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佐斯宣布太空移民计划:亿万富翁为何纷纷布局太空?

近几十年,太空相对不再那么高不可攀,以及由此产生的丰富回报,吸引了诸多亿万富翁的关注。有人认为,若能增加研发投入、提高技术手段,太空终将成为人类的领地。

确实有不少迹象显示,人类已经朝着丰富多彩的太空商业化时代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对于目标的追索一代也比一代更为勇敢。

摩根斯坦利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表示,全球太空产业的总收益有望从现在的3500亿美元提升到2040年的1.1万亿美元。从技术角度来说,可回收火箭技术不断成熟,单次发射成本越来越低,加上卫星体积越来越小巧,都将为太空技术推广至国防产业以外的商业领域、IT硬件及电信领域打开方便之门。

从情怀角度来说,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近期公布了他的一个长期构想:通过从月球着陆器“蓝月”开始的太空项目将在未来把一万亿人送上太空殖民地。“我们要修建一条通向太空的坦途,”贝索斯在5月公布该计划时侃侃而谈:“敬请期待奇迹的发生。”

奇迹已然发生。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阿努普·梅农(Anoop Menon)指出,大企业纷纷聚焦太空领域,太空产业已从边缘领域转向商业主流。不可否认,太空依然充满不可预测性,特别是关于其中的商业模式开发。但仍有越来越多的因素汇集到一起,彰显大企业已经纷纷向太空出击了。

“我认为关键在于创造力。”梅农这样说道。他和Laura Huang、Tiona Zuzul联名发表了一篇论文“分水岭时刻、认知断层与创业入门:新太空案例”(Watershed Moments, Cognitive Discontinuities, and Entrepreneurial Entry: The Case of New Space)。梅农分析到,地理空间数据采集卫星具有非常大的盈利潜力,比如追踪航运动向、森林砍伐情况或矿藏定位等。或者,他又提出另外的想法:“可以把沃尔玛、塔吉特的停车场全貌拍摄下来,卖给对冲基金,毕竟交通状况是衡量经济活动的理想指标。”

显然,有一部分人的目标是找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而对另外一群人来说,为了追求某些更宏大、更有意义的愿景,他们愿意承受持续亏损。比如贝佐斯就曾说过,他愿意每年出售价值十亿美元的亚马逊股票,换取太空领域的探索和知识。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麦克创新管理研究所(Mack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Management) 联席主任西格尔科夫(Nicolaj Siggelkow)说:“我认为,这类人最主要的驱动力来自于一个高瞻远瞩的目标。地球只是茫茫太空里的一粒尘埃。而能够突破这个局限的梦想推动着他们对成功的渴望。” 

太空:亿万富翁的竞赛场

贝佐斯、埃隆·马斯克和理查德·布兰森是三个充满个人主义色彩的亿万富翁。过去20多年,他们对太空的关注有增无减。NASA将“太空”定义为海平面50英里以上的空间。5月,马斯克的“SpaceX项目”通过运载火箭将60个重约500磅的卫星送入太空轨道。“SpaceX”还计划发射更多卫星,打造一个名为“Starlink”的全球互联网支持服务卫星网络。

“曾经是国家间的太空竞赛,如今则是亿万富翁之间的太空竞赛。”梅农说。“马斯克正在开展的“SpaceX计划”希望实现火星殖民,让人类成为多星球物种。贝佐斯,依托亚马逊的强大实力,也拥有自己的“Blue Origin”公司。他的视角极为不同,是太空文明,而不是星球殖民,是修建太空站,将重工业搬离地球。现在,他正在一点点实现这个目标。”

“我认为这些看似遥远的目标,比如‘我们去月亮上开采水资源’、‘我们在那儿建立大型殖民地’,充满着想象力和远见卓识。”西格尔科夫说道:“而且,正是因为这一点,此类公司才会吸引那些优秀的人才。从事伟大的事业真得很酷,会吸引到伟大的人才。这些大项目是否具有商业意义,在哪个时间点实现,是另一个问题。对绝大部分参与者来说,这个问题是次要的。”

