会提出的所有性别观念内化了。我没有发挥出应有的积极性。我做了错误的战略决定,因为我希望人们认为我是个大好人。那太糟糕了。我在赔钱。一旦我意识到这个问题,我就可以开始努力了。

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比如弄清楚对手的偏见。你可以用他们低估你的能力来对付他们。如果他们认为女人不会虚张声势,你最好虚张声势。他们会想:“哇,她一定很强。很自信,因为一般女人是不会虚张声势的。”

然后,看看那些有进取心的人是怎么做的,他们不总是有很好的牌,但是他们却知道如何表现自信,让别人以为他们有货。我不一定喜欢他们,但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习到,展现自信是战斗的重要组成部分。没人知道你的底牌,能够虚张声势是非常强大的。人们可以看到这种自信,这会让你看起来更有底气赢。

克曼:如果你的读者读完这本书,只记得一件事,你会希望它是什么?

康尼科娃: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能控制的事情上。生活中有太多你永远无法控制的事情。没关系。学会放下这些,专注于你自己。我能控制什么?好吧,我可以控制我的决定,我能控制自己对别人的反应,我能控制我的情绪、互动和行为。

我不能控制别人,我无法控制世界。那么,我该怎么做才能让这个世界尽可能美好呢?

专注于自己是如此的强大,因为你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很多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事情。重要的是,你要认识到你的能力是有限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应该停止决策和尝试。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充满希望的信息,而不是一个消极的信息。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扑克职业选手谈如何在扑克中探索控制、运气和决策的可能性."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22 七月, 2020]. Web. [12 August,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364/>

APA

扑克职业选手谈如何在扑克中探索控制、运气和决策的可能性.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20, 七月 22).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364/

Chicago

"扑克职业选手谈如何在扑克中探索控制、运气和决策的可能性" China Knowledge@Wharton, [七月 22, 2020].
Accessed [August 12, 2020].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364/]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