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大卫·许(David Hsu)认为,追求看似“高不可攀”的目标还有其他理由。“就好比谷歌资助一些大型科研项目、努力推进技术前沿……这些太空企业不仅是在赚钱,同时也在思考未来,努力解决更棘手的问题,逐步推进科技的更广泛应用。”

太空旅行是一个热门话题,但也充满了风险。西格尔科夫指出:“我们知道这件事极为复杂,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是很危险的尝试。普通大众对于风险的承受能力其实很弱。想想自动驾驶车辆和相关的事故就能明白。如果发生了意外,我认为太空旅行的发展速度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布兰森的“Virgin Galactic”计划就曾遭遇悲剧。2014年,“维珍飞船进取号”在一次试飞时解体,一头栽进莫哈韦沙漠,造成两名飞行员一死一伤。失败的案例不止于此。今年4月,以色列航天器Beresheet的月球之旅以坠向月面而告终。

但至少在目前,投资者对于太空的热情还是相对高涨的。航天领域创投机构Space Angels发布的《太空投资季度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航天企业获得的投资规模为17亿美元,较2018年四季度增加近一倍。2009年至今,共有435家航空航天公司获得总额超过200亿美元的投资。

报告写到:“作为首批私营企业,SpaceX、Boeing、Virgin Galactic以及Blue Origin等项目正在一步步朝着创造历史的方向前行,即,尝试将商业乘客送入太空。我们相信,2019年可以算是几无悬念的‘商业太空旅行元年’”。

更多卫星整装待发 

数以千计的卫星已经蓄势待发。加拿大电信公司Telesat 的LEO(近地轨道)计划发射众多卫星,组建一个“极为先进的卫星星座,与地面通信网络实现无缝整合”。该公司在项目推广资料中无比振奋地表示:“全球通信网络都将达到光纤品质。”

美国卫星初创公司OneWeb Satellites与空客公司的一个合作项目计划在2019年将900颗卫星送入近地轨道,实现全球网络接入的平价化。

亚马逊在接受GeekWire 采访时表示,公司的“Kuiper”项目计划将3236颗卫星送入轨道,明确表示将“为世界各地尚未开通宽带、或宽带质量低下的地区提供低延迟、高速度的宽带接入服务”。

“如今数据意味着一切。”梅农教授指出:“一些数据公司的商业模式就是处理卫星收集的数据。围绕这个概念催生的公司已经可以构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他因此相信,新的太空竞赛已然展开:“‘数据驱动’佐以太空产业生态系统的其他方面,会让整个产业更为活跃。”

回到地球上,人工智能产业的大爆发,自动驾驶车辆、虚拟现实与视频技术的发展,都只会让人类对数据的需求越来越广。

与此同时,商业应用的成本几乎在各个方面都大幅下降:硬件组成、软件开发。LightSpeed Innovations联合创始人艾伦·张(Ellen Chang)说,这主要得益于商业技术和标准架构的应用。“无论什么行业,成本一旦下降60%到80%,我认为就有机会。一开始是CubeSat,各种商业化的成品组件代替了太空品质的组件。后来,越来越多的工程师接纳了这些标准。”

摩根斯坦利的报告称,由于可回收火箭的应用,目前发射一颗卫星的成本已经从过去的2亿美元大幅减少到约6000万美元,甚至有望降至500万美元。卫星的大规模量产也有望将成本从5亿美元一颗降至50万美元一颗。

更海量的数据和更优质的互联网服务,其实仅仅是开始。诸如Bigelow Aerospace等公司目前正在开发轨道太空站。Axiom Space也已宣布计划建造第一批国际商业太空站,并请到法国顶尖设计师Philippe Starck设计内饰,目标是打造“微重力实验室,供教育家、科学家和研究人员开展改善生命的研究。”

其他公司则纷纷竞逐太空旅游或者开采小行星上的稀有矿产。摩根斯坦利指出,私人的太空探索公司正致力于载人登月,或者脱胎于飞行器的火箭发射器将小型通信卫星送入近地轨道。这种技术的成本要低得多,但远远优于地面通信系统的响应质量。 

重燃对太空的热情

在进步的道路上,思维模式很重要。梅农和几位共同作者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新太空市场”受到一系列“情感共鸣”事件的催化。比如2003年哥伦比亚航天飞机失事,2004年SpaceShipOne作为第一架私企开发的航天器将飞行员在两周内两次送入太空,都或挑战、或强化了当时的观点,并催生了新的解决方案。“如此才推动形成了此前人们从未想象过的太空市场。”

梅农说,近些年虽然有一段时间各国对太空探索欠缺动力,但如今NASA和其他国家都在你追我赶。“马斯克的公司降低了航天器发射成本,还在极短时间内分走了大量市场份额,这让欧洲宇航局陷入了不小的麻烦。在英格兰,则是Reaction Engines公司。他们的想法也十分有趣,研发出了单级入轨飞船Skylon Spaceplane,直接送入太空。印度的做法是用低得多的预算做差不多的事,他们的火星登陆计划所花费的资金只是我们的零头。中国的太空计划如今是他们的国家荣誉的重要部分。”

艾伦·张指出,英国的Catapult概念代表了“推动航空及其他领域创新”的新理念。她说:“这个理念略微领先于NASA。NASA就是一个政府机构,而英国的这个计划更多是为了推动新企业、新理念的形成。目前似乎一切顺利。其他国家也纷纷建立起了太空机构,在追求国家荣誉的激励下进行公共和私营领域的合作,同时增加税收,从而全面打造太空实力。成本的下降是成效之一,包括材料、硬件、软件和知识成本的全面下降。”

NASA正寻求在目前215亿美元预算的基础上,再增加10多亿美元,用于实现在2024年之前让宇航员、甚至很有可能是第一位女宇航员重返月球的目标。

这个目标一旦实现,就将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人类再次踏足月球。对很多人来说,讨论这样的话题彰显人类的雄心壮志迈上了新台阶。互联网接入质量的提升固然值得庆贺,但太空旅行带给人类的激励更为高远。

许教授说:“阿波罗11号登月50周年提醒我们,并不是说在一个问题上随随便便投入资源,就一定能期待成功。我并不是要贬低社交网络的价值,那些是很有价值的商业模式。但我认为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都应该关注那些重大的、棘手的问题,多多关注一些有望取得重大突破的领域。”

崭新的太空时代已然到来,各国都将围绕着一个积极、统一的目标不断前进。

“美国的一项重要实力就是科技,”西格尔科夫说:“我们手握资源,支持性体系也很强大。太空行业因而在此飞速发展。我们拥有适合创业的土壤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科学家……站在更宏观的层面来说,目前各方对太空的关注,也是对科学价值的重申。我们若要解决一些重大问题,就必须发展科技。当然,很多技术都具有两面性。但得益于科技,才能成就奇迹。”

如何引用沃顿知识在线文章

Close


用于个人/用於個人:

请使用以下引文

MLA

"贝佐斯宣布太空移民计划:亿万富翁为何纷纷布局太空?." China Knowledge@Wharton. The Wharton School,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18 六月, 2019]. Web. [17 November,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145/>

APA

贝佐斯宣布太空移民计划:亿万富翁为何纷纷布局太空?. China Knowledge@Wharton (2019, 六月 18). Retrieved from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145/

Chicago

"贝佐斯宣布太空移民计划:亿万富翁为何纷纷布局太空?" China Knowledge@Wharton, [六月 18, 2019].
Accessed [November 17, 2019]. [http://www.knowledgeatwharton.com.cn/article/10145/]


教育/商业用途 教育:

如果您需要重复利用我们的文章、播客或是视频,请填写内容授权申请表.

 

Join The Discussion

No Comments So Far